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决不妥协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00 2019.01.31 20:50

  可显然,安并不打算和他友好相处。

  她直接撞开了萨克森的手,走到了桌子的另一端,没有坐椅子,而是非常没有礼貌的坐到了桌子上,与此同时,她还把自己的长剑丢到了萨克森的身前。

  “今天萨克森部长来找我们,可不是没事来闲晃的吧?”

  “当然——我怎么可能这么有空,只不过昨晚城内不是出了个犯罪者吗?我只是想听听安队长你要怎么处理这个人。”

  “怎么处理?我们的立场上午就已经说明过了,态度不会变,我们会抓捕他直到归案,如果担心他对你出手,可以选择接受我们的保护。”

  “安队长没有打算和这个夜枭合作吗?”

  “我们不会和犯罪者合作,我们是警察,我们的职责是打击罪犯,以及抓捕部长你们这个类人。”

  安指了指萨克森,随后摇了摇头。

  “可目前我们没证据,但我们早晚会找到证据的。”

  萨克森脸上的笑容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的笑容,依旧如初,可说出的话语,却让安从桌子坐回了椅子。

  ——

  “那如果,我愿意给守备队提供我们犯罪的情报呢?”

  ——

  “...”

  这是十分平淡的一句话,却让安出现了明显的情绪波动。

  可随即,她用力的敲了下桌子。

  “戏耍我们,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到有趣的。”

  “我可以提供给你们城内违禁药以及奴隶贸易的主要负责人的名单,并且能够给你们提供足够指控他们的证据,我想你也能明白,你们想要抓捕这些人很简单,但你们绝对拿不出能够让他们坐牢的证据。”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每次都用替死鬼来顶罪,你们的手段我们很清楚。”

  “所以我给你们提供的证据,绝对是你们最想要的。”

  萨克森语气真诚,可安显然没有把他当回事。

  她不断的拍着桌子。

  “呵——你这是良心发现了?还是说,你打算一脚踢掉自己的伙伴,一人独吞所有利润?”

  “是交易,我是有条件的。”

  “条件?你先说说想要什么条件?如果是想要减刑,绝对没问题,我会帮你向法官求情的,你不会被判死刑,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

  萨克森显然被安这态度,弄得有些尴尬。

  正常人哪里会是这个反应,听到条件,不应该坐下来仔细商讨吗?

  “我先确认一点,夜枭,不是你们守备队扮的吧?”

  “你是在怀疑我们?我们会不会扮演夜枭,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如果我们愿意采取夜枭这种非法手段,我绝对——不不——我早就抓住你们了!”

  “...”

  这一点萨克森自然是明白的,守备队这个地方的人,不是正直,而是他们必须不用上任何违法手段来给他们定罪。

  奥尔加也是这样,他们的理念非常明确,正义对邪恶,正义必须战胜邪恶,可当正义染上邪恶之后再获胜,那这份正义,也就变味了。

  说他们死脑筋也好,愚蠢也好,但不可否认,如果他们通过非法的手段打击犯罪,他们注定不会被民众接纳。

  萨克森虽然明白这一点,可其余的四人也未必明白,这里问一下,晚点也好回复剩下的四人。

  “夜枭对我们来说是灾难,对你们来说是必须打击的对象,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合伙抓住他呢?”

  “你认为我会和你们合作?”

  “不会,所以我会为你们提供情报,抓捕所有涉事的高层,你们可以成功净化这座城镇,今后所有的违禁药和奴隶贸易,都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城镇。”

  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最主要还不违法,他们这些人可以迅速的出名,迅速的升官,迅速的被普通民众接受。

  安拒绝不了,她没有理由拒绝。

  ——

  “我——拒绝。”

  ——

  “你这家伙,脑子坏掉了吗?你可以把我们一网打尽,今后这个城镇的黑色会被彻底抹去,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绝对不会和犯罪者做交易。而且我不相信你的话,一个夜枭,没有这么大的价值,你会出卖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就是傻子也不会信!”

  “理由很简单,夜枭的传闻你也应该听过,他杀人不眨眼,无论是老人妇孺,他都会杀的干干净净,不光杀你,他还会杀光你的家人。”

  “所以你想说什么?你害怕被夜枭杀害?”

  “我们的情报已经泄露出去了,施耐德就是第一个受害者,他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已经傻了,我们剩下的不想像他一样,我们宁可去坐牢,也不想受到伤害。”

  “哈哈哈——你这是骗小孩吗?你们手上的钱,就是让整个城镇的人来保护你们都没有问题,你们为害怕一个夜枭的怪胎?”

  “没有人能够战战兢兢的过一辈子,施耐德雇佣的是冒险协会最优秀的冒险者,他的手下个个都是精英,结果呢?全被放倒了。光这一点,你认为我们不会害怕夜枭吗?”

  “那你们逃就是了,我从没听说夜枭还会跨城追捕。”

  “他会的,无论我走到哪,夜枭那家伙绝对会追上来抓住我们,然后残忍的杀害我们所有人,就算他不会,我们也认为他会,恐怕我们只要逃离这里,一辈子都会做夜枭的噩梦,我们宁可坐牢,也不愿意受这种煎熬。”

  “哼——让你们做一辈子噩梦,真是太便宜你们了。”

  “我们完全可以合作,对你们而言,夜枭也是你们的抓捕目标。”

  安并没有让他说下去的打算。

  坐在椅子上的安,还是第一次摆正了姿势。

  萨克森本以为她是好好谈谈他们之间的交易,按照他的理解,安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

  “我不会和罪犯做交易,绝不!”

  ——

  她重复了一遍之前说的话,这两次话语中的态度,也让萨克森有些恼火。

  顽固又愚蠢的家伙。

  “你应该明白,只要我不承认我的罪行,你永远不可能把我定罪,你永远只能抓捕替死鬼,你永远没有办法净化这座城镇。”

  “选择和恶魔做交易,不会有好下场,而且,我会抓捕你们的,绝对会!”

  对方的态度坚决,萨克森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

  安这个人,并不是能够交流的类型。

  司法交易,这个词并不奇怪,也不违法,很多地区的法官会为了提高业绩,主动和一些罪犯做交易,这并不违法,只要他们主动承认,就会给他们减轻刑罚。

  可这虽不违法,却违背了法律的公正性,所以这所谓的司法交易,他们圈子内部,也是褒贬不一吧。

  当然,眼前这个安,毫无疑问就是反对派。

  “法律的公正,不容易侵犯,可是安队长啊,你认为真正让我们害怕的是夜枭吗?我们这些所谓的恶魔、人渣,真的会害怕一个怪胎吗?”

  “你总算肯说实话了吗?”

  “不愿意做司法交易,我也只能说实话了,我们真正畏惧的,是这个城镇已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安队长,你认为现在的城镇,是向着光明,还是向着黑暗?”

  “我们赢了,那就是黎明,你们赢了,那就是继续黑夜。”

  “那如果夜枭赢了呢?”

  “他怎么赢?他只是一个人,他想赢下我们两方?”

  “一个人?安队长啊,你不是本地人,你太小看夜枭的影响力了,现在整个城镇都被推向了混沌,想象一下,越来越多夜枭的模仿者出现,这个城镇会怎么样?”

  “有我们在,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错,你们可以抓一个两个,你可以保护这么点人不上伤害自己,但如果这群人联合起来呢?他们会成为一个全新的势力,一个自诩英雄,自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渣滓们,他们会聚集在一起。”

  “我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你想得太多了。”

  “安队长,你真的没有注意这座城镇,已经开始爆发矛盾了吗?那是潜藏于人心中,最为疯狂的恶念。”

  萨克森站了起来,他拿出了一支笔。

  写下了混乱两个字。

  “疯狂就像是无法摆脱的引力,有的时候需要做的,只是轻轻一推。”

  撕碎了纸屑,从头顶落下。

  白色如雪花,却丝毫没有美感。

  “想象一下,这座城镇爆发出的混乱,爆发出的灾厄,我们双方所做的一切,所建立起来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我们双方,什么都不会留下。”

  “...”

  这是现实,不可否认的现实。

  即便是安,她也无法否认这种可能性。

  可她依旧摇了头。

  “你会在月光下和恶魔共舞吗?”

  “安队长,人为了活下去,他们可以和任何生物做交易。”

  “我有我做的做法,我有我的信念,我的态度不会变,我绝对不会和犯罪者有任何的交易,这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你如果还想要继续问,那我一定还会这么回答你。”

  “蠢女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城镇里面被点燃的是什么!”

  说到这里的萨克森,他脸上笑容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