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威胁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18 2019.02.27 21:26

  “勇者都死了四百年了。”

  “所以我们结社都已经没有必要存在了,但怎么说呢,人吧,最难做的选择就是放弃。”

  “所以大叔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哈哈哈哈——”

  法兰笑了起来,与笑容不匹配的,是眼角流出泪水。

  他不断地擦着眼角,却没有办法止住泪水。

  “你也许不知道,胡勒他是我父亲的好友,而我的父亲也是从事血魔法研究的。”

  “...”

  提恩并没有办法理解法兰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法兰摇着头,从盘子里分出了一个豆子。

  “我和父亲本来都生活在瑞罗菲尼的一个小镇子,我父亲的研究是被禁止的,但他偷偷摸摸的进行,表面上他是一个医生,实际上,他暗地里不断的进行着不死人的研究。”

  “不死人?那是什么?”

  “血魔法的分支而已,血魔法现在主要的流派就两种,一种是为了永恒不死,而进行的名为不死人的流派,而另一种,则是胡勒的魔法外力研究的流派,这两种流派,都是人渣的代表。”

  “...”

  说自己老爹是人渣,提恩这还真没办法接话,不过法兰的魔法本质并不是血魔法,而是影魔法,他说不定也是受害者。

  法兰又分出了一颗豆子。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我肯定不是父亲的儿子,而是他绑来的,其实我还真是父亲的儿子,只不过我们魔法使的本质,虽然有一定的遗传,但也不是一定遗传,比如说我遗传的就是母亲的魔法本质。”

  “大叔的母亲?”

  “不知道,我父亲从不和提,有关我母亲的事,是我回到本家之后才知道的,这些也不是重要的事情,都不重要。”

  “那重要的是?”

  “父亲的研究和我完全没有关系,他完全没有要让我继承他魔法研究的意思,他也完全没有教导我魔法的意思,不要误会,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我没资质,为此他别找来了胡勒,让胡勒帮他选一个有资质的继承人。”

  提到胡勒的时候,法兰停下了,他又分出了一颗豆子。

  “这很正常,魔法使的家族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后代的魔法本质不同,没有办法继承家族的魔法研究,为此魔法使的家族,正常情况下会让分家的孩子进入本家做继承人,而没有才能的子女,被流放到分家或者交易给其他魔法使家族。”

  “交易不合适吧?应该没有什么父母会交易自己的子女吧?”

  “魔法使家族除外,就你们家大小姐说的一样,魔法使时刻身处丧命的危险中,他们活下去是为了继续研究魔法,为此,他们什么都会做,可我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太晚了,真的太晚了。”

  ——

  那是一个祥和的小镇,那也是一个农作物丰收的季节。

  金色的麦穗随着秋风摇摆着,它们似乎也在享受着美好的时光。

  躺在麦田中十五岁的法兰睁开了眼睛。

  时间已经接近五点了,该回去了。

  “法兰,这个带给医生。”

  “法兰,这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法兰,这个是我们的谢意。”

  一路上问候法兰的人如往日一般非常多。

  这并不是一个非常大的村子,只是一个有一千多人的小村落,但这个村子上的人都非常的淳朴和可爱,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帮助过他们的人。

  法兰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因为这地方的所有人都对他非常的好,比他的父亲对他还要好,可以说整个村子的人,都是他的亲人。

  “父亲,我回来了,这些东西好重啊,我放哪里比较好?”

  “放桌子上吧。”

  走进门,家里意外的来了一个陌生人。

  还没等法兰看清来人的长相,那人就已经走到了他身前。

  “奥马这就是你儿子吗?看起来挺不错的啊。”

  “法兰过来,这位是胡勒,是我的朋友。”

  “胡勒叔叔好。”

  “乖孩子,来,拿了这个出去买点吃的吧。”

  “谢谢叔叔。”

  胡勒给法兰的是五枚铜币,这对法兰来说还不如给块糖,这种农村,可没有什么商铺可以买东西,有钱你也买不到什么。

  想法可不能说出来,装作开开心心的法兰,走了出去。本来打算继续找个地方睡会的法兰,可因为秋季渐冷的寒风,果断的选择在家门口等一会。

  靠着木门的法兰,听到了他不应该听到的东西。

  “胡勒,继承人的事情怎么样了?”

  “找到了,但比起这件事,奥马你现在必须要离开这了。”

  “为什么。”

  “瑞罗菲尼的国家遗产协会,已经抓到你踪迹了。”

  “为什么他们能找到我?”

  “这你得谢谢杜兰·梅,也就是你妻子的弟弟,他不遗余力的想要抓捕你。”

  “我有几天时间?”

  “两天,我是建议你今天就走。”

  “时间有点紧,我的研究正处在一个——”

  “研究可以重头再来,命只有一条,至于你研究的那些不死人,放出去吧,也许能帮你拖延不少时间。”

  “好吧,我明天就走。”

  “你能接受最好。”

  两个的对话,就这么说,随后胡勒就离开了。

  法兰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他知道,他们该走了。

  重新回到屋内的法兰,已经看到父亲在烧着他的研究资料了。

  “法兰,你也帮我把这些烧掉。”

  “好的父亲。”

  法兰并没有多问,那个时候的他还没有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

  夜晚,法兰看着房内还在烧着的纸。

  叹了口气的他,对着父亲说了抱歉之后回了房间。

  而回到房间的他,却因为饥饿感带来的疼痛,没有办法入睡,辗转反复后,法兰还是走出了房间。

  此时的客厅,也只剩下了被点燃的纸。

  法兰摸了摸口袋,白天胡勒给的五枚铜币还在里面呢。

  “去买两个瓜吃吧。”

  虽然没有办法买到现成的食物,但能生吃的蔬果,还是买得到的。

  法兰推开门,走了出去。

  而这一小步,改变了他整个人生。

  ——

  被追着,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追着。

  可身上的伤口让法兰明白,他必须要跑,不跑的话就会死。

  怪物声音环绕在他周围,恐惧已经盖过了他所有的感情。

  脚步越来越近,他拼命了跑,可速度却来越慢。

  “呼——”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四周的麦田在一瞬间消失了。

  法兰颤抖的转过头,没有看到他想象中的可怕画面,但却闻到了焦臭味。

  视觉跟随了嗅觉,他看到了手脚被火焰烧断,却仍在不断挣扎着的怪物。

  “小鬼,这是什么?”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到了怪物身前。

  “...”

  法兰没有回应他,他倒在地上,无力的看着怪物一点点靠近他。

  而那个年轻人一脚踹开了只剩下半截的怪物,蹲下后的他在地面画了一个圈。

  火焰从圈中燃起,而在圈中怪物迅速的化为了灰烬。

  做完这一切的年轻人,拍了拍手,再一次看向了法兰。

  “小鬼,我再问一遍,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出门就被他追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奥马·布莱恩的人。”

  “他是我父亲——”

  年轻人抓住了法兰的衣服,愤怒从他眼中转瞬即逝。

  他迅速得到闭上眼,平复了心情。

  数秒过后,喘着气的他,一把推开了法兰。

  “我是杜兰·梅,这个名字,你有听过吗?”

  “听过,今天一个叫胡勒的人,和我父亲提起过。”

  “胡勒那家伙为什么会来这里!冷静,冷静——小鬼你应该是叫法兰吧?”

  “法兰·布莱恩。”

  “法兰,给我带路,带我去见你父亲。”

  “...”

  法兰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

  他慢慢的意识到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

  房子被点燃了,怪物们啃食着焦尸,啃食着牛羊,啃食着一切活物留下的肉体、内脏,吸吮着血液与脑髓。

  金色的麦田染上了红色,而幸福的人们,全部变成了死尸,就连路边的河流——都染上了奇怪的黑色。

  一路走来,法兰能够闻到的味道,除了恶臭之外,大概只剩下了血腥味。

  可不知道为什么,法兰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看着这些人,心中甚至连最起码的怜悯都没有,他就这么看着周围的一切,就这么看着。

  法兰并没有带着杜兰回家,而是带着他到了父亲的工作室。

  一个名为医院,实际上是研究不死人的机构。

  法兰看着门前的父亲,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结束了。

  “奥马!我终于找到你了!”

  杜兰推开了法兰,往前迈开了步子,衣袖中也抖出了一根魔杖。

  而奥马也没有畏惧的,正步向前。

  而此时法兰视线中的两人,身影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燃起吧。”

  杜兰的声音出现了,火焰如同冲击波,瞬间扩散开了。

  这是封路的火焰,火焰形成的火墙将法兰隔绝在外,伸手去触碰,并没有被灼烧的痛感,而是一股强力的推力弹开了法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