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光辉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44 2019.03.08 19:46

  朝着有石柱的地方纵身一跃。

  除了披风被削掉了一小段,提恩并没有受伤。

  “小哥,你身上的伤可不允许你有多少次这样动作,速战速决吧。”

  “速战速决!你说的到轻松,告诉我要怎么做!”

  “这怪物多半和人一样,刺中要害就会死,所以努力吧,小哥。”

  “...”

  这说的和没说一样!法兰这个混蛋,他到底能支援什么!

  能够挡下淡蓝色光,并且散发出白光的星钢剑,虽然不明白原由,但提恩可以肯定一点,这把剑一定能够对这个怪物造成伤害。

  可要怎么攻击到那个高三米的怪物?

  提恩还在思考着怎么应对,可他所在的石柱已经崩塌了。

  “——”

  连续的翻滚,好不容易避开了所有落石,可怪物那完全异常的挥剑速度,让提恩完全没有办法停下思考。

  第六次避开怪物的剑,只是这么几剑,提恩所在的半区,已经完全沦为废墟。

  遮蔽物越来越少,怪物的速度却越来越快。

  靠近攻击?怪物的那把剑,绝对不是用来的近身攻击的。现在那把翠绿色的长剑,已经被同样翠绿的风给包裹了。

  这剑每一次挥击,都能够破坏十多米远的一切,要是近身了,多半瞬间就被撕碎。

  可提恩不是魔法使,他没有远程攻击的手段。

  而且就算他是魔法使,也没有任何的机会释放魔法。

  碎石不断的落下,提恩试着用剑挑开落下碎石,起初他还以为这把剑真的能够切开石头,可现实是——这武器真的和普通的剑没有任何的区别。

  还好挑开的是小石头,要是真的用大石头去试验,多半就直接被砸死了。

  “烦人的老鼠!”

  怪物连续挥空了数剑,显然让它很不耐烦。

  怪物高吼了一声,停下了挥剑的动作。

  这并不是怪物累了,这也不是好事——蓝色的光芒汇聚在了怪物的头部,深蓝色的光束扫过了提恩所在的区域。

  所有被光束接触到的东西,一瞬间就溶解消失了。

  避开了,理所当然的避开了,就算不用法兰提醒,提恩也会迅速的转移自己所在的位置,看着刚才所在的区域,已经连灰尘都没有剩下的提恩,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喘息。

  “法兰!想办法让我靠近这个怪物,不然我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他!”

  “大叔我正在思考要怎么做,让我好好想想,咳咳咳——”

  “快想!”

  提恩握着剑,再一次开始规避怪物的攻击。

  真的如同一个老鼠一样四处逃窜,他从未如此狼狈过,从未——不知道为什么,提恩回想起了黄金勇者的故事。

  ——

  黄金勇者面对的独眼巨人,力量的差距让他们根本无法正面对抗,可黄金勇者凭借自己的勇气,正面冲了过去,一举斩落了独眼巨人的头颅。

  ——

  从正面,没错,正面攻击!

  只要有一瞬间的机会就足够了!

  “法兰!阻碍风压,只要一秒钟就足够了!明白了吗!”

  “好吧,我努力一下。”

  “——”

  提恩从石柱中显露了身影,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能够撕裂一切的风压掠过了他的头顶。

  再一次睁开眼时,他俯下身,呼出一口气,朝着怪物冲了过去。

  二十米的距离,怪物能够挥下数剑,只要避开一剑,让法兰阻止风压一秒,他就有机会击溃这个怪物!

  “愚蠢的人,愚蠢的思维。”

  怪物没有挥剑,它再一次停下了手,蓝色的光芒又一次汇聚在了他的头顶。

  这是提恩没有考虑到的一点,这是思维的真空,是思考的空白,是勇敢鲁莽的差别。

  “说实话,这还真让人有点意外。”

  提恩说出了类似遗言的话。

  可就在那个瞬间,怪物的头部炸裂了。

  难以置信的冲击从怪物的上方爆发,这强烈的冲击,就是那个高三米的怪物,也没有办法承受,怪物竟然被击倒了!

  “——”

  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的提恩,瞬间拉近了他与怪物的距离。

  等到怪物重新举起剑,提恩已经到达了怪物的身前。

  致命一击?怪物是倒下去的,提恩根本没有办法攻击到他的要害,看着翠绿长剑重新围绕起来得到狂风,无奈的他只能选择砍向了怪物的右脚。

  没有触碰的实感,更没有砍进去,握着星钢剑的提恩就被弹开了。这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抗的冲击,被弹飞的提恩,重重的砸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疼痛溢满了全身,骨头不知道断掉了多少,啊——好痛。

  “——”

  一瞬间提恩涌出了这种想法,可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恐惧,自己的想要哀嚎的意愿。

  他呼出了一口,从桌子上滚了下去。

  视线已经模糊了,疼痛让他没有办法站立了,拳头也没有办法握紧了,连呼吸都变成了痛苦,可即便如此,提恩也不想放弃活下去的希望。

  提恩摸到了那已经不再散发光芒的星钢剑,他靠着长剑,再一次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怪物也慢慢的从地面爬了起来。

  而怪物,仅仅站立了一秒不到。

  怪物的右脚上,白色的光芒如同门缝中渗出的阳光。

  右脚和它的身体分离了,倒在地上的怪物发出了哀嚎的声音。

  ——

  “迪彩!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帮助这群该死的人类!迪彩!回应我!迪彩!”

  ——

  已经不想听怪物哀嚎的提恩,将星钢剑当成了拐杖。

  一点一点的紧接着怪物,他模糊的视线中,依旧能够看到,那不断黯淡的淡蓝色光芒。

  从断肢中流淌出的蓝色液体,大概就是这个怪物的鲜血吧。

  啊——这个怪物,原来也和人一样,都会流血呢。

  “我会肃清这个世界,我要让这个世界重归平静,我要——”

  “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了。”

  “不!属于我!这是我的誓言!这是我们必须要达成的誓言!”

  怪物已经没有办法挥剑了,这个所谓的圣子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履行他所谓的誓言了。

  他头部汇聚出的,最后的那一点点微弱的光芒,提恩只是侧过头,就轻松的避开了。

  “伟大的圣子?不——你只不过是个怪物。”

  提恩朝着怪物的头部,挥了下去.

  ——

  剑被弹开了,不该传出的钢铁声,回响在了这个空间中。

  ——

  提恩握着的剑,被击飞了。

  随即,利刃刺穿了他的肩部。

  已经麻痹的身体,感觉不到疼痛了,可那如泉涌般流出得到鲜血,让提恩感到了凉意。

  “提恩!”

  漆黑的身影把他瞬间把他带离了怪物的周围。

  是萨克森救了他,如果不是萨克森,刚才的利刃,就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

  而此时,研究室的其他大门都被打开了。

  塞莉他们带着兵士都感到了这里。

  如今人力不可抵抗的怪物已经被击倒了,剩下的也就是那个维护着怪物的吉尔斯男爵了,那个想要杀死提恩的吉尔斯男爵。

  “提恩!”

  “提恩!”

  “...”

  众人都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也都看到了提恩击溃怪物,却差点被吉尔斯杀死的现实。

  “库洛维!”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大小姐。”

  提恩真的很想就这么晕过去,可他没有办法做到。

  可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都该结束了。

  “小哥你也真是辛苦了,没想到真做到了,我说真的,我真怀疑自己在做梦。”

  从一边现身的法兰,看着倒在地上的提恩,无奈的摇头了摇头。

  不过显然,现在他的注意力只在提恩身上停留了一小会。

  “...”

  “...”

  法兰对着塞莉指了下前方。

  “那么这位男爵大人,谁去处理呢?”

  “谁敢呢?他可是男爵,现在怪物也被打倒了,这位男爵多半也就被幽禁起来吧。”

  “这都是他们自家人,我们恐怕说不上什么话了吧?你说是吧,夜枭。”

  “...”

  一边的萨克森,被突然问道,也只能点了点头。

  虽说犯了法,罪孽也重,可现在是他们一家的事情,外人真不好插手。

  提恩可不是想要这么想,而是他不想看另一边准备缝合的库洛维。

  他对这些东西一直没有好感,不对——是一直有恐惧感。

  为了不让自己去思考这些东西,提恩很自然的看向了周围。

  “罗蒂长官!安长官!”

  “怎么了!”

  罗蒂对着塞莉点了下头,就往兵士的方向靠了过去。

  紧接着,众人都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人体标本。

  婴儿的尸体浸泡在黄色的液体中,而另一边成人——被抛开肚子的女人们,被填入了白色的橡胶,可死前的因为恐惧、疼痛扭曲的面容,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不适。

  罗蒂让人打开装有婴儿的罐子,恶臭瞬间溢满了周围的空间,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兵士,已经吐了起来。

  被刺激到的罗蒂,走向了吉尔斯。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我把一些都献给了神!”

  “吉尔斯,放下剑,接受你该得到的审判。”

  不断挥舞着剑,驱赶着接近兵士的吉尔斯,并没有按照罗蒂所说的去做。

  “没有人能审判我,我命令你们放下剑!”

  “——”

  “——”

  周围的兵士,没有听从吉尔斯的命令,可他们依旧不敢伤害和逮捕这位男爵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