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混沌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07 2019.01.15 20:16

  “你说那些从事奴隶交易,从事违禁品制作的人,他们为什么不能主动向我们投案呢,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危害吗?钱这种东西能多重要?也许是比他们的命重要,但是他们的后代呢?他们会希望自己的子女变成瘾君子或奴隶吗?”

  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有良心,那这个世界早就变成神话里的理想乡了。

  要是人人都能想到这一点,真神也不会来拯救世人了。

  人性本恶,钱只不过是放大了这一点而已。

  “钱当然比命重要,人都喜欢说活着才有未来,可我认为这话的意思是,活着才能赚钱,赚了钱,才有未来,要是没有钱,那就什么都没有,也许安对你来说,钱不重要,但对大部分人来说,钱到位了,他们什么都会做。”

  “是啊,按理我们做守备队的,是应该最清楚这一点的,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去抓这些人渣,可无论我抓到多少人渣,我都相信这些人本不应该变成这样。”

  “你想这些有什么用?犯罪者就是人渣,人渣那就该死,还是说你认为这些人渣他们会改过?不会的。只要走上了这条路,那人渣永远是人渣,永远不配同情这两个字。”

  “即便你知道盗窃犯家中有他收养的三个弃子?即便你知道走私的老人,只不过是想要给他残疾儿子一条过冬的毯子?即便你知道一个违规接客的娼妇,只不过是想要给她的亡夫献上一束花?”

  “...”

  “即便这样,你也认为他们不值得同情吗?”

  “是啊,没错,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人渣就是人渣,无论用上什么理由,只要违反了法律,那就是人渣,你认为在人渣这两字前面挂上可怜的,变成可怜的人渣,有意义吗?”

  提恩的衣服被抓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摁在了墙上。

  这力道可不是一般的大,痛感从背部传递了过来。

  “是谁制定了法律!法律想要保护的是什么!我们执法人,到底在执行什么!”

  “哈哈哈哈——你想说制定法律的是人?想要保护的弱小的平民?执法人执行的正义?哈哈哈——我好久没有笑过了,真是个滑稽的笑话。”

  提恩笑了起来。

  这是多久没笑过了?大概从有记忆起,我就没有笑过,无论是好笑的笑话,又或者滑稽的表演,都只能让我感到有趣,笑容?这个时代下的笑容?

  “哈哈哈——制定法律的是贵族,保护的是富人,你们想说自己是正义的一方?我不明白做狗,还能做成正义的狗了?狗也有正义?哈哈哈——”

  这是平日提恩绝对不会说的话,也绝对不会说这种话来激怒对方。

  可提恩看着安,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越来越强烈的,是那个冬季的寒冷。

  他认定那个时候死掉的家伙,只是太愚蠢了,她愚蠢的相信着不该相信的东西。

  所以,提恩现在戳破了安的自我安慰,告诉了她最真实现状。

  “维护法律是为了保证贵族的权力,打击犯罪,抓捕犯人,是为了保护富人的财产,这就是你们带来平民的威慑、恐惧。”

  “我们的世界是人构成的,大多数人都不是富人,也都不是贵族,我们有权争取那些我们应有的权力。”

  ——

  “放弃吧!你的抗争他们永远不知道!尽管你是为了他们在奋斗!你们的每一滴泪,每一滴血,都没有价值!可唯独你们能活下去,比他们更好的活下去。”

  ——

  “...”

  不愿放弃,又无法反驳的安,慢慢松开了手。

  法律不是正义,但却公平,她想说这句话,可现在的法律真的公平吗?不公平,没有办法公平,就像花坛上的植物,有的能够绽放美丽的花朵,而有的,早早被吸干了养分死去,这是自然的规律。

  公平?这是理想化的符号,可即便如此,安也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念。

  “你说的也许都是对的,也许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正义,但我相信,即便活没了人样,但我们依旧是人。”

  后退了两步的安,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我和你是谈不来了,我希望你的大小姐不会和你一样。”

  “...”

  提恩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看着安离开了。

  他站在原地,发呆了很久,直到冰冷的雨水惊醒了他。

  “下雨吗?”

  干燥的灰尘还能拍掉,可沾水了灰尘,就会变成污垢。

  整理了一下衣物的提恩,冒雨离开了塔楼。

  冰冷的雨水,如同寒冬的雪花,蔓延上来的寒意,让提恩控制不住的颤抖。

  为什么那个时候,要劝安放弃,而不是让她抗争下去。

  因为那是无意义的,现在安面前的,是过去提恩经历的寒冬。

  安的选择,也和那个时候的红发少女,一模一样。

  一边是自然的寒冬,另一边是人为产生的,感受不到寒冷的凛冬。

  前进,意味着抗争,可她没有食物,没有衣物,带有温度的火焰,也只是稍纵即逝,她会死。

  停下,意味着妥协,她会有食物,会有衣物,火焰也不会熄灭,她不会死。

  死不是什么大事,安希望死的有价值,但显然,她将会死的毫无价值,她所做的也毫无意义,她终究只是人,而她面对的是大自然带来的季节变化。

  这注定是人无法反抗,也无法改变的现实。

  “想的比谁都明白,可就是——没办法说出来吗?”

  依旧没有办法说出来,和那个时候一样,说了最愚蠢的话。

  明明,只是想要让她活下来,仅此而已。

  ——

  回到旅店,房间内依旧空无一人。

  临近十一点,考虑之后还要见人,塞莉他们多半是出去用餐了。

  用餐吗?

  好不容易转换思路,打算考虑吃点什么的提恩,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

  敲门的是旅店的服务人员。

  他走进来后,将一杯不明液体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和大人同行的大人们,让我们给大人准备的姜茶。”

  “我知道了。”

  这家伙估计连自己说了几个大人都不知道了,提恩摇了摇头,端起了姜茶。

  能让人准备这东西的,多半也只有塞莉,别看大小姐恶趣味满满,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挺照顾下属的。

  同伴?地位的格差摆在那,关系再好,终究是主从。

  “大人,要给大人准备午餐吗?”

  “那就准备点吧,哦——你们可不要准备太多。”

  “明白了大人。”

  “等一下。”

  提恩喊住了离开的侍从。

  侍从刚转身,他丢出了一枚金币,后者接住金币后,并没有出现惊慌又或者贪婪的表情,这一点,也更让提恩确认了某些东西。

  他随即又丢出了一枚银币。

  “你给我准备点提神的东西,我连着淋了几天的雨,可不想得伤寒。”

  “大人,您这——”

  “你应该能懂我的意思,我现好冷,要是这么冷下去,不知道会做什么。”

  “可是大人,我们不卖这些的。”

  “我让你去找,没说你们卖,我们只不过是过路的他国贵族,你懂的。”

  “好吧,我的大人,我会试着帮你找一下的。”

  “你可不要弄来劣质的,我不然我会扒了你的皮,弄好的,当然,实在弄不到,劣质的也行,呼——”

  侍从笑着离开了房间,而提恩坐在窗边看着下方的街道。

  塞莉他们应该也能想到,银月这家罗泽商会旗下的超高级旅店,会有违禁药出售,从这里购入违禁药,能够获得很多的情报,她们不买,只是因为不想涉足其中。

  最初提恩也是这个想法,可现在他的想法转变了,他已经不打算继续做旁观者了。

  ——

  “这是大人您要的东西。”

  过了半个小时,菜上来了,一小纸包的东西,也上来了。

  提恩对着侍从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谢大人。”

  “...”

  提恩并没有打算看看纸包里是什么,反正也看不懂,这玩意还是交给懂的人辨识比较好,比如某位拥有医师执照的人。

  约定是一点见面,现在十一点半,那一群人也差不多改回来了。

  提恩端起盘子,靠在窗户上,吃起了旅店的午餐。

  “味道是真的不错,真不知道以前的我,要工作多久,才能吃上这么一顿,伪神的诅咒吗?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啊,这说不定是祝福呢,邪恶的伪神啊,你是真的想要诅咒我吗?”

  怪异又离谱的想法,这也是常人根本不去想的怪事。

  常人不会去质疑自己习以为常的常识,宗教就是代表,祝福就是好的,诅咒就是坏的,可对提恩这种阶级的人来说,诅咒和祝福,已经没有区别了。

  是要美好的活一天,还是痛苦的活一辈子,我想大多数穷人都会选择前者。

  “前提是真的,有的选的话。”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诅咒,最幸福的也不是祝福,而是选择。

  最可怕的是没得选,最幸福的是可以选。

  ——

  午十二时。

  “我回来咯!铛铛——铛!”

  推门进来的塞莉做了个奇怪的动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