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寒冬地狱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14 2019.01.03 20:56

  要是一般的铁匠。就是一般得铁匠也能过得很不错吧。

  “能成为铁匠的人都挺厉害的,至少不用愁吃穿,竖块牌子就有人找上门来给你工作,就算技术不行,做点农具也能混个温饱。”

  “这门技术不是轻易能够学成的,铁匠的修行都是十年起步的。”

  “付出才有回报嘛。”

  提恩说的这话,是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话,好在,他不用为自己的话圆场,并不是德维尔认同了,而是他们的房门没有被敲,就直接被推开了。

  来人不用问,能够这么没有礼数的,也只有大小姐塞莉了。

  塞莉走进来后,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德维尔的床上,看得出,此时的塞莉心情非常好,她坐在床上,左右晃着身体。

  “我看你之前脸色惨白的躺在那,还以为你乱吃蘑菇中毒了,好在只是受寒了吗?”

  “也没有受寒,只是做了个噩梦,大概吧。”

  “你这家伙,是连自己做什么梦都分不清了吗?”

  “也许只是梦到冬天的事情,所以感觉特别冷吧。”

  “冬天吗?”

  提到冬天的时候,塞莉明显的停顿了好一会。

  “我也不怎么喜欢冬季就是了,每年冬天都会冻死很多人,孩童还占了多数,大人也会死不少,但大部分都不是冻死的,他们因为没有吃的,会去杀人、抢劫,最后被推上火刑架,做众人取暖的工具。”

  “...”

  “你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节气,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为什么世界会有这种规律呢?

  提恩并不打算深入思考,而是选了一个胡扯的解释。

  “谁知道呢,也许该问问创世神,我估计只有他们能明白冬天存在的意义。”

  “要是他们说,只是好玩,所以创造了冬季呢?”

  “不同的季节,是真神的功绩,伪神注定不能打破世界的规律,只能从中作恶,所以真神创造了冬季,伪神作恶产生了严冬,一切的责任都在伪神身上,我不知道真神会不会这么说,但我肯定七神会会这么说。”

  “所以只要抱团,一起冻死在祈祷中,就能够得到真神的救赎?”

  塞莉的话,提恩并没有办法反驳,因为他们真的做过这种事情。

  众人聚集在一起祈祷,祈求着真神降下赐福,解除严冬的诅咒,结果吗?几个月后,春天到来了。

  “春天早晚会到的,凛冬也早晚会结束的。”

  “是会到的,只不过有很多孩子是等不到的,很多人不该死,但他们死了,而我们只能看着他们死,这才是最绝望的啊。”

  很自然的,提恩想起来雨中见到的安。

  那个人的想法,可以说和塞莉是很接近了。

  这两个人都认为,很多人不应该死在这个季节。

  一个是平民,一个是贵族。

  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旁观者。

  一个是伤痛,一个是同情。

  看起来的接近,却因为立场的不同,性质上有着根本的区别。

  “你呢?你怎么看冬季的?我不认为你冬季能过得很舒服。”

  塞莉的问题,一时间提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是他从没有想过的问题,但他一直活着,每次都能够度过寒冬。

  “...”

  “你别告诉我说不知道。”

  “...”

  “你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

  提恩是真的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并不奇怪,但——真的没有办法回答,换个问题吧,你是怎么看春天的?

  能怎么看?现在的人,有多少在乎春夏秋冬?

  季节变了,加衣服,减衣服,仅此而已。

  工作停不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可停下来,也没有办法停下来,人想要活下去,就要钱,不工作怎么来钱?

  这种情况下,谁会去想有多少人吃不饱,穿不暖?没人会去想,因为他们连自己的感觉,都已经遗忘了。

  慢慢的,他们也遗忘了自己对季节的感觉,甚至连冷、热,这样的感觉都没有了。

  提恩就是这种类别,他甚至忘记了,去年一整年,除了工作外的所有事情。

  “你这家伙果然个很无趣的人,虽然你很聪明,但聪明和才能,不会改变你的人生,哈哈哈——努力和奴隶啊,是一个发音。”

  “...”

  “一个努力到死的奴隶,也不会变成奴隶主,虽说在我们西菲尼,奴隶制度因为七神会的干预,已经被彻底废除了,可现在的底层人和过去的奴隶有什么区别?”

  “奴隶能更加努力的欺骗自己,还有未来吧?”

  “你过去也是底层,你相信过未来吗?”

  “不知道,活下去都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其他的,我不怎么考虑。”

  “变更了压迫方式的奴役,反而会让人沉浸在不愿反抗的美梦中吗?这么看的话,还没有废除奴隶制度的神圣帝国,他们这里的人,才更有未来。”

  提恩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话题会扯到这个上面,想要换个话题吧,他又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这个时候,也只只能随着塞莉的话说下去。

  “奴隶制度吗?”

  “我五年前来过这里,那个时候的诺森因城,只不过是一个郊区的要塞,规模估计也只有现在的一半,我是不清楚这五年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们街上一个奴隶没有见到,一个奴隶制国家,却见不到奴隶。”

  “塞莉你不会想说这个城市,发生了政变吧?”

  “谁知道呢,而且都这么久了,外加上这里是神圣帝国,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无所谓你拉着我说了半天,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此时的塞莉,重新笑了起来。

  “两位今天早点睡,明天我们一起去一趟冒险者协会!”

  冒险者协会?这是提恩完全没听说过的协会。

  不过冒险这两个字,今天提恩是听铁匠大叔提起来过,貌似是个十分危险的差事。

  用不到提恩反对,德维尔就已经率先出声了。

  “大小姐,去那个地方做什么?”

  “好不容易来了个保有旧制度的国家,我们不体验下旧制度,怎么能说来过呢!”

  “大小姐应该知道的,冒险者协会除去神圣帝国,已经没有国家还施行这种制度了,而且就算再神圣帝国内,冒险者的数量也不过就那么几万人。”

  “不也还有几万吗?不用担心,现在的冒险者没几个会蠢到挑战魔兽的。”

  “等一下各位,能和我解释一下,冒险者协会是什么机构吗?”

  提恩实在没有办法听懂,也只能开口询问了一下众人。

  塞莉简单的和提恩解释了一下。

  “你不知道是正常的,我们西菲尼废除冒险者制度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个协会其实就是给一群顶着巨大风险,成功之后有超高收益的冒险者,发任务,发报酬的。”

  “冒险者?”

  “冒险者制度其实是三百多年前的古老制度,主要目的是让一群有能力的冒险者去猎杀魔兽,目的是为了解决魔兽灾害,十分的危险,可报酬非常非常的高,当时一头高级魔兽的价值,相当于现在的一金龙币。”

  “耶——”

  “近代因为军队的构成越来越职业化,魔兽灾害的问题,多半由军队处理,冒险者自然而然的也就不需要了,就是唯一保留冒险者制度的神圣帝国,也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不发布猎杀魔兽的任务了,现在冒险者的任务,多半也只是地形勘察,以及药物采集。”

  “可即便这样,这任务依旧是非常危险的,而且冒险者都是一些无职业的流民,甚至还有很多是有犯罪前科的。”

  德维尔此时也再一次出言反对。

  可显然,塞莉并不会因为这种反对而放弃自己的想法。

  “德维尔你不要这样说嘛,冒险精神还是很重要的嘛,虽说杀不了魔兽,但我们还是可以体验一下,接任务,完成任务的感觉嘛,我无论如何都要体验一下,而且我也没打算让外人来帮我们,就我们四个人,不用担心队友的问题。”

  “大小姐——”

  “我知道的,就连六七十年前的冒险者都被称为魔兽的饵食,十队人出去,只会回来一队人,而这一队人,多半在出第二次任务时,也回不来了,但现在已经变了,魔兽已经不是特别大的威胁了。”

  如此高死亡率的冒险者,竟然还有人做?

  当然会有人做,魔兽并不是无敌的,就算这批人杀不掉,下批人接上就好,魔兽早晚会死,运气好的,就能大赚一笔。

  暴利,巨大的利益诱惑。

  不要说什么,人会在利益明显选择自己的小命,那么多被推上火刑架的犯罪者,他们要是真的认为自己的小命大过利益,那他们也不会去做这种蠢事了。

  比起冒险者的动机,提恩有点不明白塞莉的想法。

  冒险者任务,特殊的冒险和刺激,是会吸引不少年轻人来体验,但这种体验,显然不是塞莉会追求的,可她明显对冒险有特别大的兴趣。

  “难道说塞莉你是看了歌颂冒险者的童话故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