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筹码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23 2019.01.17 12:38

  “说到底还是被贵族限制了,安队长你自己也应该明白,如果你们想要赢下这场豪赌,那就必须得到本地贵族的支持,可在我看来,你还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

  塞莉的话并没有让安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后者端起了只剩下一点液体的酒杯。

  酒杯与酒瓶,轻轻的触碰了下。

  ——

  “成果,我们距离所有贵族的支持,只差了一点点成果,现在大部分贵族都已经明确表示支持我们了,我们现在只需要拿出一点点成果,就可以清除所有毒瘤。”

  ——

  “这个成果是什么?”

  “证据,违禁药也好,奴隶贸易也好,只要我们能够抓到这群人的尾巴,所有贵族都会支持我们的行动。”

  “就算你们不知道制作方法,也应该能查到,地毯式搜查,只要你们愿意这么做,绝对能够查到东西。”

  “先不说我们要面对多大的民间压力,就算我们顶住了,我也可以保证我们查不到任何东西,现在还留在守备队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真心想要维护正义的,另一种,是收了钱给商会打探情报的。”

  “地毯式搜查会动用大量人力,情报泄露出去,他们随时可以转移?这么说是没错,不过,你们真的一点情报都没有吗?就是普通平民给你们提供的情报也一点没有吗?”

  “如果真的有平民愿意协助我们的话,我们早就结束这案件了,说到底废除奴隶制,是领主大人强制的法令,而不是他们自愿放弃的,一开始也许没什么不便,但时间久了,每个人的恨意也就越来越强,我们现在只希望他们不要给我们造成麻烦。”

  明明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却被民间认为是邪恶的一方,正邪两个立场的逆转,这也注定了这座城市从根源上的扭曲,想要改变?至少这一代人是不可能的了。

  塞莉自然也能想明白。

  “没有什么是比愚蠢更致命的了。”

  “纠正这份愚蠢,就是我们守备队的工作,他们早晚有一天会理解,并对我们道歉的,但在此之前,我们必须保护他们不被自己伤害。”

  “哈哈哈哈——他们今早刚杀了你们的副队长,你现在竟然还说要保护他们?那个小鬼,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放,还是杀。”

  “这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即便他现在被我们扣押,但我们扣押他的目的,是送他上法庭,公正的受到审判。”

  “你们完全可以直接处理掉这个小鬼,你们要是当场杀了他,反而没这么多事,为什么不杀了他,不要和我你们看他还小,不好意思下手,你们每天吊死的奴隶,比这小鬼年龄小的很多吧?”

  “副队长他——宽恕了孩子的罪,他被刺中后,仍然保护着这个孩子,我想杀了这家伙,但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因为副队长他没有这么做。”

  “...”

  塞莉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拿起了刀叉。

  切下一大块牛肉的后,她并没有吃,而是摆在了身前的餐盘中。

  “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守备队有可能被废除,又或者被其他的制度取代。”

  “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我们既然在任一天,那就需要做一天的事情。”

  “不不不——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们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呢,你们被裁撤,奴隶制复兴,违禁药泛滥,这个城市恢复到和五年前,不——应该是比五年前更糟的情况时,你们会做什么?”

  “不知道,我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我们会消失吧,也许会死在他们的报复中,也有可能饿死在家里,也有可能自暴自弃喝死在街道,什么都可能。”

  守备队一旦失败,他们的结局注定不会好看,但可以肯定,这城内的其他人,会比他们更惨,真到了那个时候,死反而是种解脱。

  看塞莉的样子,多半是没有往这方面想,她摇了摇头。

  “你是个诚实的人,可这份诚实并不是我需要的,给我一个押注你们的理由。”

  “相信所有民众心中的正义与善意,邪不压正——”

  “邪必压正,我可不是来听童话故事的,你要指望这群愚民良心发现,恕我没有时间陪你浪费了。”

  “能够唤醒普通民众心中的正义是最好的,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真正想要做的是一件非常庞大的事,并不是几句话能够说明白的,而且我想这些事情,大小姐肯定不会感兴趣。”

  “如果你要和我说是经济改革,这东西我是没兴趣,不过要说成果,你们还真有了点,这个城镇能够在五年内突飞猛进,多半都是你们的功劳,如果我猜的不错,与其说你们是在打击违禁品和奴隶贸易,不如说你们是在改变城市内的经济构架。”

  “...”

  安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显然,她并没有猜到塞莉能够看透到这个地步。

  当然,提恩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这不重要,而且这事情多半和安没有关系,安看起来才二十岁出头,五年前,她最多十五六岁,这个年纪要做这些事情,怎么想都不可能,这不是她能做的,也不是她能力范围内的。

  可塞莉显然不这么想,她推前了自己的餐盘。

  “可那个时候终究太年轻了,做事都是靠着想法,而不是靠计划,不然也不会出现今天这么大的问题了。”

  “五年前的城镇,所有的一切都依托在——”

  “我知道你们的成果是不错,你们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彻底改变了这座城镇的运作模式,你们把过去完全依靠奴隶运转的城镇,变成了正常运转,但也仅此而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塞莉的气势就如同不断被推进的盘子,一点点的压倒着安。

  “意味着你只考虑到了如何彻底废除奴隶制,而没有考虑如何进一步发展,怎么进一步进行市场改革,你如果打算用这种成果来打动我,那我肯定要对你说不——理由就是你办事不干不净,计划有前无后。”

  “...”

  “不反驳吗?说出你的计划啊,我想你是说不出了,违禁药也好,奴隶制度也好,这些本来应该在三年内一同被解决的遗毒,你们一件都没有解决掉,现在成了大块的溃烂,割了,搞不好大出血,人死了,不割,这块溃烂早晚蔓延到全身。”

  “这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开始考虑的是太少了,而且当时不支持我们的贵族占多数,我们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啊,很不容易了,那干脆的放弃了吧,都这么努力了,可以放弃了,你们成功过,改变过,足够了不是吗?去其他国家也好,去其他城镇也好,你们完全可以换个地方重头开始,我想神圣帝国领内有非常多的领主,会欢迎你们这样的人才。”

  “那这里的人怎么办?我们如果放弃了,这个城镇就没有未来了。”

  “你以为自己是伟人,还是圣人?你的错误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你没有完整的计划,你只看到了眼前,你成功了,这份成功也注定了你的失败,与其变成死局,不如放手认输,重头开始。”

  “还没有,不——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机会扳倒商会,只要他们倒了——”

  “所以说,这就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不要只看现在,不要只看前方,你要看的是更远的未来!他们倒了又如何,贸易协定只要存在一天,你们就没有办法控制商会,你们控制不了,就意味着商会早晚有一天会再度失控。”

  非常可怕的未来,非常可怕的结局,而面对这些。

  安的反应却异常的平和。

  ——

  “可和这些作斗争,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

  听到这句话的塞莉,慢慢的移回了自己的盘子。

  她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

  “好吧,我可以认同你的做法,我也可以认同你的想法,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理由是什么,我看得出你不是神圣帝国人,为什么会在这地方给神圣帝国办事。”

  “...”

  不是神圣帝国人?神圣帝国和西菲尼临近,人种差异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提恩是不知道塞莉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可显然,安的反应证明了塞莉的话并没有错。

  可这个问题,应该和这次的事件没什么关系吧?

  异国人的身份不是影响她升迁的理由,而且看安这个年纪,她能成为上层的核心要员,多半是和她父母有关系的。

  塞莉这问她理由,表面上是问理由,但实际上,更像是追问安的家族,以及她的经历,或者说是让安说出她背后的势力。

  可现在的情况,从安的脸色上来看,她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大小姐,这次的事件和我是哪国人,应该没关系吧?”

  “不不——我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一个西菲尼人能到神圣帝国境内,为什么无依无靠的你,能在这几年时间坐到这个高位。”

  塞莉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库洛维倒酒,红色的液体,沿着杯壁慢慢的留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