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见面了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940 2019.08.27 23:51

  而在另外一边,刚刚跟楚道长有了次面对面接触的祖孙两个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孙子李苾小心的掺着奶奶找了个避风较为干燥的石凳坐下,让老人家缓缓。

  “唉,我就说了不要来这边上香嘛,家那边也有道观道士,心意到了就好嘛!”李苾对着他奶奶轻声抱怨,心说这么大年纪还坐车过来,真是不爱惜身体。

  老年人就该有老年人的样子!

  他们这次过来,本是想着大年初一为全家和长辈祈福的呢,结果才看了场法会,就让人给撞了,要不是有人扶着……也不知道是来祈福还是来招祸的。

  “哎,有惊无险嘛,我又没有出事,真是多亏了神仙保佑。”

  李老太太笑着安慰孙子,然后习惯性的想摸摸右手腕处那价值不菲的玉石手串,结果这一手下去,却是摸了个空!

  李苾也顺着奶奶的动作看见了对方空落落的右手手腕,顿时惊了,“有扒手!”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奶奶因为那串手珠珍贵,可是系了个死结的,成天盘着说要养玉,除非人力干涉,不然绝不可能掉落!

  是谁?!

  是刚才那个扶老奶奶的年轻人?还是躲在人群里面的混子?

  李苾下意识的就想起了见过面的楚周,毕竟和他们站一块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楚周却是实打实碰到了老太太的。

  李老太太也猜到了孙子的想法,只是说道:“应该不是那个小伙子的,人家还帮了咱们呢!”

  “也有扒手利用这事偷东西的啊!”李苾皱着眉头回忆之前接触过的人。

  那玉珠可是他爸从南滇省带回来的极品玻璃种,特意孝敬老人的,怎么就丢了呢……

  “好啦好啦,别想烦心的事啦……”

  李老太太也为丢了长年佩戴的玉珠而失落,可是一见孙子那严肃样儿,不由得反过来对他道:“实在不行,就去找景区的工作人员求助嘛,玉皇殿那里肯定有监控的,你别着急。”

  三山道院可是对外开放了十几年的老景区了,监控仪器肯定是装了的,去找人调出来当时影像不就成了?

  哪能随便怀疑人家?

  “走走走,趁着还没隔多久,咱们先去找工作人员……”老太太站起身,把孙子喊上找人去了。

  而楚周那边,他溜达过了太乙天坛,就到了文昌阁。

  这次张谦袁霜倒是没雌雄双煞的到处参观了,还留在这边照相。

  楚周假装自己偶然路过,然后就听到了这对小情侣间的谈话。

  只听袁霜感叹道:“看来法会没有我想象中的好看,唱的经文也是绕耳朵的,不过里面坐着个小道长挺好看的,可惜他没站C位。”

  这次主持法会的乃是道院的正牌老大,是个中年大叔来着。

  “那是因为我没在上面!”张谦满怀自信的对着老婆一笑,“要是把主持人换成我,为夫保证帅的你挪不开眼!”

  “那算了,你这怂样我看了好几年了,早就看腻了,不过那身法衣很宽大的,可以把你的肚腩遮住。”

  “……哼,我辈修行人,哪里能只关注外貌?!等我以后厉害了,自然能加几个魅力buff,自带仙气,指不定一个人前显圣,就能迷倒无数少女。”

  “那好吧,既然你要去装逼了,那我双修对象就换一个吧。”袁霜耸耸肩,说道。

  张谦立马就服软了。

  双修的人物哪里是能随便换的?他俩可是天生一对!

  张谦也不想自己有天被人在头上抓羊。

  “老婆大人,等会要不要去求个签?”

  “算了吧,我可是听说这里有过坑人的事儿,而且旅游景点的签有什么好求的,我才不要呢!你等下陪我去西华殿,我要去拜西王母,我以后可要当她那样的女神仙的!”

  “别吧,西王母可是和东王公是一对,你老公外号可是当代葛洪啊……”

  楚周在边上听着,距离不近,但靠着出色的听力,让他俩的对话给逗乐了。

  看来群里说的抱朴子和他老婆的相处情况,不是编造的,既然如此,这人的性子应该也是和在群里表现的八九不离十,不是啥坏的蠢的。

  他又给小两口施展了下望气,见着两人头上的那清灵之气和端正面相,更加肯定了心里的观点。

  “咦,你也是这儿的道士?怎么没去玉皇殿那边啊?”

  当小两口说完了话,打算前去下一个目标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楚周,张谦首先开口。

  而之所以没把对方认成来文昌阁上香的游客,那还是因为楚周头上挽着的发髻。

  他和三山道院人员的差别,也就只是身上没穿道袍而已。

  “……不,我不是。”

  楚周否认了这话,随后就把帽子带上了——

  这次来的是别人的地盘,楚道长还是很低调的,即便早起仍然给自己扎了发髻,但却是戴了顶帽子遮了的,就为了防止眼下的情况出现。

  他不跟道院的人抢饭吃。

  只是前头站着没事,楚周把帽子取下来了扇风,这一来就把发髻露了出来。

  “哦……那你前面站这儿不动干嘛?偷听我们讲话?”

  张谦不关注别人的习惯,略过了楚周发型的问题,转而又发了话。

  他眼睛瞎瞄的时候,可早看见旁边有人了!只是原先以为同样是游客,所以没疑问而已。

  “我距离你们这么远,能偷听什么啊?”

  楚周再次否认,同时拿手比划了一下,表示自己“听力不行”。

  “我是看这位姑娘是个有福气的,就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他随口调笑了一句。

  袁霜顿时露出一副耳不忍闻的表情,对着张谦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搭讪女性,是说她长得有福气的……”

  这是哪个世纪的套路?

  张谦也面露同情。

  他老婆长的好看,没少被人搭讪过,所以张谦早就看开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老土的方式。

  还姑娘?

  唐宋元明清哪个朝代来的?

  楚周被他俩的表情给憋着了,“我说的是真的,是有福气!”

  就算楚道长不擅长看相,可大体上的东西还是能说上一二的,再者袁霜能踏上修行之路,可不是有福气嘛!

  “有点意思,”袁霜笑着点了点头,“那小兄弟,你说说哪里有福气?”

  “家庭美满,生活幸福,自身条件优秀,感情一帆风顺……”楚周张口就来了几句吉利话,把袁霜逗的乐不可支。

  张谦都乐了。

  后面双方又聊了几句,基本上是天南海北的扯淡,可是聊的开心,张谦两人就提出了一块游览三山道院的话,“反正都是来玩的,一起啊。”

  他们不介意有个电灯泡的,左右秀恩爱被伤害到的只会是单身狗。

  杀狗他们是不会留情的。

  楚周也不拒绝,答应了。

  多相处一点,更方便加深了解。

  于是三个人就结伴而行,先去了西华殿给王母娘娘拜了拜,又去了道院开的那个养生基地,看见一群老年人在那里练习武当的十二段锦。

  张谦于是录了个像发到群里,并且召唤了韩不当这位“真武大帝”。

  【抱朴子】:让我们祝贺武当派文武两开花,文化传播到了更广阔的范围!

  【真武大帝】:有点意思……胖子你不上去给人露两手?让我瞧瞧修士练十二段锦会是怎样的风范!

  【抱朴子】:要显摆你等几天去武当山自己显摆!我才不要在一群老年人面前“显圣”呢!

  【真武大帝】:去就去,反正现在本座灵力在身,是不会被两巴掌拍死的!我不信那群道士敢把我往死里打!

  ……

  偷偷围观了群里对话的楚周心说这几个真有活力,一个张谦陪着老婆还能坚持水群,一个韩不当还惦记着去武当山挨揍呢……

  随后继续乱逛,就在楚周觉得观察结果良好,打算跟张谦袁霜分道扬镳,自己去快乐玩耍的时候,就遇到了李苾祖孙。

  李家祖孙还是没能通过监控找到那个扒手,毕竟当时人混着人,机器又安装的有点远,自然产生了一些模糊和拍摄不到的死角。

  除掉那些没必要的无关人物,他们只能看到那个撞了老太太之人的后脑勺,和伸手扶住老人的楚周。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随和如李老太太,都不免失落了。

  那手串好歹盘了那么多年,不说价钱光说感情,丢了也是令人可惜的。

  而李苾……

  他则是气愤有人竟然对老人下手,还是在景区这种地方,越发的想把那个扒手抓住。

  打小锦衣玉食的少爷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

  简直就要把自己气坏了。

  年轻人左思右想,觉得撞人的跟扶人的,都有很大的嫌疑!

  毕竟那串玉珠的链子也不是什么容易割开的材质,而且要扯下一个打了死结,被人贴身佩戴的手串,难免会引起点什么动静,这样的话,借着故意的接触,让人顾此失彼了,才有机会得手。

  这样想着,李苾就跟楚周对上了眼。

  空气里顿时弥漫起了莫名的气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