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舞剑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845 2019.08.21 23:18

  果然和楚周所预料的一样,他这次冲窍的时间并没有花费很多,也就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而且也不像上两回似的,冲窍成功后还因为“硬件突然的升级换代”,需要适应一下。

  这次手窍打开,也就是让楚周手上的力气大了点罢了。

  所以等楚周结束一切,试图推门而出却把门把手捏出来了个手印的事儿,也是理所当然的。

  以前怎么就没觉得,自家的门这么烂呢?

  不对……

  应该是三清观这破瓦房一直很烂才对。

  楚周握了下拳头,感受着不受控制的力道和手指甲陷到手心里去的轻微刺痛,诡异的沉默了一阵,然后才去把正趴地上烤着小太阳取暖器,眼睛闭着睡的正香,已经把尾巴上的毛烤黑了却浑然不知的大黄给推醒了。

  当然,有了刚才差点拆房门的例子在,楚周这次的动作可是“温柔”的紧。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来个暴击,把狗给弄挂了。

  “我说怎么一出来就闻着香味呢……你特么都快熟了!”

  楚周伸手扯住大黄的后颈皮,随后轻轻一抬,就把快五十斤的狗子给提了起来。

  大黄刚从美梦里睁开眼呢,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爪子一空,整条狗就上天了……嘴巴上流出的哈喇子都没来得及收拾。

  怎么回事?

  怎么它突然长的跟主人一样高了?!

  一人一狗对视着,面对着楚周高深莫测的表情,大黄震惊的瞪大了狗眼。

  “唉,脑子睡迷糊了啊……你还是继续烤火吧,别靠太近了。”

  楚周跟大黄对着瞅了两眼,就让这狗给逗乐了,随即也不再弄它,把大黄重新放回了地上,顺便把小太阳的热光调成了一档,免得这傻狗真把自己给烤熟了。

  然后楚周又去看了下绿壳王八情况。

  这龟龟凶猛的很,适应环境的能力也很强,只要给它足够多的吃的,基本上不会给你闹事,此时正安静的趴在楚周给它做的大木箱子里面,脑袋缩在壳里。

  要不是看着露外面儿的尾巴时不时甩两下,楚周也能当它睡着了呢。

  然后,他就爪子闲的去拽了把王八尾巴。

  绿壳王八立马做出了反应,脖子一伸脑袋一抬,对着楚周怒目而视。

  什么人啊这是!好端端没动他都对自个儿动手动脚……这也就人能干的出来了!

  “行叭,都挺有活力的。”

  楚周见状,一点没有刚刚做了啥不道德之事的羞愧态度,反而很正经的点了点头,搞的好像他没调戏王八一样。

  严肃的背着手,楚周又溜达去了自己那塞满了各种物件的小卧房,从床头的木架子上取下了一把木剑。

  木剑做的很粗糙,并没有人们想象里或者影视画面中那样的精美,连个包着的布都没有,摸在手上甚至还能感受到某些部位的不圆润。

  不过楚周也不嫌弃,制作这木剑的材料,本来就是他当初到处收集桃木灰时顺手搬回来的一截野树干,后来被随意的劈成了这样。

  本身价值就不高,附加的人工费也几乎为零。

  而且楚周在平时并不盘它,有点毛手很自然。

  他抄起木剑,走到了无名山光秃秃顶上,迎着北风而立。

  话说这上面自打入了冬,就连草都不长了,走两步就露出来一块黄土地,有的地方还留着不少的水迹。

  前几天的临湖镇下了场雪,受制于地理环境,这雪下的并不大,勉强往地上铺了一层白之后就停了,到现在一化,只剩下了凝结的小冰碴子躲在石缝等阴暗的地方“苟且偷生”。

  湿气还很重,气温也不高。

  楚周来到这里,先是到处走了两步,找了块比较干净不咋湿的地方,然后抬手起势,举起了手中的三尺木剑。

  他要干嘛?

  他要练剑!

  或者说,他要装逼了!

  三清观的院子太小了,等他舞起来到处蹦蹦跳跳的时候,恐怕会被束缚住不能练的尽兴,所以才来了这空阔的顶上。

  要知道手窍的最大作用,就是给人加个“力量buff”,等到适应好了这强化的力道,再加上眼睛耳朵的辅助,楚周就能够做到像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眼疾手快”。

  眼到。

  手到。

  不是有个头发飘逸的武林大佬曾经说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吗?

  只要眼睛和手跟得上别人的招数,那还怕什么?

  若是逼气再多一点,楚周也不介意给自己添个“心到”,拿着玄幻侧的技能板面去客串个武林大侠。

  可惜,这次的主要目的,还是磨练一下自己的反应,尽量让眼,耳,手做到完美配合才行。

  让身体的各个部位做到“浑然一体”互相搭配,才能让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强。

  合纵连横之语,不管是用于国家还是个体之上,都有几分道理。

  楚周沉下心思不再乱想,握着的剑柄不小心又被他按下去了一个手印。

  他呼吸几下,随后在脑子里想了几个动作,就挥剑而出!

  有风自北而来。

  剑势自南而出,破风呼啸。

  楚周在空中给自己虚拟出了几个目标,指挥着手中木剑对着那里刺去。

  脚下的动作也毫不客气,即便此时的足窍还没有冲开,但楚周将些许灵力汇集在了那里,让腿暂时性的能够跟上手眼的速度。

  足腕手腕扭动,木剑面对着北风,一次次的刺向并不存在实体的目标处。

  时不时就有破空声传来。

  有个人影在无名山顶上不停的跃动,衣服被吹的微微鼓胀。

  好在无名山地处小镇边缘,这么冷的天也没谁会过来,是故没人看到这场景。

  楚周龟缩三清观半年后,难得的雄起装个逼,只能做给这天地看了。

  只是他的动作力度有些发挥不稳定,有时一剑横去,剑势强大的仿佛就要劈山催木,有时一剑直冲,较之先前却又显得软绵绵的,一前一后完全不像出自一人之手。

  要来个什么武林高手在此,只怕刚看到了个妙招想鼓掌喝彩,就得被楚周的下一个动作给憋回去,还得憋出内伤。

  但楚周舞剑,为得就是锻炼自己的力道和速度,又不是真的在练武。

  你说他一个雷法修士,跟剑修抢活干干嘛?

  随着“刺,劈,点,划”这几个简单的剑招分别被重复了好几百次,楚周对于手部的力量终于有了足够的掌握,每次出招的力道,总算可以随心所欲了。

  此时距离上来,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

  这也意味着楚周在顶上连续的蹦蹦跳跳,也快两个时辰了。

  他双手的血液翻涌的很厉害,十指顶端处充了血,透出鲜艳的红色,动脉也跳动的凶猛,不用摸都能感受到那砰砰的脉动声音。

  脚腕处已经有点酸痛了,到底是没开足窍,力量不够。

  体内灵力也因为动作剧烈,不自觉的运转起来,为了支撑起身体超强度的动作,而不断的被消耗着。

  楚周的眼中神光隐隐,整个人的精气神在练剑的过程中被不断提高。

  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冲开耳窍的时候。

  外界的声音被他屏蔽不得入耳,只有他自身的韵动被记录的一清一楚。

  血液流动仿若大江大河。

  心脏跳的仿佛擂鼓咚咚。

  甚至于肌肉骨骼的拉伸运动,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他突然就看到了一根细细的,飘在空中的线。

  那是……

  一道吹向自己的风。

  有点透明。

  但又无比的强势。

  这是来自天地的北风,要给人带来刺骨严寒。

  楚周练剑练的忘神,见了这东西,忽的就举起木剑,往那根线上砍去,不顾先前的体力消耗,灵力呼啦啦的汇集到手上,给这一剑带来绝对的气势。

  风线被并没有开刃的剑强行砍断。

  细微到极致的声音响起。

  楚周耳朵一动,只觉得浑身忽然一轻,从出门时就萦绕在身上的寒冷之气竟然消失了!

  随后又是一声“啪嗒”——

  木剑断成了两截。

  “……果然,不是啥好材料做的东西,只能当个一次性用品吗?”

  看了眼手中木剑的“残骸”,楚周忍不住说了一句,脸上还带着练剑练出来的薄汗。

  不过既然剑都断了,那这练剑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好在既定的目标也已经达到,算不上可惜。

  楚周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缓了缓刚才动作剧烈带来的后遗症,呼吸顺畅了后,才带着自己制造出的干垃圾回了三清观。

  他身上又缠上了一根新的风线,得早点回去泡个热水澡,驱驱寒气才行。

  楚周可不想把自己整感冒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