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元青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新炮之威

元青瓷 湛与蓝 2566 2019.06.13 14:39

  刘一凡举着喷火枪心中也是一阵庆幸,关键时刻还得这东西靠谱啊,这次对阵,火力密度不足问题再一次爆露出来。这次靠喷火枪救了下急,不过下次也许就没那运气了,而且这枪最大问题就是射不远,不过十几米的射程,看来连射武器研制要提上日程了,不然下次再遇到硬仗,情况还是不好。

  打退蒙古人这波进攻后,刘一凡回到岸边指挥加快工匠上船速度,一万余人不是小数目从开始到抵住蒙古人的一波进攻不过二三个时辰,才上船一半人,主要不少人舍不得丢弃携带的一些家当,看着工匠和家眷们带的破破烂烂的麻衣,铺盖之类的,刘一凡也来气了,这抢时间呢还用这些破烂浪费时间,“把这些都丢掉”,刘一凡下了强制令,影响上船速度不说,还占用舱室空间。不少人舍不得丢弃这些家当,一时间妇人、小孩哭声震天。无奈的刘一凡最后只好让火枪兵大喊给他们换新的,才扭转了一些局势,加快了一些上船速度。

  走出乱哄哄的码头,刘一凡开始组织抢救这次战斗的伤员,抬回死亡的士兵尸体,这次被蒙古人冲到阵前,近战死伤了几十人,这是出兵以来为数不多的重大伤亡之一,不少士兵都是死于近战搏杀中,这让刘一凡有些心痛,都是有经验的老兵了,损失有些大。

  船坊燃烧的大火渐渐小了很多,看来木料什么的可燃物被烧得差不多了,这样蒙古人下次可进攻的地点就多了不少选择,这不太有利于防守啊,这次刘一凡直接把装备“63式”步枪的亲卫队直接调了过来,增加火力密度,看来对阵死战不退的蒙古人,隧发枪+火炮不足以打退蒙古人的进攻。喷火兵也零星配置到前排准备应急。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边刘一凡做好了准备,蒙古人的进攻却迟迟没来,搞得刘一凡疑神疑鬼,以为蒙古人有什么诡计。其实也不是,蒙古统领史天泽被严重烧伤,陷入昏迷中,无人下令,而蒙古人也被这次火油烧得有些怕了,一些副将想组织进攻得不到大部分人的支持。而史天泽这支探马赤军人员成分很杂,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各类人员很是杂乱,都有各自的小心思,没有统领拍板,能做到心思一致才怪,索性作罢,等待统领醒过来下达命令。

  这一等就是多半天过去了,到了傍晚擦黑,史天泽才从深度昏迷中稍微清醒过来,第一感觉就是渴,渴得不行,感觉从胸到肺干渴得都在贴一起的感觉,听到统领呻吟声后,帐中亲卫端过一碗水来,扶起统领,把水碗送到史天泽嘴边,史天泽身无力,本想习惯性的用手撑住身体,右手刚拄下塌板,一股钻心的疼痛痛得他大叫起来,低头瞅了下被包成一个粽子状的右臂,想起来了,这右手被火油烧伤了,这时一阵阵揪心的火烧痛感伴随着肌肉不自主的颤动一阵阵传来,大汗瞬着从头上冒了出来。

  亲卫有些不忍统领惨状,在旁边小声地哭泣起来,史天泽小口地咽了口水,强忍着身上剧痛,嘶哑地问道:“什么时辰了?”亲卫小声地答道“酉时了。”“战况如何?”史天泽又问道。“退了下来,海贼火油实在难以抵抗。”亲卫小声道。又是火油,史天泽回想起自已被烧伤时的情景,心中又涌起怒火,脑中一阵阵眩晕感又袭来,命令副统领李伯佑明天继续进剿,彻底把这股海贼消灭于此。强挺着的史天泽说完这话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作为年近六旬的老将,吴天泽能在受伤如何重情况下,还对刘一凡念念不忘,这心结难平啊。

  一夜无事,满载工匠的船队也驶离了码头向耽罗岛而去,此去航程一个来回需要一天时间,现在码头上剩下的都是刘一凡所率领的火枪兵,去除船队水手及看守人员,刘一凡还剩下将近二千五百余名士兵,今天如果蒙古人进攻,要以这二千余名士兵顶住,为此刘一凡加强了火炮数量,从船上卸载下不少火炮,包括新研究的后膛炮。

  经过一夜大火,凌晨时分,燃烧的大火终于熄灭了,船坊被烧成了一片开阔地,除了不能通行的障碍物外,刘一凡要在将近一里宽的开阔地形上迎战蒙古的几万大军,这将是艰难的一战。

  清晨寅时,刚吃罢早饭,蒙古大军又在火场废墟外摆开了阵势,这次由于没有了大火阻隔,两里外,蒙古骑兵混合着步兵方队随着低沉的号角声开始整队,几万人密集地摆开几个方阵,准备进攻。

  听到蒙古人的集结的号角声,刘一凡也喝完最后一口鱼汤,拿起望远镜开始观察敌情,相距两里,这是远超刘一凡以往前膛火炮的射程之外,这也是蒙古人放心集结的原因,距离刚好,披重甲步兵冲击跑动的距离不算远。

  不过现在不同了,刘一凡瞧了瞧身后一侧摆开的十几门新式后膛炮,和一排排的前膛炮,昨日大火没有足够空地摆放下,而且刘一凡也怕高温引爆硝化甘油炮弹,所以一直没拿出来用,今天不同了。

  命令测距,后膛炮齐射,两里距离正是后膛炮最佳开火距离,蒙古人还在密集整队,这么好的机会简直是送上门的菜一样。

  随着炮长测定诸元完毕,十几门后膛炮微微扬起炮口,炮兵们纷纷拉开炮尾横闩将一枚枚金烂烂的黄铜壳炮弹推入炮膛,关闭炮闩。“开火”炮长一声令下。只听“嗵嗵”一阵连响,炮管猛地向后一顿,还没等到在弹簧反后座装置恢复炮管位,就见对面两里外人群中一阵阵爆响。

  比起黑火药来,硝化棉推动的炮弹速度更快,基本看不到炮弹身影,两里的距离瞬间就到,一股股巨大的蘑菇云在蒙古人军阵中升起,配装新式硝化甘油炸弹的90豪米口径的炮弹与后世的中口径炮威力不差哪去,刚才还整齐的密集军阵瞬间被炸得人仰马翻,一颗炮弹落地直接炸出五米宽,二三米深的大坑,爆炸范围更是达到几十米距离。

  中心地点的人马直接被炸得支离破碎,四处溅落的弹片更是施虐四方,什么重甲都挡不住弹片的飞溅。炮长也不看射击效果,一枚炮弹打出去,炮管恢复原位后拉开炮闩退出弹壳,推进炮弹,继续发射下一炮,十几门后膛炮以急速射的方式打了十轮后,炮管开始发烫,刘一凡命令停火。

  这时炮长才抬起头来观察炮击效果,确实应该停火了,刚才几里外还密集的蒙古军阵现在已然看不到了,只有还没落下的浓重硝烟和尘土,四周一片寂静,看不着人马的身影,炮长也从腰间小心地拿出望远镜,观察对面情况,这东西可是宝贝,一般人刘一凡不轻易配给,炮兵这么多人里就炮长一个人有。

  在望远镜里,炮长终于透过硝烟看清了一些,还有些人,不过只有零星的百十个,浑身焦黑,跌跌撞撞地在地上无助地爬动,周边全是被炸碎的人马尸体,鲜血咕嘟咕嘟地往外流着,汇成一片血泊,在地上爬动的人也不时从嘴中吐出几口血,抽动几下后直接倒地再也起不来了。炮长有些疑惑,从前的炮击没见这效果,后来炮长才从刘一凡口中明白了一种叫什么冲击波的东西,这种硝化甘油炮弹落地爆炸会产生一种什么波,对周围人有种无形的伤害,甚是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