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准备工作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17 2019.01.30 17:57

  他是教会了提恩很多很多的事,也传授给他很多很多的武术,可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那是一份惨痛的代价。

  “我想之后可以说说,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谁让这是一个挺长的故事呢。”

  “嗯——看来不是什么温暖人心的故事,让人窒息的过去,我听一个安的就足够了,你的还是晚点说吧。”

  “虽说没安那么惨,但也不是什么好过往,塞莉你能理解就好。”

  “前提是,之后你一定要说。”

  “好的,好的,等今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说。”

  虽然不想说,但不意味着不能说,虽说的确不是什么好过往,但人总要直面疼痛的现实,因为这无可避免,所以只能勇敢面对。

  塞莉取出了一支笔,并不是使用墨水的那种,而是一个白色的粉笔。

  她试着在墙壁上划了一下,白色的痕迹,清晰可见,对此满意的塞莉,敲了敲了墙壁的同时,视线转向了提恩。

  “那么,你现在袭击了众所周知的情报贩子后,得到了什么情报?”

  “那个叫施耐德,全都说了,可不认为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但已经确定了涉事的人员,罗泽商会分部的部长萨克森,他是诺森因城商会的总代理,所有诺森因城的商会,都牵涉其中,他们主要负责是销售渠道以及原材料的进出。”

  “这不意外,他不牵扯其中那才会见了鬼,商会那么多人选他来做代表,也不意外,他们做这行,抓到了现行就是死路,如果萨克森主要要求担当负责人,他们肯定会答应。”

  塞莉往墙壁上写上了第一个名字。

  明白了她意思的提恩,自然等她写完,才继续开口。

  “第二个,是冒险者协会的会长,戴维·卡梅伦,但戴维对这个行当不感兴趣,又或者良心上过意不去?反正他没有出席过他们的会议,他的话,基本都是由副会长安杰伊·杜达出席的,他们负责的,是确保货物安全,以及收账,简单来说,就是打手和保镖。”

  “现在的冒险者除了贵族,就是一群地痞流氓,本来就是给了钱什么都做的人,不奇怪,不奇怪。”

  塞莉将第二个名字,也写上去。

  随后,提恩说了第三个人。

  “奥利弗,制毒工厂的总负责人,也是炼金术师,主要负责的自然也就是制毒,按照施耐德的口供,这个奥利弗在城内至少有七处制毒所,但这些制毒所只不过是小头,真正的大头,他也不知道在哪。”

  “炼金术师做这些不奇怪,他们本来也就是一群贪财的人渣,不过施耐德不知道,这倒有点奇怪,按照我们打听的,施耐德可是连你昨晚说了什么都知道的人,他竟然还有不知道的事情?”

  “传闻多有虚假,施耐德也不是神,不知道很正常,而且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也对,不然他也不会不认识你。”

  第三个名字也写了上去。

  那么接下来,自然就是第四个名字。

  “奴隶商人——伊克,主要负责的自然也就是奴隶买卖,和之前奥利弗的制毒场所一样,他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进行的,他曾经试图向购买奴隶的买主们询问,但这些买主,一个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去的交易市场。”

  “奴隶商人的成本远比我们想的要高,他们的保密做到这个份上,不奇怪,不过交易地点施耐德不知道,他真的没隐瞒什么吗?”

  “我想他是不会隐瞒什么的,他是真的不知道。”

  “有点奇怪,不过你继续说吧,应该还有其他人吧。”

  “有,最后一个,不明身份,但可以确认,是给制毒工厂以及奴隶交易提供隐蔽地点的一个负责人,名字叫胡勒,他从没有在众人面前露过面,名字十有八九用的也是假名,但这个人是他们中最重要的一环。”

  “这次都直接出来一个未知的人了,这情报贩子做的是真是完全不合格,不过他要是厉害的情报贩子,也不会被你逮到了。”

  最后一个名字:胡勒,身份不明,职责重大。

  写完这一切的塞莉,看着墙壁。

  “看来也只有让商会的负责人,头目中唯一可以站出来对抗你的萨克森,让他来对付你了。”

  “唯一能够对抗我的吗?”

  “那个会长多半是不会参与的,明面上也就一个萨克森了,这也就是说,只要你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了萨克森,诺森因城内所有的违禁品和奴隶贸易将会完全的陷入停滞。”

  “停滞并没有意义,就算他们换了地方,他们也不会停下,他们会一直做下去,不断的祸害着所有能祸害的人。”

  “哈哈——你这家伙,你以为自己是神吗?你过去可不是这个类型的人,关注平民的死活?开什么玩笑,你成为夜枭,真的是为了平民的死活吗?”

  塞莉笑着走过来,她丢出了手上只剩下半截的粉笔。

  “你不是会在意他人死活的类型,不是你不愿意,而是你没有能力在意,我不相信一个连自己肚子都难填饱的十六岁小鬼,会是悲天悯人的类型。”

  “...”

  “过去我们罗曼镇的夜枭,并不是随机的打击犯罪者,你们师徒两个,都是有策划的袭击一些犯有重罪的暴力集团,重点打击的是人贩以及赌徒,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为什么博尔克要选择这些人下手。”

  “因为师父的女儿,就是被一个赌鬼绑架后卖给了暴力集团,等到师傅到的时候,他女儿已经死了,凄惨的死了,所以师父一直都在打击着这些人。”

  “说到底博尔克进行的是复仇,不是执行的正义,你是他徒弟,你和他是一类人,是为了能够满足私欲,不择手段的人,现在的民众也好,那些肮脏的头目也好,他们都只说不过是你的棋子。”

  “结果上是好的,无论被谁利用,又或者被怎么利用,只要让违禁药和奴隶贸易彻底从这里消失,只要那些头目全部被抓捕,这就足够了。”

  “也许在你的印象中,没有那种会自己行动的棋子,但是在我的视线中,就有不少,不需要你移动,不需要你投出骰子,就自己移动,自己战胜不可能强敌的家伙,记住,不要忽视了这种可能性。”

  “超出我们控制的骰子吗?这真的存在吗?”

  “你大概是没见过,我承认提恩你很聪明,聪明的能够把所有事情都计算的非常精确,但有些事情,有些人,他就是会做出超出常理的事情,当然,这类人非常少,而我们普遍把这类人称为——英雄。”

  英雄这是非常美好的词汇。

  无论何情况下都应该代表了赞美的词汇。

  而此时的提恩,却感到了寒意。

  “要是我的对手是英雄,那这个世界可就完蛋了。”

  “没有人规定英雄一定是好人啊,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准备好面对商会分部的部长萨克森了吗?”

  “他能用很多很多种手段,让我落入他的陷阱,而我需要做的,就是一个个摧毁他的陷阱,随后把他和他的罪证,丢弃在守备队总局的门前。”

  “说白了就是什么准备都没做,只不过是单纯的相信自己的能力。”

  “正解。”

  提恩也是毫不避讳的直接承认了,这也没办法,鬼知道对面会设计出什么样的陷阱,但有些事情,你必须要面对,即便你知道这是陷阱。

  对现在的提恩来说,大概就是吃好喝好睡好,然后站出来,独自面对陷阱,随即得胜归来,如同童话故事中击败魔王的勇者。

  ——

  “没人会在意勇者多么艰难才战胜了魔王,也不知道勇者历经了多少血与泪,才能走到魔王城前,更不知道勇者付出了多少牺牲,才能够击败魔王。”

  这是萨克森对勇者故事的悼辞。

  所有的故事中,勇者一定会战胜魔王,一定能够拯救世界,因为不这样,世界就毁灭了,故事自然也无法流传。

  “可勇者们的结局会怎么样呢?过去的六勇者,有一个善终的吗?”

  没有,他们都死了,死的十分凄惨。

  这大概就是勇者的命运,击败魔王后,他们沦为了社会的废弃物。

  萨克森并没有走上勇者道路,他虽然见到了魔王,却没有选择击败他。

  大概所有的故事中,都不会描述,勇者和魔王同流合污的故事,因为魔王是恶,勇者是正义。

  可又有谁知道,正义与邪恶,本就是同根同源。

  因为发明这个词,发现正义与邪恶的,就是人啊。

  只要是人,谁敢否定自己不同时存在邪恶与正义呢?

  相信这一点的萨克森,主动来到了守备队的大本营。

  现在的他,被带到了一个小木屋内。

  大概足足等了有半小时,他才总算等到了守备队的总负责人,也就是守备队的队长,吉尔斯·德莱带回来的养女——安。

  “安队长,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说着这话的萨克森,一如既往的伸手出,试图握手表示友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