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楼沐风雨候夏音快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

楼沐风雨候夏音快穿 本间宁檬 2246 2020.12.09 20:30

  夏沐风抬头,低头,再抬头,反复确认这个温柔帅气的皇上的确是有那么一丝丝像(其实很像)楼侯雨之后,夏沐风迅速背过了自己罪恶的小手,秒退到楼侯雨的三尺以外。不是!这个世界能不能好了!上一次莫名其妙故作绿茶的用土味情话跟人家表了一个白,这次干脆就直接耍流氓了呗!

  明明期待着以后俩人现实世界的美好重逢,心平气和的吐槽一下对方经历过得脑瘫玛丽苏世界。

  你把我的美好幻想还给我!

  夏沐风一边在心里咆哮,一边想着怎么解释一下这个有点尴尬有点微妙的现状。

  难不成?说自己被雷劈傻了?

  【“个人建议,宿主最好不要。”】

  系统在刚才夏沐风在心里咆哮的时候就一直沉默着,活像今晚的康桥。

  这时候突然出声,夏沐风想抓住了救命稻草,疯狂询问:

  【“那我应该怎么办呀!这都第二回了。”】

  【“诶亚,既来之则安之,摸都摸了,他一个男生还真能跟你计较不成?”】

  夏沐风这边还处在无限纠结懵逼的状态,而楼侯雨却已经反应过来开始跑剧情了:

  “国猪化为人形,乃国之大幸也!”其余的人,被皇上这气沉丹田的一声吼的清醒了过来。急急忙忙的跪成了齐刷刷的一片,大声的喊到:“国猪化为人形,乃国之大幸也!”

  之后就是轮流拍马屁的环节,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什么“陛下英明神武感动上天。”“陛下威武。”“陛下紫薇帝星下凡。”之类的车轱辘话。

  听的心里不平静的夏沐风好一阵烦躁。磨磨唧唧终于到了国师的回合,只见国师两手一拱,恭恭敬敬的对皇上说:“启禀皇上,国猪一直为我国祥瑞之兆,应为国猪赐名赐字,且国猪化形后如此的天人之姿,世间少有……”

  bulabula的一大堆溢美之词,夸的夏沐风好像一朵突然盛开的花儿。这里就不全部描述了,有凑字数的嫌疑。

  总之最后一句话终于落到了重点上:“应立为妃子,充盈后宫。”楼侯雨装模作样的思考一下,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决定道:“那便赐名国猪为伊芝珠,取伊人芝兰玉树,如珠如宝之美意。封号……就取个珍字,封为贵妃吧。”

  这边皇上话音刚落,其余所有npc就“扑通”一声整整齐齐的跪下了,还齐刷刷的喊到:“皇上圣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可是我们的女主角夏沐风呢?还是跟一根小木头似的杵在那,楼侯雨快步走向夏沐风,在呆愣的夏沐风耳边重重的“嘿!”了一声,终于唤回了夏沐风离家出走的神智。

  “醒醒,该谢恩了。”夏沐风这才反应过来,着急忙慌的谢了恩,之后再度放空,一直到了庆典结束,她呆的,被带回赐住的凤仪宫,又是呆的,皇上翻了她的牌子,也是呆的,直到皇上驾到了,她,还是呆的。

  于是我们凄惨的楼侯雨大佬,就这样带着杨公公出现在凤仪宫外却无人迎接。

  “皇上!这……”杨公公作为皇上身边的首席大太监,自然不会特别莽撞的提起这位珍贵妃的无理之处。

  “你且在外头侯着,我与贵妃自有许多体己话要说。”楼侯雨面上不显,但是心里觉得还是有些好笑的。第一次遇见她就见她矫揉造作的装出一副非常欠扁的样子。第二次见她她就对他又抱又摸的。这几天那只上窜下跳的猪莫非也是她?

  楼侯雨捂住了自己拼命上扬的唇角,没想到她还是挺有一个做宠物的潜质,毕竟作为宠物的时候是真的可爱。化成人形的话,上个故事迫于剧情也不是没抱没摸,不过她借机会耍流氓,耍流氓之后被抓包那样儿还真有点儿好笑的。

  “咳咳。”楼侯雨迈着大长腿,一步跨进了凤仪宫,呆愣的夏沐风听见楼侯雨这一声好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人“嗖”一下的就窜到了屏风后面,快的只剩一道残影。

  楼侯雨并没着急逮住名字里带风,跑起来就真的像一阵小清风似的那个人。而是稳稳地坐在夏沐风刚刚坐的位置上。嗯,还是热乎的。确认了自己刚才面前的确跑过去了一只夏沐风,而不是夏沐风在耍流氓后逃避现实跑路之后彻底放松下来。

  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顺便捕捉到了夏沐风偷窥的视线,心底暗暗一笑,说:“别看了,上个世界摸的就不少了,还害臊什么?”夏沐风一听这话,也渐渐放下了自己拿点儿仅剩的脸皮心想:

  是啊!老娘摸都摸了,他还真能跟我计较不成?

  于是夏沐风夏沐风大步流星的从藏身的地方迈出来,边走边解释道:“诶亚,这跟上个世界能一样嘛?那都是经过你同意的,和我这能一样嘛?”

  说完了还为了掩饰尴尬似的不自然的甩了甩宽大的衣袖。

  “行了,那这次也当我同意了你这种独特的老友重逢方式吧。”楼侯雨还是算友善的给夏沐风最后一点儿尴尬都抹掉了。

  夏沐风呼了口气,悄咪咪的蹭着坐在了楼侯雨旁边,抓起一块儿牛乳糕就往嘴里塞。一边塞还一边掉渣,夏沐风终于丢掉了自己最后一点脸皮,索性破罐子破摔,说不定缺点太多,就不记不清她流氓这个缺点了呢?

  楼侯雨见怪不怪,也揪起一块儿牛乳糕吃的开心。俩人一边儿吃一边聊天,都是拥有夜生活的人们,通宵扯皮聊天不在话下。

  但是到了睡觉的时间,俩人的确是困惑了1秒。然后愉快的选择了同榻而眠。

  怎么了,这俩人上个世界又不是没一起睡过,剧情需要,两个人盖着棉被纯聊天怎么了。

  但是俩人还是知道男女有别的,床中间隔了一道四四方方的枕头。两个人活像把两张床拼在一起似的完全互不干扰。

  两个人背对着背,就这样睡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这不睁眼不要紧,一睁眼夏沐风呆住了。

  自己的面前是一张放大的楼侯雨牌俊脸,夏沐风甚至能感觉到楼侯雨呼出的气扑在自己脸上。

  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冲击力的极限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夏沐风猛的往后一撤直接撞到了墙,然后惊喜的发现了,自己原来……

  又没穿衣服。

  夏沐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又,反正就是又没穿衣服。夏沐风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拽过被子盖好。却把身边的楼侯雨给动醒了。

  楼侯雨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只盖住重点位置的夏沐风,半梦半醒之间嘟囔了一句:“这还是个?肉文设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