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深蓝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19 2019.03.03 21:14

  他的结局,他的末路,注定是悲惨的,因为他不可能停下,即便他想停下,周身的黑暗不会让他去找寻停下的路。

  错误是无法弥补的,就像形成的创伤永远无法消失一样。

  萨克森一路走来,伤害了太多人,也让太多人陷入了痛苦中,可即便如此,他依旧选择了最为艰难的一条,名为赎罪的荆棘之路。

  伊克没有办法理解萨克森所说的一个人代表了什么。

   “只有一个?你救一个人,就能抵过你害死的几万人吗?”

  “就像时间永远没有办法倒流一样,我们即便后悔,即便不被人理解,我们也不该继续下去,我们应该找寻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我——”

  “铁匠大叔,我知道你一直在照着替代品,你对我也好,对那些枉死的贵族年轻人也好,你对他们充满了同情,你不希望他们死,你不希望他们和你儿子一样,白白送命,可大叔啊,为什么这些奴隶在你眼中,他们就不是人了呢。”

  提恩举起了手上的白色束带。

  “就因为这个项圈吗?就因为他们和家畜一样,都被打上了标签吗?”

  “——”

  提恩丢掉了手上的束带,随即他又解除了一个奴隶项圈。

  这一次,提恩接触到项圈的一瞬间,就崩坏落地了。

  提恩看着小男孩,他蹲了下来,摸着他的头。

  “他是谁?”

  提恩的手指着伊克,问出了奇怪的问题。

  小男孩看着伊克好一会,他慢慢的说出了三个字。

  “奴隶主。”

  “奴隶主是什么?”

  再一次,提恩有询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

  这绝对不是孩子能够理解的词汇。

  可众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小男孩说出了令人感到震惊的话。

  ——

  “和父母一样的人。”

  ——

  连提恩都没有想到,孩子们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明白善与恶的界限,只是通过奴隶主的行为,认定了这种关系吗?

  真是可笑,把他们当做牲畜买卖,不理会他们死活的家伙,竟然在他们的眼里,在他们的眼里,竟然——是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父母。

  “你在痛苦着,自责着,想要用各种方法来安慰自己,来让自己感到有那么一点点的解脱,你每卖出一个奴隶,都能会想着,你拯救了一个不该死的年轻人。你想要填补这个空洞,你走上了这条路,可你自己都没有发现,空洞在越变越大。”

  “——”

  “他会吞了你,会让你没有办法看清距离自己最近的是什么,这些奴隶,才是真正应该被拯救的人啊。”

  “——”

  伊克摇着头,身体却慢慢的瘫倒了下去。

  他疯不了,疯了反而是解脱,死了也反而是解脱,只要他还活着,他还正常着,这份自责与愧疚,会持续不断的折磨着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伊克闭着眼睛,仰起了头。

  “给他们解脱吧,带他们走吧——就是我不说,你也会做的吧,萨克森。”

  说完这话的伊克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张地图。

  他丢给了萨克森。

  “你们走吧,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下。”

  “伊克——”

  “不要说了,你们该走了。”

  “...”

  萨克森叹了口气,他示意提恩解除剩下孩子们的奴隶项圈。

  不到一分钟,提恩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地下室。

  而萨克森转身前,他想要说什么,可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天空是蓝色的呢。”

  这是关门前,萨克森和提恩听到的话。

  ——

  男爵府上层,萨克森和提恩在外围见到了一大队兵士。两人确认了他们是亨利大尉属下后,提恩让这群兵士先带着孩子们离开。

  兵士虽然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孩子,但还是照着提恩所说的做了,至于为什么会听提恩的,那是因为安是他们的真正长官。

  等到两人安排好一切后,他们身后的男爵府——崩塌了。

  男爵府传出了并不明显的爆炸声,随即下沉。

  木质房屋的崩坏速度,可以说是眨个眼的功夫,豪华的男爵府就变成了废墟。

  “——”

  “——”

  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都明白,这是伊克做出的选择。

  是逃避,也是解脱,却不是赎罪。

  可伊克已经没有选择了,他只剩下了这么一条路。

  不值得同情,遭人憎恨,却又可悲的一生。

  不能多想了,不能多说什么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知道这一点,明白这一点的萨克森始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颤抖的双手,始终没有办法打开伊克交给他们的地图。

  他闭着眼睛,把地图交给了提恩。

  “你看下吧,我想这上面有你想要知道的。”

  提恩并没有犹豫,他迅速的打开了地图,借着周围的火光,看清了上面的注解。

  标识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制毒所,而另一个是祭祀所。

  “——”

  “怎么了,提恩,这上面有什么问题吗?”

  “我只是再一次看清了所谓的魔法使有多么的人渣。”

  制毒所的所在地,就是之前他们所处的接待厅的地下。

  而祭祀所——竟然在反省室的正下方。

  法兰那个混蛋,为了零距离接触第三乐章的轮回,他是自愿被抓到反省室的!他一开始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不说!

  “萨克森你不是说你什么都做不了吗?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是什么都做不了,我改变不了任何事,我走出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伊克他要这么做,我甚至连——甚至连一句劝说的话都说不出。”

  “...”

  萨克森的话,让提恩想起了自己之前也在后悔着,为什么那时候要看着安离开,要看着她去死,却没有办法说出一句话,让她选择活下去的路。

  那个时候,他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因为他认为,如果那个时候他挽留,他劝说了,安就不会选择离开。

  他一直认为,所有人都有着选择,所有人都有其他的可能性。

  可现实是,那个时候无论提恩说什么,安都会离开,都会去找寻自己的可能性。

  “不是人人都有的选,萨克森你应该要明白这一点,这是伊克做出的选择,你无论做什么,他都会这么选。”

  “你说我做这么多,真的有意义吗?”

  “有——肯定有,因为我也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而且你不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伊克终究会死,至少最后一刻,他反抗了属于自己的命运,他的良知已经被重新唤醒了,这对于一个人而言,远大生死。”

  “伊克他——是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吗?”

  “....”

  提恩并没有接话,这是只有他自己能够理解,能够明白的东西。

  交回了地图,提恩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奔了反省室。

  ——

  到底地方的时候,基本和提恩想的差不多。

  塞莉、安、罗蒂,以三人为首,带着大量的兵士彻底包围了反省室的周围。

  就在提恩处理奴隶商人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已经抓捕了炼金术师奥利弗。

  “提恩你来了?法兰去哪了?”

  “那家伙?谁知道那家伙去哪了,法兰从一开始就知道祭祀所在这下面,那种满嘴谎话的人,我是没打算信他。”

  “你知道祭祀所?你怎么知道的?”

  “——”

  提恩把奴隶商人的事情和众人简略的说了一下。

  于此同时,也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会在男爵府门前遇到一大批兵士的原因,本来这群人就是专门被派去处理奴隶商人的。

  塞莉并没有要怪罪提恩擅离职守的事,不是因为她宽容大量,而是她知道,影魔法的使用者,有一万种方法从一个不懂魔法的人手上逃脱。

  她让提恩看着法兰,本来也就只是照顾提恩的伤势而已,人丢了就丢了吧,意料中的事情。而且现在的塞莉,明显有个更大的难题等着解决。

  “没有法兰的话,我们现在要怎么处理胡勒这个人。”

  “他在了也什么都不会说,他是要见证轮回的人,而不是要阻止轮回的人。”

  “这我也多半猜到了,不过他的建议还是有点用的,我们这群人当中,只有我这么一个半吊子的魔法使,我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

  提恩自然明白塞莉担忧的是什么,那还用想吗?

  之前法兰提到的,胡勒的杀手锏,卡兹级别的固有魔法【罗生三门】。

  提恩靠近塞莉,趁着人群混乱,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塞莉,我有办法解决罗生三门的问题,但我必须要触碰到固有魔法的本体,才能解除固有魔法。”

  “你不是在说笑吧?这可是固有魔法,解除这种东西,这已经超出了人理”

  “我能做到。”

  塞莉短暂的停顿了下,她并没有怀疑,也没有进一步的追问。

  简单的点了头。

  她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往她这边看。

  “我们在上面等着也是个办法,我和提恩两个人下去看看吧。”

  “这怎么行!”

  “大小姐!”

  “塞莉大小姐!”

  “——”

  “——”

  一瞬间反对的声音像洪水般涌来。

  无奈的塞莉拍了拍头,看的出,她被问了一天已经问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