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假说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35 2019.02.14 19:50

  “如果不是为了钱,为什么他们要保护萨克森?如果不是上层的指示,吉尔斯大人绝对不会来管这些事。”

  “对于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我本以为你还会有点头绪,比如说这个城镇的前任领主什么的。”

  “前任领主?前任领主是在城内被杀害的,死了都有二十年了,之后虽然一直是这个领主的家系在管理,但他们的管理也只限于焚烧和运送尸体,至于吉尔斯大人是十五年前才被赐封的。”

  “领主死了没有继任的?”

  “没有,因为这地方太混乱了,虽然有过几个名义上的领主,但一个到任的都没有,之后他们也用各种理由推脱了领主的头衔和职责,就是一直维持城镇运营的前任领主家系,他们也从没有干涉过这城内的一切,他们只不过是出钱搬运尸体而已。”

  “还有这种事?这也难怪这城镇烂到骨头了。”

  “吉尔斯接任这座城镇差不多应该也有十五年了吧?”

  “吉尔斯大人花了五年时间在外奔波,试图寻找一个改变诺森因城的方法。”

  “这我也知道,他是一个很勤劳,也很聪明的人,但吉尔斯最大的弱点,就是单纯过头了,安你也应该能懂,诺森因城领主只不过是他的头衔,而非实际控制的领土,他完全没有必要为这个城镇的人做这么多。”

  一个最底层的男爵,能够控制的资金和资源,都非常的有限。

  与其用这些有限的资源来让一些不相干的人过得很好,还不如让自己过得很好。

  塞莉的想法提恩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可显然安并没有办法理解。

  “那难道要放着不管吗?”

  “他可以放着不管,之前的贵族不都是这么选择的吗?”

  可以和选择去做是完全两码事,你绝对不能用,你可以做一个混蛋的标准来评判一个没有变成人渣的人,这绝对是错误的。

  可安碍于身份,也没有办法直接说出来。

  “吉尔斯大人要是愿意这么做的话,他就不会在外奔波这么久了。”

  “奔波的太久也不是好事,有的时候,人什么都不知道才是一种幸福,尤其是这个年代下的人,往往什么都不知道,才能活的开心一点。”

  “...”

  对这种看法,安是没有办法反驳的,但又不能承认这说法对。

  知识是前进的第一动力,可你要得到知识,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白学的知识。

  前进虽然意味着疼痛,但停下,也未必能够获得幸福。

  “可人,早晚要知道真相的,也早晚要知道真理的。”

  “可注定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知道真相,也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探究真理,因为在这条道路上,注定只会有一个人。”

  “...”

  追求真相和探究真理,这条道路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孤独的。

  ——

  车内现在的情况,应该说是好?又或者不好?

  反正塞莉的话明显是带有指向攻击性的,而且这些攻击性的词语与理由,和她要攻击的人物有些不太匹配。

  比如说塞莉否认吉尔斯是为了寻常百姓,才四处寻找变革方案和治理人才,但无论怎么看吉尔斯都是一个好人,而且他也做到了,他改变了诺森因城,他给这个城镇带来了光明,也许他的确是一个单纯的人,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恶人。

  塞莉的手放在了膝盖上,她整个人前倾了一小点。

  “吉尔斯在平叛战争中并没有这么好,他杀了很多很多人,我想你肯定不想知道,他是怎么镇压平民的叛乱,你也不想知道,他用什么手段,让那群快要饿死的人放弃反抗的,在你们的想象中,大概都认为他给了这群人食物吧?”

  “...”

  “他没有,他不可能用军队的食物来给这群人,但显然,要杀光这几万造反的平民,他们一千多人,就算刀都砍断了,也不可能杀光。”

  “...”

  “所以你知道他怎么做了吗?你肯定他想不到。”

  “吉尔斯大人做了什么?”

  “他选择了和叛军谈判,他带走了三百多个孩子,带走了这群人最后的希望,他让剩下的九千多人活活待在原地饿死。等到第二年,帝国军派人搜救的时候,这一万人,已经只剩下两千不到了。”

  “...”

  用保护他们活下去的希望,来让这群人放弃抵抗的接受死亡。

  这是看似非常不合理的事情,但却是真的,能够做到的,这是一群拼死挣扎之人,唯一能够接受的妥协方式。

  人都是为了活下去而奋斗的,为了活下去而挣扎的,但死亡,是无法回避的,人都知道自己会死,这是无法避免的,但他人知道自己会死时,人会拼命的挣扎,会为了活下去而反抗。

  可反抗,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办法接受死亡,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自己的死亡,所有人都能接受,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

  与其说吉尔斯是带走了他们的希望,还不如说是给予了这群人新的希望。

  一个孩子能够不挨饿受冷,一个孩子能拥有美好未来的希望。

  “吉尔斯并没有错,这已经是那种情况下,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安她认同了这种做法,一旁的提恩也认同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这是绝望之中,最好的做法,这虽然残酷,这虽然残忍,但——这真的没有办法。

  必须要承认这群为人父母所做出的选择,必须要认同他们的选择的未来。

  这是是一个悲伤,让人窒息的选择,这又是无奈,又无法指责的现实。

  因为这是现实,所以他们都沉默了。

  可唯独塞莉,她没有沉默。

  “这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出的选择,没有一个人,会做这种选择。”

  “可吉尔斯——”

  “他是为了结束战争,他是为了帝国的胜利,为此,他放弃了为人的资格。”

  “战争是灾难,何况这不是他们挑起的战争,是那群该死的邪教徒,是他们带来的灾难,吉尔斯大人也是受害者。”

  “一个让几千人呆在原地饿死,一个剥夺了父母和孩子关系的人,他能够被称为受害者吗?就算你这么认为,吉尔斯他自己也不会这么想。”

  “至少吉尔斯还救了几百人,这些孩子都是那些人的希望。”

  “希望?我不认为战争中会有什么希望诞生,战争中,所有人能够拥抱的只有绝望。想象一下,如果没有战争,这群孩子会在父母的身边成长,他们不会被分开,也不会目睹着父母的惨死。”

  “这不是吉尔斯大人的错,这都是邪教徒挑起的战争。”

  有关这次战争,之前塞莉也提起过。

  一个邪教徒团体得到了外国势力的支持,起兵作乱,后来在达尔克的领导下,彻底毁灭了这个邪教团体。

  这场战争,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吉尔斯的错,相反他应该是一个英雄。

  可塞莉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他是受害者,同时也是参与者,也是受益者,他有得也有失,有笑也有哭,可和他相比,那些平民他们得到了什么?”

  “我想吉尔斯大人应该得到尊重,他结束了战争,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着平民,如果不是他,邪教徒为首的灾难还会进一步的扩大。”

  “好吧,我承认,吉尔斯是应该得到尊重。”

  塞莉重新整理了下思绪,摆正姿势的同时,她拍了下自己的脸。

  “刚才扯的有点远,我其实想和你说的是有关贵族概念的一些事情。”

  “贵族概念?”

  “对,正常情况下,贵族为什么要保护平民?我想理由很简单,因为正是平民的存在,他们的贵族特权才能存续,所以他们要保护平民,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战争后吉尔斯救助受灾之人,免他们税,帮助他们开垦土地,给他们种子,给他们农具,帮他们造房子,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如果帮助他们,这区域肯定会爆发战乱,情况只会持续的恶化下去。”

  “没错,身为战争第一线的吉尔斯,肯定知道战争之后带来的是什么,为此他尽全力去帮助这块区域的人,但那些地方和诺森因城有一点接近的地方吗?”

  “同样的贫穷,同样的混乱,同样充满了黑色。”

  “但这地方并没有战乱,也没有要起兵反叛,虽然税收不高,但这地方还是有着税收,诺森因城某种意义上,还是一个比较安定的城镇。”

  “这地方安定?塞莉大小姐,您真的来过这里吗?”

  安的语气之中夹带着怒意。

  可塞莉完全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

  “没有,但你不能否认,这座城镇没有混乱到需要出兵镇压的地步,外加上吉尔斯虽然是领主头衔,但他的收入和诺森因城没有半点关系,诺森因城的税收,一个铜币都不会进他的口袋。”

  “是这样,这地方虽然混乱,但终究只是人与人之间的犯罪,而不是大规模动乱,吉尔斯大人并没有征收税收的权力,他只是一个被赐封的名义上的领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