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道凡尘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陈金辉上门

修道凡尘间 雪山藏狐 2094 2019.07.19 17:37

  “汪!汪汪!”

  “小楚,小楚啊!”

  就在楚周照例做完了每天要干的引气打坐,打算烧火准备午饭的时候,突然就听到门口的大黄叫了两声,然后就是陈金辉的声音响起。

  楚周捧着木柴,不解的看着这人急急忙忙的推开三清观那扇“病重垂危摇摇欲坠”的门,跑了进来。

  大黄跟在他脚边,对他这没经过主人同意就私闯民宅的行为十分愤怒,不停的叫着,还想张嘴去咬陈金辉的裤脚阻止他。

  陈金辉大概是有急事,一直显得和善的胖脸流出了油汗,听着大黄狗的嚷嚷,还不耐烦的轰了它一下。

  多年肉铺老板当下来,陈金辉身上自然带有一股气势,于是大黄立马就让他给吓的怂了,缩着脖子跑到了楚周边上趴着。

  “陈叔,咋了这是?”

  楚周眼见着陈金辉一路小跑到了自己身边,更加疑惑了,连忙招呼他坐下休息,自己要去给他倒杯白开水。

  “别,别!”

  陈金辉气喘吁吁的喊住了楚周,让他就搁自己身前。

  他有话要对楚周说。

  “你上次来我家,不是说我闺女碰上脏东西了吗?”

  陈金辉急切的说着,大热的夏天还让他不由自主的撩起了衣服,露出了肥厚的啤酒肚,上面颗颗汗珠明显摆着,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

  “是有这回事。”

  楚周倒是没忘自己拜访陈家的经历,“不过不是提醒了吗?怎么今天你这样子……像是出问题了?”

  陈金辉闻言低了低头,叹了口气道:“是出大问题了!我女儿她……从昨天早上一直睡到了现在,怎么叫都叫不醒!”

  现在?

  现在可是大中午了啊!

  “你是不是没把我的话当真啊?!”楚周问他。

  他当时好心提醒,要是对方没听进去,等出事了又找上门来给自个儿添麻烦……这又是何苦来哉?

  陈金辉急忙摆手否认,“哪能啊!”

  “我虽说不信那玩意儿,可慧儿是我最看重的孩子,怎么可能让她有事?”

  “你那天说完,我晚上就跟你婶子商量了,你婶子比较信这方面的东西,就打算请个有能耐的过来,给慧儿看看……”

  “那黑猫呢?”

  楚周对乡下这些“能耐人”的水平可不太信任,民间自然有高手没错,可依照这方世界的整体态势,修行势力能保留个千分之一已经算是祖师保佑了。

  临湖镇就这么大的地方,在楚周穿过来之前,还能盘着条龙不成?

  所以与其依靠人为,还不如靠着天道制定的规则,让富有灵性的玄猫来克制脏东西呢!

  “找了的!找了的!”陈金辉告诉他,“隔天我就去跟熟人要了一条他们家养的黑猫,是只八个月大的猫崽子。”

  “那猫崽子领回来之后,就对着慧儿一直叫,一晚上没停过。后面我让慧儿照你说的话,去晒了半天的太阳,那黑猫才给她摸了摸……我女儿也挺喜欢它的,摸上了就不撒手。”

  “当天晚上,慧儿就抱着这猫睡了,之后几天,她也没做那个怪梦了。”

  “既然如此,怎么出的问题?”楚周追问。

  陈金辉气的拍了下大腿,一身肥肉乱颤。

  “这不是因为最近下雨天嘛?一直没出太阳,天阴沉沉的,晒个狗蛋!我们本来以为没事了的,还计划着把猫送回去,谁成想,昨天我女儿她就一睡不醒了!到现在都整整一天了!”

  “那你们请的人呢?”楚周皱起了眉头,问道。

  陈金辉越说越气,都快哭了,“她去外地走亲戚去了,得过半个月才能回来呢!”

  而陈慧的问题来的又那么急,短时间内,陈金辉又能去哪里找个有名气有“本事”的过来?

  所以他也只能急病乱求医了,虽然记得楚周说过自己“能耐不够”,可想着对方好歹看得出自家女儿的问题,那想来也是有点手段的……

  没碰上过这种事情,陈家人也不敢耽误,生怕睡个三天两夜的,陈慧的魂就给那脏东西给勾走了!

  “走,你先跟我回去看看!”

  陈金辉没再多说,一把扯过楚周的手,就要拉着他走人。

  “好好好,你要等我一下,我拿点东西!”

  楚周也不惦记吃饭了,到底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只是暂时止住了急切的陈金辉,转身回房取了一个小盒子出来。

  陈金辉好奇盒子里装的东西,只是这火烧火燎的,不好耽搁,只等着开车回去的路上再问楚周详细点的。

  “好好看家,回来给你带吃的!”

  出门之前,楚周也没忘对着大黄狗说了一句。

  大黄乖乖的趴在地上,对着楚周呜咽应声。

  于是两人骑上了乡下人常用的交通工具摩托车,一路奔驰就往陈家去。

  楚周还没享受过这“风驰电掣”的待遇呢,迎面吃下了去好几口西北风,还让摩托喷出来的尾气给呛着了。

  趁着飙车的空档,楚周就问了陈金辉。

  “叔啊,你女儿出了那事,除了找那方面的人,有去找大夫看过吗?”

  “找了!”

  陈金辉把着车把手,满脸的汗,“她都睡了一整天了,能不找医生看嘛!”

  “偏偏带去镇医院做检查,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我们这才想到了你啊!”

  “要是你也弄不明白怎么了,我和我婆娘就要把慧儿送市里去了,一边住院一边找懂行的人过来,也不管什么迷信不迷信了,双管齐下……”

  他说着,又痛苦起来,“你说说,叔我也不是啥恶人啊,怎么就碰上了这种事呢!”

  陈金辉一辈子没做过啥恶事,要说最凶狠的,也就是继承了他家祖传的肉铺,开了个小养猪场买肉,自产自销,后面上面拆迁老房子,又得了一笔补偿款,家里不缺钱。

  现在大儿子三十岁在外地工作,有出息了,两口子就把全部心思放在了小女儿身上……谁能想到,偏生就是这个宝贝女儿遭了难呢!

  “祸兮福之所倚,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陈叔你不必太紧张。”

  楚周这时候实力低微,根本不敢直接夸口说什么“只要有贫道在,保准你女儿没事”这样的大话,只能如此劝陈金辉。

  “希望如此吧……”

  陈金辉嘀嘀咕咕的,带着楚周一路飙车往自家那边赶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