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楼沐风雨候夏音快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0

楼沐风雨候夏音快穿 本间宁檬 2740 2020.12.16 20:30

  夏沐风自从怀孕之后,的的确确感受到了原作中宠的上天了是个什么感觉,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为了给她解闷还叫来了好几个天桥底下说书的,内容就更加玄幻了,讲的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好不容易听他们吹完,楼候雨这个皇帝多么英明神武,多么俊武不凡,多么牛掰之后,说书先生还要十分欠登的加上一句:“小皇子啊,这么厉害的人是你的父皇,是不是觉得非常的骄傲和自豪啊?”

  夏沐风以为这就是楼候雨莫名其妙泛滥的白痴行为的顶峰了,没想到历史讲完了又开始天文地理,此外还加了一个戏班子天天来给夏沐风唱戏。夏沐风听着那些生旦净末丑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单手托腮,说不出的绝望。

  不是夏沐风不热爱祖国文化,是因为哪个正常人能接受的了每天都看一遍《铡美案》啊。夏沐风曾经试图让楼候雨换一个节目,但是我们楼候雨给的解释是:“朕的孩儿,这点血腥气都受不了如何能统帅这一整个国家?”

  “够了!楼候雨!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在夏沐风第18次提起自己不想看了被楼候雨以同样的理由搪塞回去的时候。夏沐风终于忍无可忍觉得自己无需再忍了,直接一句话吼了出去,中气足的几乎不像一个孕妇。

  夏沐风这胎已经快八个月了,身子沉重的不行,夏沐风每天都会在心里默默的唱上几百遍世上只有妈妈好,吵得那个三无系统也有点儿怀孕似的反胃。

  楼候雨麻溜的扔下折子,过来扶着夏沐风,动作非常熟练,那股子紧张的样子,好像夏沐风真的是她老婆一样。“孩子,孩子,小心孩子。怀着呢,自己也不知道注意点儿。”

  夏沐风也很熟练的搭着楼候雨的手,安安稳稳的坐下,翻了个白眼说道:“不是,大哥,你不觉得你入戏太深了吗?这只是一个系统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你有必要搞得这么认真吗?”

  楼候雨自然知道,他经历的世界远远比夏沐风要多,所以他好像更加的明白,这里的人有着相当高的可塑性,有着健全且完整的人格体制。可能真的很像有些喜欢小说的人说的,你喜欢的那些角色,总会以他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楼候雨叹了口气,压下来了那些经历了许多个世界翻涌的情绪说:“这不是为了显示我有多重视这一胎,多宠爱你吗?”

  夏沐风只能表示勉强接受,反正这个世界马上就要结束了,再忍忍也没问题。夏沐风起身,准备告辞,楼候雨直接给她传了个辇轿,美其名曰:“你累到没事儿,别苦了我家那对儿双胞胎。”

  夏沐风还没走出去,就被一个急急忙忙跑来的太监差点撞到。楼候雨这边刚要发火,那个小太监诚惶诚恐的跪下,大声喊道:“大大大……大事不好了皇上,舒妃子嗣到了封地之后拥兵自重,已经造反了!”

  楼候雨和夏沐风两个人面上惊讶,实际上两个人皱着眉头一对视,这是又出了bug了。

  “把兵部跟镇北将军找来。”楼候雨一甩袖子,转身坐在龙椅上。

  夏沐风也很懂事的告退,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凤仪宫跟自己那个玛统商量对策。

  【“这是新的bug?”】

  【“经过检测的确是这样的,舒妃那个女人在原作里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生出的儿子果然也是个有野心的。”】

  【“舒妃现在人呢?”】

  系统监测了一下给出了夏沐风答案:【“被废了之后就一直在冷宫。”】

  【“能不能拿舒妃当人质?”】夏沐风仔细思考之后,只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系统也计算推演了一下,给了夏沐风一个并不是那么好的结果:【“应该是不可以,只能拿舒妃时间,他们应该是不会被舒妃拖累和影响的。”】

  对嘛,舒妃那种狠辣的女人,儿子也未必有那种怜悯之心,龙位在前,他们未必会抵得住那个诱惑。果然一个bug出现了就会有更多的bug接踵而至,这个世界基本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轨迹,谁也不知道会脱轨到哪去。

  夏沐风真是感觉到了什么叫:“本宫的头都要炸了!”是什么感觉。而在另一边的楼侯雨也意识到了这个bug的棘手,还是决定自己御驾亲征,平定这场内乱。

  毕竟谁都说不准这些自由度很高的npc会做什么,还是自己去看一看比较安心。

  夏沐风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这股子粘人劲儿非要跟着楼侯雨去前线:“你怀着孩子呢,不方便,听我的,别去了。”

  夏沐风正往包袱里一件一件的放东西,根本就没想搭理楼侯雨,楼侯雨看她这个油盐不进的样子,说实话,挺气的。一把抓住了夏沐风还在收拾行李的手腕,夏沐风这才直视楼侯雨说:“我见识过bug的危险性,作为贵妃我要帮你,作为同是系统的拥有者我更要帮你。”

  夏沐风没忘那种对于马上要了自己命的事情深深的无力感和令她窒息的恐惧感,起码那一刻,她是真的感觉到自己要没命了。跟被雷劈不同,雷劈总带着一些玄幻色彩,况且她手握剧本,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有事。

  “听着,宫里不能没人坐阵,咱们两个都出去了,宫里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去修正剧情。”楼侯雨皱着眉头,虽然楼侯雨这人看着挺冷的,但是这么冷的表情,夏沐风还真没见过。

  摆个臭脸给谁看哦,夏沐风并没有被楼侯雨的冷脸吓唬住,反倒更加的来劲:

  “可是宫里的剧情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有大臣,有皇后,根本不会再出什么乱子。”

  “他们都是npc,再怎么有人情味儿也难保不会被系统操控,真人都能说变就变,说翻脸就翻脸,更何况npc!况且你上一个bug的原因就是你同皇后交好,你明不明白!”楼侯雨吼的很大声,惊动了外面的宫人,但是感觉皇上正在气头上想劝却又不敢劝。

  夏沐风无话可说,仿佛是认同了楼侯雨的话,开始默默的把包袱里的东西放回原位,之后静静的坐在楼侯雨对面轻轻的说了句:“好,我不去了。”

  楼侯雨像是这才满意似的,拂袖走了。

  夏沐风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的确,这次bug的引起原因可能真的就是与皇后交好,按照原来世界线补全的尿性,皇后怎么可能毫无隔阂的跟她义结金兰呢?

  楼侯雨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出征的所有事宜,没过五天,夏沐风就挺着个大肚子在城墙上挥舞着小手绢。

  夏沐风每天都小心的打听着前线的战报,大义灭亲属实算不上有多光荣,甚至可以说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生怕出了什么事儿。然而楼侯雨传来的家书,更多的却是在问自己家的娃,丝毫不触及战事,搞得夏沐风更加的闹心。

  转眼,夏沐风怀孕已经九个月了,前线频频传来捷报,搞得夏沐风临产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不少,这不?刚收到了一封即将清剿成功的战报,正迈着并不轻快的步伐准备出去溜个弯儿。刚走进御花园就被从花丛里窜出来的一个人捏了脖子。

  夏沐风又感受到了那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勉强的扭了扭脖子,看到了一张,意外缺又不意外的脸。

  是舒妃,不知道她是怎么从冷宫里跑出来的,夏沐风想到她可能不会这么安心的领盒饭,但是却没想到她用的却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舒妃涂着鲜红蔻丹的手紧紧握着一根银簪子,比在夏沐风的大动脉上。

  疯疯癫癫的,吓得那些仆从想上来拦却又怂怂的怕她一下把这簪子刺穿了珍贵妃的喉管。

  舒妃恶狠狠的威胁着周围的人,让他们给皇上传信放她的孩子们一马,之后送她到封地,还要挟持着夏沐风一起去封地,到了才会放她回来。

  夏沐风表示:“呵呵,信你个鬼。”到了封地夏沐风就没了价值,舒妃这个狠女人不杀了她才怪。夏沐风这么看来还是很聪明的,起码没有一孕傻三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