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生而为人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23 2018.12.20 21:13

  都已经快过了七八个小时了,迪克还有没有转醒的趋向。

  拍了拍脸的提恩,走到了一直没睡的两人身边。

  “迪克该不会是死了吧?这么久都没个反应?”

  “我用的药比较多,不让他多睡会,他是会死的。”

  解释了一句的库洛维抬头看了下天。

  大概是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她长叹了口气。

  “德维尔你盯着他吧,我差不多要准备早餐去了。”

  “交给我吧。”

  对着两人点了下头的库洛维起身离开了。

  一晚上不睡,对这两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但心理方面的问题,就不好说了,提恩是不会在意除自己以外所有人的生死,但不是所有人都和他一样。

  目前最糟的情况,就是这两人背叛塞莉,毕竟莫尔蒙家是平民中的英雄,塞莉是高位贵族,也如她自己所说,她是一个压榨者。

  这两人充当塞莉的护卫无非就是职责,收钱办事的职责,而莫尔蒙是他们的英雄、正义、理想,也是他们的美梦。

  背叛对这两人来说没什么好处,但人并非是理性的生物,要是这两人不选择接受现实,而选择延续自己的美梦,这也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德维尔,你说贵族和平民之间,到底有什么差距?”

  “我不知道,我不是是贵族,也不是平民。”

  德维尔的回答让提恩楞了一下,但也只是楞了一下而已。

  提恩并没有停下或转移话题,他就这么说了下去。

  “我是不明白,所谓的英雄是什么,但我知道英雄的儿女过的很不好就是了,儿子被洗脑成了刺客,女儿像个妓女一样讨好贵族,你说现在英雄本人,正在做什么呢?”

  “...”

  “你肯定不知道,但我想迪克你肯定知道。”

  库洛维离开的时候,迪克就已经醒了,没办法继续装睡的迪克,蠕动着想找个依靠,见到这一幕的提恩主动帮他靠上了石头。

  “迪克啊,我想我过的比你惨多了,你至少还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

  “我宁愿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

  “人没有办法选择父母,你父母也没有办法选择你,一期一遇的事情,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活在当下,你没得选择。”

  提恩是故意说些晦涩难懂的话,并不是为了说明什么,他只是想观察下迪克的反应,这家伙与昨天相比,要正常了很多,但这份转变绝不是因为他想通了。

  “迪克,你说你想知道什么吧,只要是我知道的事情,我一定会告诉你。”

  “...”

  迪克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视线转向了另一边的德维尔身上。

  不到三秒,他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你们做贵族的狗开心吗?”

  “不开心,但人总要活下去,你想要活下去,那就必须要赚钱,我想无论哪种赚钱方式,都不应该被嘲笑。”

  “即便你们赚的钱是用平民的血换来的?你们认为自己每天吃的是面包,实际却是吃的同胞的血肉!”

  太熟悉了,迪克所说的一切,提恩都太熟悉了,这是提恩在修道院时,上层教士们每天背诵的祝词。

  提恩听着迪克的话,摇着头坐到了他身前。

  “面包是内脏?香肠是舌头?燕麦是脑髓?我是在修道院长大的,这些说辞我比你更清楚,教会和贵族的矛盾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用这些话给自己洗脑,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你是不知道你姐姐有多努力,她本不应该这么下贱的去讨好贵族。”

  “与我无关,这是她选的路。”

  “不——这不是她选的,她如果不这么做,早已经被教会推上火刑架了,不要问为什么,你们家的事情,你自己应该知道。”

  “...”

  “你得感谢河顿家的二儿子,也得感谢贵族在领内的权力,不然下一具焦尸,就是父亲了,我想你应该不会添柴吧?给那烧死你亲人的火焰添柴,你应该不会做吧?”

  提恩的脸背着光,如黑夜一般的颜色,慢慢降临了他们的周围。

  “你一定是想要活下去的人,这是你家人渴望的,那如果教宗握着你的手,让你证明自己不是异端呢?”

  “你想说什么!”

  “唯一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异端的方法,不是很简单吗?添柴就行了,用亲人的血,来让自己的信仰纯正,没错,只要你添柴就行了,让自己愤怒,让自己家人变成恶魔,诅咒你的亲人,让火蔓延到他们身体的每一处!”

  “我不会这么做的!绝对不会!”

  “为什么不会?你不想要活下去吗?你的家人已经是死人了,添几根柴又怎么样?诅咒又怎么样?他们早就被火烧坏了耳朵,眼睛也是,他们听不到,也见不到你所做的一切,他们心里,你永远是好孩子。”

  提恩的剑柄顶在了迪克的下巴,不断的加大着力量,而迪克看着篝火,恐惧的哀嚎着,而提恩抓住了他的头,强迫他盯着火焰,迪克用尽全力的挣扎着,血不受控制的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

  “来吧,好孩子!丢出去,丢出去就可以了!你听不到他们的哀嚎,你听到的是真神的召唤,好孩子,证明给我们看吧!”

  “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

  迪克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提恩松开了手。

  他重新坐到了迪克的面前,而此时的迪克,已经开始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脸上也没有了血色。

  提恩看着他,随手拿起了一根树枝。

  折断的清脆响声。

  “看吧,你果然没办法做到,但我做到了。”

  树枝被丢进了篝火,本来快要燃尽的火焰,又得到了一点小小的柴薪。

  “我丢的很晚,等我丢出火把的时候,火刑架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但我依旧被证明了信仰的纯正,纯洁的心灵诞生了?我看到的是焦黑的尸体,面容狰狞的尸体,火刑之后留下的,不过只是散发恶臭的——焦黑肉块。”

  “不——”

  “没有同情,没有怜悯,他们都在庆幸自己所做的一切,所有人都相信,恶魔的离开对他们是好事,而你,也会开始庆幸,你会相信自己的家人是带来灾厄的恶魔。”

  “...”

  “这是你活下去,唯一的方法,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他们把我也推上火刑架。你知道火刑架上的人是怎么死的吗?他们不是被烧死的,是活活呛死的,你会拼了命的呼吸,但你除了烟尘什么都吸不到。”

  听到这些的迪克开始猛了几口气,但这行为却让他的呼吸更加的急促。

  脸色越来越白,提恩却在篝火前烤起了手。

  “反抗?没有人会想要反抗,这就是现实,你反抗不了,你认为自己的一生,有什么意义吗?每天吟诵和祈祷,有意义吗?不断为教会做事的一生,有意义吗?”

  “...”

  “酒杯里面填满的是你亲人的血,饮下这杯血的你,是个畜生。”

  ——

  “我没有想这么做,我不是为了教会,我不想要这样!”

  ——

  迪克颤抖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话,而听到这些的提恩,将最后的余火踩灭了。

  “只要人还没死,你有的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会帮助你的。”

  “——父亲他欠了很多钱,贵族来要债,没有钱的父亲用姐姐抵债,姐姐,被带走了——我想要去救姐姐——可父亲告诉我,我们是贵族,要有尊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迪克像个孩子一样,蜷缩起了身体,泪水如雨。

  “我想要反抗,可我的手被父亲打断了,我跑了出去,拦在了贵族的马车前面,被撞了,我已经要死了,可我被路过的传道士救了,他们给了我食物,给了我——希望,我没有做错,我——我——是为了——。”

  没想到,过去为了保护女儿,用一把锈剑杀了那么多贵族的平民英雄,成为了贵族后,却卖掉自己女儿抵债,甚至还打断了儿子的手,只是因为他有着和过去自己同样的想法。

  老莫尔蒙丧失了抵抗的勇气,放弃了生而为人的尊严,他不光毁了自己,还毁了他的子女,让仍有希望的两人,迈入了邪道。

  “我想你应该误解了什么,河顿家是当初最支持我们废除赌场的家族,他们不可能经营赌场,他们不缺这点钱,而且你的姐姐现在和河顿家二儿子弗里在一起,弗里虽然是个蠢货,但不是一个人渣。”

  塞莉的声音从提恩的背后传了过来,对这一点提恩并不意外,要不是塞莉出现,德维尔早就上来阻拦提恩所做的一切了。

  此时的塞莉往迪克身前丢了一块手帕。

  “你姐姐还活着,她已经迈过去了,现在只有你了。”

  “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

  “没有人生来就拥有一切,就算是我,也有做不到和不知道的事,拿上这块手帕,去河顿家找你姐姐吧,她会告诉你怎么活下去的,毕竟你们是血亲。”

  “...”

  “走吧,趁我还没后悔。”

  塞莉叹了口气,重新回到了马车内,而提恩也在同时松开了绑着迪克的绳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