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情报机关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44 2019.01.28 17:24

  关节错位的声音,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那不断增加的致命痛感。

  那是一点点扭曲得到脖颈,那是一点点临近的死亡。

  ——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

  死亡带来的恐惧感彻底冲开了他所有的理智。

  就在怪物放开手的那瞬间,他说出了所有一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一次取回理智之时,怪物已经没入了黑暗之中。

  ——

  “告诉他们,夜枭回来了。”

  ——

  这是怪物离去前最后的声音。

  施耐德看着自己的双手,平静不了,控制不了,恐惧已经溢满了他的内心。

  他从未如此接近过死亡,也从未意识到死亡如此的让人恐惧。

  ——

  次日,醒来的护卫们,发现了缩在墙角的雇主。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他们,走上了大街,可见到的,却是奇怪的景象。

  这一晚,出事的可不只有他们的雇主,太多太多人目击了黑暗之中的怪物。

  守备队总局的门口,也被丢弃了很多奇怪的犯罪者。

  是一个人做的,因为这些犯罪者的身上,都张贴着一枚黑色怪物的印章。

  “夜枭他回来了。”

  这是属于诺森因城的童话故事。

  黑夜之中的英雄,打击着罪犯,毁灭犯罪势力,他是无声的卫士,是夜晚的守护者,是平民的——英雄。

  过去一度存在的英雄,现在再一次出现在了城内。

  护卫们走上街头,感受着平民间,那与平日完全不同的气氛。

  这是第一次,他们充当打手,用暴力胁迫、威胁普通人以来,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周围民众对他们的恶意。

  明明昨天还是一群怕死到连夜晚都不敢出门的怂包,明明昨天还是不敢正眼看他们的废物,明明昨天还只是一群只要碰到他们就会拼命说对不起的渣滓。

  可现在的这些人,已经不再恐惧他们了,这些人,已经不在好欺负了,也已经无法用暴力让他们屈服了。

  每一个走过他们身边的人,都注视这他们,这是第一次,这群无恶不作的打手们,感到了恐惧。

  气氛,不——不是气氛,诺森因城内的平民,都已经不在畏惧了,他们拥有了不该拥有的勇气。

  ——

  守备队总局

  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人都聚集在了总局的门前。

  他们来这里,目的也都很明确。

  而守备队给出了他们想要听闻和知道的一切。

  时任守备队队长的安,站上了演讲台。

  ——

  “我们绝对不会承认,也不会认可,一个非法使用和滥用暴力的人,他是一个要受到谴责,要受到法律制裁的违法者!他不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将会追捕他,直到将他捉拿归案!夜枭,他将是我们追捕的重要目标!”

  ——

  这大概是民众不愿意听到的话,但他们能够理解,可即便理解,他们也会出言反对。

  “他是我们的英雄!”

  “他在打击罪犯!”

  “他在保护我们!”

  “他没有做错什么!”

  民众的情绪是非常容易被引燃的。

  即便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件不正确的事。

  他是英雄,他是打击犯罪,他是在保护民众,可他是的非法的存在。

  谁都知道,他和暴徒可以划上等号,但没有人会去划上这个等号。

  “他做到了你们做不到的!”

  “他抓捕的犯人,你们都没有抓到过!”

  “他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英雄!”

  民众内部的火焰已经燃起,态度也越来越极端。

  发出要抓捕夜枭声明的守备队,显然已经成为了公众的敌人。

  而这个全民公敌,并没有沉默的打算。

  ——

  “他不是全知全能的!他不一个英雄!他没有办法保护所有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扮演夜枭,但我确定,我的职责就是抓捕他这样的人!”

  ——

  安的话让民众的怒火消失了。

  就如同她所说的一样,民众不得不面对现实。

  一个夜枭没有办法拯救所有人,这也是夜枭将罪犯丢在守备队门前的原因,夜枭他希望守备队在他的帮助下,去帮助,去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人。

  这大家都明白,守备队才是真正的保护者,是真正能够带领这座城镇迎来黎明的卫士。

  ——

  “我们不会关上与夜枭对话的大门,可这和不意味着我们会合作,我的大门是投案自首的大门,我不知道夜枭是不是混在你们其中,但我可以保证,只要夜枭你投案自首,我能保证你的罪责将会被减到最轻。”

  ——

  安的声明说完了,这并不是什么长篇说明,但也确确实实表达了他们的态度。

  回到总局内部,守备队的其他高层,自然的聚集在了她的周围。

  “队长,我们真的要追捕夜枭吗?”

  “队长,夜枭真的存在吗?”

  “队长,夜枭为什么要和我们合作?”

  安看着不断提问的其他高层,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夜枭这两个字,对诺森因城内的民众来说,太过重要了。

  谁让这是十年前真实存在的英雄传奇呢。

  “首先,我们的主要任务没有转变,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围绕着打击违禁药和奴隶贸易展开的,但抓捕夜枭,也自然的成为了我们的首要任务。”

  安虽然来这诺森因城不过六七年,但她却能理解诺森因城内涌现出的力量。

  没有不喜欢英雄故事,也没有不渴望成为英雄的人,他们身处在一个混乱的时代,生活在一个犯罪者比老鼠还多的城镇,他们绝对希望有一个英雄。

  “按我所知,夜枭从一开始就没有被神化过,他只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他想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但就目前而言,他是帮了我们很多,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默许他做的一切,即便他做的是好事。”

  “队长,蔷薇庄园出事了。”

  “施耐德那家伙怎么了?死了?”

  “没有,但是差不多疯了吧,施耐德那家伙昨天晚上被夜枭袭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传回来的消息说,施耐德被吓傻了,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

  “死了几个人?蔷薇庄园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按照我们的情报,光一流护卫就有三十多人吧?夜枭进庄园,应该杀了不少人吧?”

  “一个没有死,夜枭在他们的酒里和水里下了药,这群护卫一个没能醒的过来。”

  “下药?什么药?医师那边有鉴定结果吗?”

  “医师那边还有出具体的结果,但初步判定这药物和曼陀罗花有极大关系。”

  “未知的配方吗?有脑子的对手是最不好对付的。”

  安是好不容易突破人群,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看着不愿意散去的其他高层,自然也只能开始有关夜枭话题的讨论。

  首先,自然要说的是那群罪犯。

  “那些罪犯的审问,结果怎么样了。”

  “七个罪犯都认罪了,没有一个和违禁药以及奴隶贸易有关。”

  “明明袭击了这座城镇最大的情报贩子,却抓了一大堆没有用的人给我们吗?你们说夜枭这到底是什么目的?”

  “也许只是为快要迷失在黑暗中的民众,指条路?”

  “如果病原体不去除,病就好不了,我们不能指望夜枭帮我们什么,我们只能靠自己,大家明白了吗?”

  安说的和想的并不一样,夜枭的出现是好事,他成功的利用了民众的好奇心,以及夜枭在当地的声望以及传奇。

  这是一个唤醒普通民众反抗之心的通路,但显然,这个英雄太危险了,他不能被任何一方抓到。

  “你们说,为什么夜枭要跑呢?”

  “他没有跑吧?”

  “可当我们抓捕他的时候,他肯定会跑。”

  “他总不能被我们抓住吧?他不可能击倒我们吧?”

  “是吗?哈哈哈——我都在想些什么。”

  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

  罗泽商会。

  三楼。

  过去是六个人的会议,现在少了一个人。

  过去都是充满了愉悦和笑容的会议,今天除了萨克森之外的所有人,都表现出了不同以往的焦躁。

  拥有着数不尽财富的富人们,第一次在这座城镇感受到了恐惧。

  “萨克森,为什么夜枭会出现!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

  说这话的是奥利弗,他是这里最危险的一位。

  只要落入了守备队或者夜枭手上,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关系到了自己的小命,外加上他也不想死,出现这样的惊慌,也是相当正常。

  “奥利弗大人,冷静点,夜枭是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夜枭只不过是个拙劣的扮演者,而且很有可能是守备队的伎俩,我们不需要惊慌,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就好。”

  “施耐德已经不行了,他手上有多少我们的情报?现在最糟的情况就是我们已经暴露了!我们——”

  “我们还没出事,你的主要工厂也不可能出事,就是暴露了次要的工厂,那本来也就是给守备队准备的陷阱,丢了就丢了,小问题,何况施耐德本来就是最晚加入我们的,他知道的很有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