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黑夜的守护者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20 2019.03.09 22:13

  理所当然,吉尔斯可是他们名义上的长官,即便目睹了这么多非人行径,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

  塞莉问了一下她身边的安。

  “安——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我不可能逮捕吉尔斯大人,我们也没有这个权力。”

  “我只想问问你,有什么想法吗?”

  “...”

  想法?对吉尔斯堕入邪道有什么想法?还是其他的什么想法?

  塞莉的问法非常的奇怪,以至于让安一时间没有办法回答。

  提恩本以为塞莉会进一步追问,可她并没有这么做。

  塞莉看着吉尔斯,发出了不屑的冷笑声。

  “吉尔斯还没有疯,他还能清楚的判断周围的环境,你也应该能明白。”

  提恩在下一个瞬间理解了塞莉想要说的。

  吉尔斯撞向了兵士们举着的长枪,并没有出现血与铁的碰撞,兵士们从一开始就不敢伤害吉尔斯,他们几乎是在吉尔斯撞过来的瞬间举起了枪。

  包围圈瞬间被打开了缺口,吉尔斯的目标,自然是指挥着兵士的罗蒂。

  “吉尔斯!”

  “闭嘴!我不能让圣子就这么死去!我必须——”

  劫持了罗蒂的吉尔斯,甚至连最后的挣扎都没有做到。

  罗蒂失去了劝说的机会,而吉尔斯,也失去了他最为重要的生命。

  随着贵族头饰的落地,漆黑的身影扶住了倒下的罗蒂。

  血溢满了地面,可罗蒂还是跪倒了下去,她跪在了兄长的尸体前。

  “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应该是这个结局,为什么——”

  “罗蒂主母,很抱歉打扰你,可相比悲痛,你们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需要解决。”

  塞莉推着安,走到了罗蒂的身前。

  安——她的表情和罗蒂很像,两个人都显然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即便这个亲人十恶不赦,可毕竟是他们的亲人。

  塞莉并没有这样的表情,她也没打算模仿。

  “我大概也打听下诺森因城的情况,整个城镇的复兴,所有的功劳都在吉尔斯的头上。如果民众知道吉尔斯变成了残害孕妇和儿童的疯子,我想他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无论是警察还是你们军队,你们所建立起来的一切,一瞬间都会消失。”

  “我们做了这么多——”

  “这和你们做多做少没有关联,这些事情瞒不过去的,三四十号人在这,你们骗不过去的,真相早晚会有人知道,而且我认为你不该隐瞒真相。”

  “——”

  没有人想要撒谎,更不要说这种违背了人道的谎言。

  这些惨死的孕妇和儿童,他们必须要得到一个解释,他们也必须得到妥善的安葬。

  “万恶的魔法,带走了我们仁慈的领主。”

  这是罗蒂的说辞,推卸责任,把所有恶事归咎在所有人都厌恶的魔法使身上,听着还不错,前提是周围没有魔法使的情况。

  可这话刚说出来,就被一边的法兰反驳了。

  “我想声明一下,我们魔法使也是被害的一方,我们也被欺骗了,而且展开研究的也不是我们魔法使,是你们神圣帝国的研究计划。”

  “——”

  “我也认为不妥,吉尔斯不能是疯子,他必须是个带来光明的人。”

  听见塞莉的否决,罗蒂也没有继续寻找说辞,她的视线转向了另一边名为圣子,实为怪物的尼非订尸体。

  尼非订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光芒,那透明的躯体,也变成了白色的粉尘。

  “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解释,可真相注定不能公布于世,就和大小姐你说的一样,他必须是代表光明的骑士。”

  罗蒂抓起了地面的粉尘,她慢慢的撒在了吉尔斯的头顶上。

  白色的粉末,如同给圣人雕像的粉饰,之前狰狞的表情,现在也慢慢的柔和了下来。

  “总要有活人承担责任,不然民众也不会接受,看来也只有让我来做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萨克森握住了她的手。

  “是我杀的吉尔斯,不应该由你来承担这个责任。”

  “吉尔斯杀了这么多人,他犯下的罪,应该由我来承担。”

  “不——不——我们必须要保证吉尔斯的名誉,他必须是仁慈的领主,他必须是带领众人走向出黑暗的曙光。”

  萨克森一点点掰开了罗蒂握着粉尘的手,他接过了他本不应该承受的罪责。

  “这些事都是我做的,这都是我做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是我做的。”

  “夜枭,这不是你该承担的,你是他们的英雄。”

  “英雄吗?我不是英雄,我只不过是一个臭水沟里诞生的怪胎。诺森因城需要的是吉尔斯这样的英雄,他必须是光明伟岸的,他是所有人的希望,希望不能就这么破灭。”

  “这对你不公平。”

  “这不重要,我知道你们会谴责我、通缉我、追捕我,会用尽一切手段将我绳之以法,就这么做吧,这么做下去吧。”

  “——”

  “这个城市已经不需要我了,吉尔斯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英雄,只有这样,他们的信念才能得到回报,好人也应该得到回报,我们不能让他们等太久。”

  “夜枭——”

  “现在的民众还接受不了那样的现实和真相,但我相信,那一天早晚会到来,我会一直守望着,直到那一天的出现。”

  “——”

  萨克森说完这些,用力的推开了大门。

  黑色的身影。

  明明被孤立的,他却毫不畏惧的挺直了腰板。

  明明是孤独的,他却选择了与所有人为敌。

  明明是无辜的,他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怪物。

  明明是痛苦的,他却怪笑着变成了疯子。

  门外涌进来的兵士,手中的长枪都对准了他。

  罗蒂身边的特蕾莎低头询问了她的意见,闭着眼睛的罗蒂,点了下头。

  “夜枭杀死了我们的领主大人!抓住他!我们要送他上绞刑架!”

  兵士们得到了指令,一齐涌了上去。

  可靠近的所有兵士,都被击飞了。

  不可阻挡的,眨眼的功夫,夜枭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所有的人,对夜枭投去了所有的恶意。

  “抓住他!通知所有人!必须要抓住他!为了我们仁慈的领主!为我们诺森因城的光明骑士复仇!”

  兵士们的动员声,响彻了整个军营。

  而身处于黑暗之中身影,不断的被照亮,不断的从所有人的恶意中逃脱。

  ——

  这是众人来到诺森因城的第六天。

  提恩听着窗边的鸟鸣醒了过来。

  他身边的场景还真的有够熟悉的,这光景在之前二十多天穿越海因森林的旅途中,经常能看见。

  要说有什么不同吧,大概就是从野外变成了室内。

  “这地方鸟怎么这么多,叽叽喳喳的闹死了。”

  塞莉几乎和提恩同时醒了过来,正主都醒了,另外两人自然也睁开了眼睛。

  提恩用左手打开了窗户。

  “鸟多是好事,说明有活力。”

  “你还是别动了,这么重的伤,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

  “我想没那么严重,这伤最多半个月肯定能好,过两天,差不多就能正常活动了,而且我想我也没必要躺着,我只不过是手臂受了点伤。”

  “我也不知道你是心态好,还是不关心自己的死活,你距离死,距离你的心脏被刺穿,真的只有那么一小步了。”

  “我可没想死,我还想好好活下去呢。”

  “那就好好的活下去吧。”

  塞莉说的这话,对提恩来说,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开导。

  奇怪归奇怪,提恩也不好直接问为什么,但有些事吧,还是要问的。

  “这事情,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萨克——不对,是夜枭承担了所有责任,你说会变成什么样呢。”

  “这是他做的选择,他可以什么都不做的,他选择了这条路,那他就应该走下去。”

  “我不得不承认,萨克森也许真的是个英雄,至少他的意志合格了,他有承担一切恶的觉悟,他不会畏惧,他也不会停下。”

  塞莉连连摇头,显然她不想继续提起这个话题。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的剑,还有你是怎么解除固有魔法的?”

  “有关剑的事情,我也不清楚,至于固有魔法——”

  提恩把有关星罗的事情说了出来。

  等到提恩说完,塞莉又一次抱起头哀嚎了起来。

  “我竟然又忘记问萨克森是什么星罗了!啊啊啊啊啊——”

  “比起萨克森,我这个魔力解构是什么意思?”

  “按照宣言,你理解的这个魔力解构,也就是所谓的逆位星罗,主要作用,大概就是——呃——怎么描述才好呢,呃——让我想想。”

  牵扯到魔法相关的内容,这是除了塞莉之外,大家都听不懂的话,也难怪她要想怎么说才能让众人明白。

  思考了至少五分钟的塞莉,一拍手,总算想明白了自己要说什么。

  “提恩,你看到这个杯子了吗?”

  塞莉举着一杯倒满了水的玻璃杯。

  提恩看了下,点了点头。

  “水是我们四周的稳定元素,但你看到了,稳定元素被装在了这个杯子里,但你要注意,这个杯子的制作材料,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也是我们世界中的一部分,但你想,这个杯子为什么是透明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