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伊克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26 2019.03.01 20:54

  里面有亮光以及人影,有打斗的痕迹,但这些人都是倒在地上的,除了哀嚎之外什么都做不到的——废人?废人好像不合适,但交手的双方实力差距过大,这群人基本都是被一击击倒的,说他们是废人,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看到里面的空间依旧很大时,提恩选择推开了门。

  提恩用脚踹开了挡路的家伙时,也确认了下这些人的装扮。

  这部分人并没有穿着军队兵士的服饰,他们的穿着,更类似酒馆中常见的服务生装扮。

  看来这地方果然就是法兰说的——奴隶的交易地点。

  仔细的观察下周围,提恩根据沙发桌椅,以及周边的饮用水,基本确定这是一个提供给客人休息的地方。

  四处搜寻了一下的提恩,成功的找到了通往内部的门。

  门锁依旧是被破坏的,而这一次,门内的光亮显然不如之前了。

  并不是因为光源被破坏才显得这么昏暗,是故意设计成这个样子的。

  提恩透过门缝看到的可不光是光亮,他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见到那人后,提恩也就不偷偷摸摸的观察了,他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等他进来之后,他又看到了另一个熟悉人。

  “铁匠大叔?萨克森?”

  “...”

  “...”

  铁匠大叔和萨克森看着提恩,都没有说话。

  他们两人沉默了一会,铁匠大叔从吧台取了个杯子。

  “那边的小哥,你也过来喝一杯吧?”

  本以为是对峙着的两人,此时却都坐下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提恩,也只能跟着坐到了萨克森的身边。

  “萨克森,你为什么会在这。”

  “只不过是出于好奇吧,我一直想知道,奴隶贸易是怎么进行的。”

  “无非就是一群人渣,一群脸都不敢露的渣滓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挑选自己看中的奴隶,竞价竞标,最后带走。”

  “伊克,你做了久了。”

  伊克!奴隶买卖的负责人,那个该死的奴隶商人,竟然就是眼前这个铁匠大叔?

  提恩握着的杯子出现了抖动。

  那个劝阻他们不要冒险者协会,想要保护贵族年轻人的铁匠,那个在提恩看来是个好人的铁匠,竟然——是个奴隶商人?

  “伊克?铁匠大叔你不是个铁匠吗?”

  “铁匠只不过是个业余爱好而已,而且奴隶买卖也不是一天到晚都开,平时我还是待在店里做我的铁匠生意,不也蛮好的吗?除了主业之外,我可以用副业养活自己。”

  “伊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萨克森我知道你七年还是十年前,你杀过多少奴隶商人,大概在你眼里,我们都是十恶不赦的人吧?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买卖的人。”

  “难道不是吗?”

  “是——过去的我,也这么想,萨克森,我不想做一个奴隶贩子,我过去也和你一样,试图拯救这些奴隶。”

  “可你现在是奴隶商人。”

  “你过去还是个英雄呢,是个维护正义,保护弱小,守护黑夜的英雄,可你现在呢?只不过是个被人人憎恨的毒贩而已。我们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没有意义。”

  “我已经放弃了,你放弃不了,你也该放弃了伊克。”

  “放弃?给这些奴隶自由?我放弃过,我也努力过,可你知道吗,最最可笑的是什么,这群被烙上奴隶印记的人,你可以给他们自由,但他们没有办法给自己自由。”

  “伊克,你在说什么。”

  萨克森听不明白的话,提恩却能够明白,不是他理解的更多,而是他有一个好的师傅——博尔克。

  过去博尔克也打击过奴隶商人。

  虽说西菲尼是严禁奴隶贸易的,但非法产业根本没有办法完全禁止,因为只要有人还有着恶念,只要有人还有着这种需求,那就注定这些黑色产业没有办法彻底消失。

  西菲尼的奴隶相比神圣帝国的奴隶,命运可要悲惨多了,神圣帝国是奴隶制度,他们的努力都是用来进行底层劳动,可西菲尼的奴隶,他们被买来,可不是为了什么服务,他们被买来,就是为了被玩弄到死。

  购买这些非法奴隶的,有变态的富商和贵族,他们知道这是违法的,所以这些奴隶都活不长,他们买来只不过是想要满足下自己变态的欲望。

  还记得那天,博克尔让奴隶商人给了那些奴隶自由,可那二十多个奴隶,没有一个人离开,他们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那个时候的提恩自然没有办法理解这是为什么,可博克尔理解了。

  “创伤是无法抹去的,只要形成了,那就永远的存在,而奴隶这个创口,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所有,而改变过的人,什么都不会剩下,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成为正常人了。”

  听着提恩话的伊克,摇着头,手捂着眼睛,可依旧没有办法阻止眼泪的落下。

  伊克是痛苦的,可他没有办法改变。

  “我知道这么做不对,那些年轻人不该这么面临自己的人生,但是——但是——我停不下来,萨克森,我就和你一样,我没办法停下。”

  梗咽着,哭泣着,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到他,能够安慰他。一个男人哭的像个孩子,可没有人会同情他。

  那落下的泪水,什么也没有办法改变。

  “萨克森,你知道这些人成为奴隶之后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会变得和牲畜一样,他们不再是人了。”

  “没错,他们已经不是人了,所以我们都做不到什么。”

  “你可以给他们自由。”

  “不是我不给,是他们自己给没有办法给自己自由了。”

  伊克知道萨克森不会相信,随即他拍了拍手,后面走出了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

  一个俊美的男孩,除了脖子上漆黑的项圈外没有任何得到异常。

  ——

  “你自由了。”

  ——

  伊克说出了萨克森最想要听到的话。

  话说出来了,可男孩没有动,他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做,他依旧按着前面的三人,视线中早就没有了任何波动。

  “我说,你自由了,你可以去做想要做的事情。”

  “...”

  男孩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他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看着众人。

  此时的伊克长叹了口气,指了下另一边桌子上的酒瓶。

  “拿过来。”

  男孩随即把酒瓶拿了过来。

  可酒瓶放在桌子上时,他因为身高的关系,并没有放稳。

  伊克并没有生气的表现,而轻轻的说了一句。

  “抽自己两巴掌。”

  “...”

  清脆的响声,红肿的双颊,这是他用尽全力的两个巴掌。

  很痛,绝对很痛,可男孩一点表情都没有,他依旧这么站在原地。

  伊克摇了摇头。

  “下去吧。”

  “...”

  男孩离开了,慢慢的离开了。

  而这个时候的萨克森,终于理解了伊克的话。

  “是奴隶项圈的关系吗?”

  “萨克森,你还没有理解,你的精神是很强大,就算你沦为了奴隶,你也不会丧失自我,你也不会放弃思考,可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强大。就和小哥说的一样,奴隶这个印记,是常人没有办法理解的创伤,而这份创伤,足以让他们放弃为人。”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你。”

  “不是我,而是那群人贩子以及购买这些的人渣,萨克森,你知道男孩会被用来做什么吗?他绝对是个高价的商品,不要认为他是进行劳动的,你也知道这不可能。”

  “我想不到。”

  “你也知道,现在奴隶贸易已经变成违法的了,现在的奴隶已经是非常昂贵的存在了,现在奴隶面向的客户群体,全部都是有钱人,而你认为这群有钱人买奴隶是为了什么?”

  “我说了我不知道!”

  “你知道!你不想说,你不想去考虑那种情况。我告诉你,他们都是富豪的血袋!现在的有钱人,尤其是那些年纪大的,他们为了变年轻,会输年轻人的血。一边放血,一边输血的场景,你肯定想不到吧,萨克森!”

  “够了!够了!”

  萨克森丢掉了手上的酒杯,他已经被激怒了。

  这很正常,伊克所说的一切,都已经彻底的超过了最基础的,为人的底线。

  如果是没有亲眼见过的提恩,他也会认为伊克在故意激怒他们。

  “我见过,在一个贵族的家里,我见过,所谓的放血疗法。这种非人的疗法,现在已经被明令禁止了,但却是十多年前存在过的医疗手段,换血能够变年轻,能够治病,一个奴隶被三四个人割开动脉,用牛皮管引导着红色的血液,慢慢的流入他们的身体,就像是宗教故事里的吸血鬼,奴隶死的时候,已经流尽了所有的血。”

  “萨克森,你听这小哥说的,他见的远比你多!”

  “你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的!你可以让他们活下来的!”

  “为什么还让他们活下来?还认为他们是人?不不不萨克森,他们已经不是人了。”

  “不——是你已经不是人了,伊克。”

  “我努力过,我没办法改变他们,这群奴隶永远不会再自由了。”

  “他们会的,没人可以这么过一辈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