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再开足窍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288 2019.08.26 20:41

  一个星期后,楚周准时锁门闭关,打算冲足窍了。

  已经习惯了主人时不时独自待小房子里的一狗一王八十分淡定,前者趴门口观望了几下,就溜到别处自己野去了,而后者则是缩在水箱里面,啃着楚周之前投喂进去的杂粮丸子。

  而在室内,楚周没有想先前几次那样,盘腿端正坐在蒲团上面,而是仰面朝天的躺着,双手紧握,大拇指被其余四指攥住,有若婴儿握拳,另外两臂伸直,外八字放开,双腿同样八字放开……

  这也是一种“打坐”姿势。

  其实不管在山海界还是大夏道门,修行讲究的都是要合适自己,方便让人舒服进入状态的,并不一定要求人坐上蒲团什么的。

  而此时冲足窍,若是盘腿屈膝,则有可能弯折腿部的筋脉,使得灵力流淌的不够顺畅。

  于是楚周想想,就选择了躺到地上。

  灵力源源不绝的涌向脚底。

  从膝盖往下,楚周能明显的感受到那地方筋脉正变得肿涨发烫,与此同时的,还有一种奇妙的酥麻感。

  这感觉挠人心扉的厉害,明明不痛不痒,却让人只觉得坐立难安,只想躺地上滚几圈,然后把自己跟个虾米似的弓起来,舒缓舒缓下那酥麻感。

  好在楚周定的住,静功也高深,等着那抓心挠肺的感觉逐渐的渗透五脏六腑,直至神魂之时,他仍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一动不动。

  一直等着过去一两个时辰,脚部的灵力积蓄的足够,那几处的筋脉更是能让灵力畅通无阻的运转几圈,楚周才心头微动,控制着力量去冲开腿部那扇最坚硬的“大门”。

  筋脉在暴动而起的灵力冲撞下,慢慢的蜷缩扭曲,比抽筋狠上几十倍的剧痛乍起,楚周脱下鞋袜,光溜溜的两脚立马肉眼可见的变色通红。

  脚背上的根根青筋也一跳一跳的,好像其中的血液随时可能冲破那层薄薄的皮肤,暴血而出。

  但好在足窍与手窍的冲开过程相似,并没有什么奇声怪像涌上心头和浮现在耳目之前,骚扰楚周。

  因此他得以聚拢心神,小心翼翼的操控着体内灵力,冲开关键之处。

  但此时之景放在外人眼里,是丝毫看不出来楚周体内的攻防激战的,只当这人咸鱼躺尸呢!

  再过一个多小时,足窍终于被打开,被消耗了大半的灵力嚣张的腿部的诸多筋脉里耀武扬威的流转几圈,又围绕楚周身体运转了三个周天,才逐渐的收拢回了丹田之内。

  而露在空气里的两脚也恢复了正常姿态,躁动的青筋平复,不再胀血。

  “呼——”

  楚周等着冲开穴窍后的不适感褪去之后,才从地上坐起来,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这口热气刚从嘴中呼出,就被外界的寒冷冻成了白雾,而在楚周体内残余力量的推动下,更是带着一种锐利的冲锋之势,有若离弦之箭,直直冲出两三米才散开不见。

  “手脚轻快!就是爽!”

  楚周一个挺身,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脚部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轻松感,更是让他恨不得立马出去跑上十来圈。

  “走,跟我出去跑跑?”

  既然有了这么个想法,那楚周也不停留,推门对着大黄喊了一句。

  大黄一听,顿时缩了缩狗脖子,前爪往脑袋上一捂,就当没听懂楚周这话啥意思——

  开玩笑,天气还好的时候它就成天跟着跑,狗爪子都快磨出茧子了,还跑不过这人……现在天寒地冻,才不干呢!

  楚周见了它这模样,也晓得大黄的意思,只是笑着摸了下后者狗头,然后抑制不住体内的激动和充沛活力,就绕着临湖镇四通八达的马路跑了十来圈。

  在肆意跑步的过程里面楚周还遇到刚放寒假回来的叶丞,只是瞧着对方拖着大箱子,又因为晕车精神不振的,就没多说什么,打了个招呼就跑了,留着叶丞蹲路旁边等他爸开三轮来接他。

  “呼!”

  “嗬——”

  楚周等把体内那多余的体力完全甩出去了,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手扶着膝盖吐气,背上脸上已然布满了细小的汗珠。

  “痛快!”

  他还能再来耍几套剑法!

  楚周抖抖袖子,站直身子,打算返回三清观了。

  在路上经过一棵树的时候,他出色的听觉还让楚周在树下枯萎缩水的灌木里,发现了一只叽叽喳喳的雏鸟。

  这鸟的毛都没长齐呢,嘴边还围着层黄色,一被楚周捉到手上,就自顾自的张着嘴巴,继续尖叫。

  “这啥鸟?”

  并没有多少此界生物知识的楚道长捧着雏鸟,满脸不解。

  他抬头看了眼那那棵大树,只见杂乱的树杈里面夹着个鸟窝,估摸着雏鸟就是从上面摔上来的。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竟然还这么有活力,真是命大……不过相逢即是有缘,我给你送上去吧!”

  楚周那拇指蹭了下雏鸟没毛的小脑袋,然后跨过低矮的灌木丛,站到了大树底下。

  大树很高,树杈也长了很多,但距离地下最近的,也有两人高。

  可楚道长刚开了足窍呢,正一身的动力,要不是因为他低调,世界跳高跳远冠军就得换人了!

  只见他弯了下身子,脚下一个用力,就高高跃起,空着的手便轻松抓住了那根树杈,随后又是手脚并用,把窝在手心中的雏鸟放回了鸟巢里面。

  雏鸟的父母也正好飞了回来,瞧见自家窝边上趴着个人,就不敢靠近,立在不远的小树枝上面对着楚周好奇的打量。

  等楚周从树上跳了下去,它们才重新回到鸟巢,感觉到了自己孩子身上突然多出的陌生气息。

  有点奇怪,但莫名其妙的不怎么排斥呢。

  脑子跟芝麻差不多大的成鸟父母疑惑的歪了歪头,随后才在雏鸟的呼唤下蹦过去给娃儿喂吃的。

  日行一善,完成!

  楚周拍拍手,转身不留功与名的走了。

  其后的几天,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楚周练剑时,在无名山那块秃了毛的顶上的动静越来越大了。

  拿来临时用用的粗糙木剑,或者就是随手捡的木棍,也因为楚周挥舞时不经意施加的力道而断了好几根。

  毕竟手脚耳目的穴窍已经打通,而这几个地方,都是对人体具有极大作用之处,又能舞剑又能跳跃的,可不得闹出大动静,破坏点小玩意儿嘛!

  好在三清观够偏僻,大冬天的也没人想出门乱逛,才没让楚周被看到。

  于是转转眼,生活没啥波澜的,就到了除夕那天。

  这是自己来到大夏的第一年啊……

  看着远处天空突然炸起的烟花,楚周默默想到。

  以前在山海界,一个闭关修炼就能过去好几个月,倒是没像今天这样感慨过。

  现在来了大夏,被迫从个普通人修炼起来……这半年多经历的,却是比以前好几年给楚周的感悟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