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封建迷信是不可能的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105 2019.08.24 23:55

  “呀,楚哥你来了!”

  一见楚周进了门,陈慧二话不说就打了声招呼,也不管他俩其实并不太熟的事实。

  反正在把态度摆出来给小姐妹看才是正理!

  “楚哥,我们才说到你呢!你快来说说,我那次的经历……是真的是假的!”陈慧急颠颠的跑到楚周边上,举着被拉长成奇行种的黑炭跟他说道,“我都把猫抱出来了,她们也不相信我!”

  “喵呜……”

  玄猫有气没力的叫了一声,胡子都耷拉了下来,显然是已经自暴自弃了。

  其实在陈慧成功苏醒之后,这借来“招福驱恶”的玄猫就该还回去了,只是陈慧实在是喜欢猫咪,陈金辉夫妇也想着这猫有用,干脆就跟原主人出钱,给黑炭“换了个户口”,变成了他们陈家的镇宅之兽。

  但是陈慧开学之后,一个月才从市中学回来一次,它和小主人的感情实在不深啊!能让她抱着不伸爪子,已经是足够聪明了!

  “慧儿,你干嘛呢!”陈金辉跟在楚周后面进来的,一听女儿这话,就板着脸斥了一句,随后笑着对另外两个小姑娘介绍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徒弟,是我们镇上的住观道士……你们别看他打扮和咱们不一样,其实是个很热心肠的小伙子来着!”

  “这是我女儿的同学,你们都差不了几岁,认识认识也好!”

  搁陈金辉眼里,楚周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辈,虽说在老道士去世的一年里变的开朗了不少,但终究一人一狗守着间老道观,没个同龄人接触,是难免孤单的。

  认识新朋友耍耍也好。

  那两个少女原本见着楚周留着长发梳着发髻,一副非主流的打扮,脚边还蹲着条狗,还以为他是乡村野火少年来着,又看陈慧热情的迎接上去,她俩属于做客的,自然不好意思先开口。

  现在陈金辉介绍完了,自然也就懂了,当即对楚周说道:“小楚道长好……”

  “哈!都好,都好!”楚周微笑着摆手应下。

  “你们先坐火边上烤烤,我去倒茶,等会就去做饭了。”陈金辉强行把楚周拉到凳子上坐下,然后让他把大黄松了,拉去厨房喂饭,同时也没忘小年轻多交流交流。

  小楚辍学之前也是高二生来着呢,三个人在学习上面肯定有话说!

  ……

  楚周也不矫情,落落大方的坐在了小姑娘的对面,这轻快的态度倒是让几个紧张的少女松了口气。

  要是大家都放不开,那这气氛就尴尬了。

  而陈慧见着他爸走了,就连忙对楚周挤眉弄眼:“楚哥,你快说说我当时的情况嘛!”

  “我爸妈可跟我说了,你当时就那么拿着法宝站我家门口,又是念咒又是做法的,才把我弄醒的!”

  陈慧抱着黑炭,把猫当小孩儿似的搁怀里坐着,抓着它的两只前爪,边说边舞。

  黑炭的黑脸也随着她这动作,逐渐变得狰狞。

  乡下传说多的很,再加上陈金辉夫妇当时对女儿的事情心有余悸,转述情况的时候难免添油加醋一点,企图“恐吓”到女儿,让她以后注意一点。

  没成想陈慧现在正是中二之魂爆发的年纪,听完了转述后又自己脑补加工,再联系上楚周“临湖镇唯一道士”的身份,就差把他当成某种小说的主角了。

  “……这哪来的谣言?”

  楚周喝着水呢,被她这话说的,差点将水喝气管里去!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被“神话”了?还啥又唱又跳又Rap 的……你怎么不给他颗篮球,让楚周在陈家院子里打篮球招魂呢!

  正好陈家也养了几只鸡!

  就是女主角不大好看而已!

  话说在群里混久了之后,楚周也被那些不正经的水货普及了不少的梗,现在发散思维都会学以致用了。

  “我没干过那事!”楚周态度坚决的否认了陈慧说的话,“你别我扣封建迷信的帽子,我可是个正经的道士!”

  旁边的两小姑娘也笑了,“我们就说了,不可能的嘛!慧慧你当时肯定是发烧了,烧迷糊了才做的那些梦。”

  嗯……发高烧导致陈慧生了病成天睡觉,这是陈金辉夫妇对外的口径,毕竟总不能对表示关心的女儿同学说啥不符合价值观的东西。

  “可我说的明明就是真的啊!”陈慧气呼呼的道,“楚哥你忘了,最开始还是你给我望气,说我运气不好什么的……黑炭也是你让我爸带回来的呢!”

  她撸了撸黑猫的下巴,然后给它喂了条小鱼干。

  “喵呜~”黑炭被顺利收买,表情恢复了正常的冷傲风。

  “你可不能骗人!你是出家人来着,骗小姑娘啊!”

  陈慧义愤填膺的说道,这对着传说中做法当事人仍旧信誓旦旦的语气,倒是引得她的两个同学频频侧目,偷瞄楚周。

  “啊,你说暑假时候我过来你家的事?”

  楚周却是面不改色,端着茶杯烤着小太阳,跟老大爷似的舒坦了口气道:“那天我就嘴瓢了,谁让我当时是找陈叔帮忙办事的呢,得说点东西出来,催他帮我才行!”

  “那我醒过来的时候,那一身黑灰是怎么回事?!我妈说那是你给的桃木灰!”

  “这就不是我的错了!”楚周仍旧摆出一副正经态度扯淡,“当时你发了高烧,人昏迷不醒,又是大晚上的,镇上的诊所医院都关门了!陈叔他们就想着用土法子给你治治烧……这找来找去,不就找到了我的桃木灰了嘛!”

  “桃木灰也能治病啊?”有小姑娘好奇的插了句嘴。

  楚周又舒服的喝了口烫水,“当然不能啊!所以它才是土法子嘛!”

  陈慧愤愤不平,“那怎么还给我涂一脸啊?那时候我整个人都黑了!”

  “你涂黑了,更好看!”楚周喝完了最后一口水,诚恳的看向陈慧,告诉她。

  “……”

  “哼!道士也胡扯啊!”陈慧不是没脑子,扯来扯去,当然看出来了楚周在忽悠自个儿,立马就气的站了起来,抱着玄猫自我安慰,“果然,在这冰冷的世界上,只有黑炭你能给我一点温暖。”

  “喵!”

  黑猫让她换了个姿势抱着,顿觉不舒服,于是扭了几下水做成的身体,从陈慧怀里滑到了地上,一溜烟的跑了。

  “唉,你温暖没了。”

  楚周热心的提醒对方。

  “噗——”

  陈慧特意邀请来的两个女同学终于憋不住,捂着嘴笑出了声。

  “不要笑,你们可别真信了她的话,封建迷信什么的……好好学习!”

  楚周转而严肃的对着两小姑娘说起了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