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变革计划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16 2018.12.25 21:40

  塞莉刚才说的,还是有点奇怪的。

  虽说她用敌我关系明显来做掩饰,但——幕僚也不应该把这么重要的机密说出去,不过她自己都不在意,也就不要往这方面想了。

  反正另一边的德维尔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件事情上就是了。

  “大小姐,奥朗往这边来了。”

  “让他过来就是了,我也想问问他具体情况。”

  见到塞莉站起,提恩也自然的走到了另一边。

  奥朗从营地走到他们这,也不过一两分钟,再一次走到塞莉面前的奥朗并没有和昨天一样跪下,而是简单的行了个点头礼。

  塞莉没有任何反应,她示意奥朗坐下。

  “奥朗,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有多少个不知道,但内鬼肯定就出在金狮团内部,他们藏的太好了,我一时间没有办法确认,但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

  “昨天带来的那俩吗?”

  “并不止他们两个,这两个人的地位更接近内鬼的领导者。”

  “情况我明白了,还有个问题,是谁让你追上我的。”

  “莫奈·凯文,现在他是南边军区的司令官,一个月前到任的,他给了我路线图,然后和我说大小姐你可能遇到的危险,以及大小姐可能走的几个方向。”

  提恩本来听得一头雾水,可提到莫奈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想起了在公爵家见到的那两个头戴白羽毛的年轻人,一个叫比昂,一个叫莫奈来着,这两个人都是知道塞莉路线的人。

  本来以为幕僚只不过是平民阶级中的高层,没想到幕僚中,竟然会有凯文家的人,这个凯文家是仅次于河顿、曼斯的第三大封臣家族。

  想想也是,如果只是平民幕僚怎么可能当上指挥军队的司令官,你就算想,你就算有能力,你也得不到上层贵族的信任,谁让军队是贵族们的命脉呢。

  “莫奈吗?意外真是一个比一个多,过去莫奈可是因为我的反对,才没做上司令官,我刚检测出逆位的星罗,他就马当上了司令官,这手段也太直接了。”

  “大小姐,现在怎么做?清洗金狮团吗?”

  “清洗?间谍千千万,你们杀不光的,何况他们终究只是道具,被发现了就当做弃子,不抓出幕后的,我们就别想安心。”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认为莫奈就是主谋?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莫奈不是蠢人,高位贵族都不会动我,他们谁动我,都对他们家族是毁灭性的打击,但他们想杀我,他们不希望我活着,所以他们一定要借别人的手杀我,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斩断他们的手。”

  “我明白了,我继续调查。”

  奥朗叹了口气,起身之后,再一次行了点头礼,慢慢的离开了。

  提恩也算是从头听到尾,却始终没有办法听明白两人的对话,但唯一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领内的高位贵族,基本都想要塞莉死。

  提恩等奥朗走远,也算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挪到了塞莉的身边。

  “七神会想杀你吧,我还能理解,但为什么本应该对你献上全部忠诚的封臣都想要杀你?塞莉你到底做了什么,这么招人恨?”

  “不明白?我还以你想明白了,我之前说的已经算是明示了吧?”

  “我是真的一点没听懂。”

  “为什么军区为分里表?为什么贵族的军官不是实际掌权人?我说到这个份上,你应该能理解吧?”

  提恩并不蠢,之前的信息太多,不熟悉这圈子的他自然无法理解,可现在话都说明了,那自然也没什么不懂的了。

  “塞莉你剥夺了封臣的军队控制权?这——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军队是贵族的生命,你剥夺了他们的军队,你就等于夺走了他们的命。”

  “没错,是在我的提议下变革了贵族拥兵制度,现在我们领地内实行的是军区制度,他们眼里,我就是要他们命的人,所以这群人,一个个都想要我的命。”

  “这——”

  塞莉所说的事,是提恩绝对绝对无法理解的。

  封臣可以拥有军队,可以召集领地内的农民从军,方便管辖和治理领地,也可以随时救援或响应主君,这是西菲尼传承了几百年的制度。

  现在竟然被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小姑娘,给改变了?

  这绝对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提恩说了很多次,军队是贵族的命脉,如果命脉受到威胁,这群贵族绝对会为了活下去奋起反抗,可——按照塞莉所说的,旧制度已经变成了新制度,变革已经成功了。

  别说反抗了,提恩根本没有见到过任何军事冲突——无法理解,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塞莉是怎么做到不流血的变革。

  “过去的制度太腐朽了,我们几十年没有战争,贵族的拥兵制度,早就变成了私兵制度,如果不削弱的兵权,早晚会咬我们自己一口。”

  “威胁我能理解,底下拥兵闹事的事情,历史上也不少,但你是怎么做到的?”

  塞莉显然不想将这个事情说的太详细,她并没有回答提恩的问题。

  她挂上了笑脸,用手背敲着提恩的皮甲。

  “你就不用管我是怎么做到的,你只要能明白一点,那就是现在整个诺曼领的军权,全部都在我父亲手上,光这一点,所有领地内的贵族,都把我当做仇人,而且还是杀父之仇这种,明明这对大家都是个好事,这么恨我,也让我很意外就是了。”

  “...”

  能觉得是好事的,大概也只有你们诺曼家了,失去了军队的贵族,等同于亲自把脖子架在了你的刀上,除了供你宰割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一般情况下,不会有领主冒这么大风险进行变革的,但统治这个领地的,是年轻的诺曼公爵,他的年轻带来了不同寻常的魄力以及决断能力。

  还是不要想这些了,反正变革成功了,诺曼公爵现在是领地内绝对的,并且没有人能够反抗的领主。

  等一下,提恩又一次感觉到了,奇怪的矛盾。

  “他们都没法反抗了,为什么还要针对你?”

   “这你就不懂了,贵族吃了亏能忍吗?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不就是尊严吗?你说他们会放过我这个让他们失去维护尊严权力的人?当然他们不会和教会一样直接出手,所以我们要猜出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我们。”

  “手段应该差不多明了了吧,无非就是用魔宝石引诱魔兽袭击我们。”

  “有你的存在,魔兽不会靠过来,这一点是确定的,所有人都知道皇帝的星罗,但他们依旧选择了这种方式,也就是说他们还有不利用魔兽的其他手段,反正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情报多了很多,至少明白了为什么贵族要对塞莉下手,但其与的——提恩依旧是一无所知,明白了动机还不够,还要猜出过程。

  金狮团内有贵族安插的内鬼,内鬼必然是想要通过某种不明显的方式谋害塞莉,最好的方法是让塞莉死于意外。

  可这里是森林,除了魔兽之外没有其他的方式才对。

  想了一圈,又想回了魔兽,提恩敲着脑袋,想到了自己的星罗。

  “塞莉,我的星罗真的一定能够规避魔兽的吗?”

  “你太小看魔宝石对魔兽的影响了,如果不是一定规避,我们早就被魔兽咬死了。”

  “明知道一定规避,还一路埋用过的魔宝石?等一下,塞莉,奥朗他们是怎么到这里的?这一路上他们不应该这么安全啊,那群兵士那么开心,这说明他们根本没有遇见魔兽,不应该啊。”

  塞莉一瞬间明白了提恩的意思,她看向营地的视线,也变得充满了敌意。

  “你是说埋魔宝石的是整个金狮团?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啊——魔宝石生效需要半天,海因森林外围的路,也就这么几条,他们只要分散潜伏,发现之后集结,完全能够正面留住我们,可问题就是,他们魔兽暗杀失败后,留住我们是想做什么?”

  “目前来说也没什么异常的,等一下——”

  提恩看着自己的手,意识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是一个完全没有注意到的盲点,完全没有往这方面考虑,他们的目标是塞莉,但他们是想要杀塞莉,绝对不是通过刀刃去杀。

  只要离开了我们三个人,塞莉不可能一个人走出这片森林。

  没错,只要我们三个死了,塞莉就只能死在这片森林里,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暗杀塞莉,而是暗杀掉我们三个。

  理由都找好了,背叛者赛齐,是他用各种手段杀了我们三人,金狮团拼尽全力保护了大小姐,送她上路,当然这个路是黄泉路。

  他们的目标——库洛维的可能性最小,那么剩下的,也就是我和德维尔两个人,现在他们还没有出手的原因?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还没有摸清我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的情况很糟,远比我想的要糟,塞莉,你听我说——”

  提恩把自己的猜测全部告诉了塞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