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逆位皇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模糊的概念

逆位皇帝 天下布武EX 3027 2019.02.02 20:46

  塞莉找个地方坐下,之后示意众人一起吃这些。

  “这地方的肉干见鬼一般的硬,不过烤肉串还是蛮好吃的,尤其是撒上我们自己带的香料,来来,你们也撒点。”

  “香料——香料可是和黄金划等号的稀罕物。”

  “你明明是个不在意钱的人,怎么还会考虑钱的事。”

  “我怎么可能不在意钱,没钱怎么活下去,我之前赚钱也是很辛苦的,一天要工作十四个小时以上。”

  “你才十六岁吧?怎么说的你和二十六岁一样?”

  “二十六岁也不应该是这个工作时间吧?”

  “不不,如果说一个人混到二十六岁,还在从事你之前做职业,和一群十六岁不到的小鬼抢饭吃,他当然要工作十四个小时,这简直就是便宜他了。”

  之前提恩从事的职业大部分都是打杂工,没多少成年人会选择这份工作,一是报酬少,二是这工作真的很累,这是一份,只有找不到工作的小鬼,才会去做的工作。

  如果二十六岁还在拿着微薄的工资,从事着辛苦的劳动,这也太可怜了。

  不过啊——人可以往高处走,可他走不上去,这也没办法。

  “世界的公平的,如果遇上了自己做不来的事情,我想还是早点放弃了好。”

  “就那问题来了,你认为你适合做夜枭吗?”

  “...”

  被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提恩也只能把自己的视线移向了手上冒着热气的烤肉。

  怎么回答,怎么回答好,该不该回答。

  迅速的态度转变,可提恩最后得出的结论竟然是——

  “我不知道。”

  “...”

  “...”

  “...”

  提恩说出这话后,众人都沉默了。

  夜枭的故事,西菲尼的人,大部分都听过,但在他们的印象里,夜枭是犯罪者的梦魇,是黑夜的守卫,是战无不胜的英雄。

  可当询问起这个英雄,你所做的一切,是正确的吗?你付出的一切,是有回报的吗?你想要的是什么?

  谁能回答呢,英雄不是神,他们也是人,而只要是人,他们就会思考,不断的思考自己的得与失,对与错。

  直到他们得到结论前,他们不会停下。

  本应该是这样的,提恩也应该要得到结论的,可他并不是自愿停下的。

  “师傅他是得出结论了,他认为城镇的守备队,已经可以代替他了,所以他停下了,师傅他的目标,始终是打击犯罪,我没有这种目标,我只不过是想要救一些人,但也不是说我在意他们的死活,只不过——只不过,人不应该无意义的死。”

  “你这家伙是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清楚吗?要是那些把你是做英雄的人,知道这种真相,他们多半会接受不了,他们会疯掉的。呐,库洛维,德维尔。”

  被喊道名字的两人,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德维尔不说,库洛维显然对夜枭的传奇故事抱有明显的好感,恐怕她本人也是夜枭故事的喜爱者吧?可现实就是现实,当英雄转变为人时,没有那么人能接受。

  “也不用这么失望吧,扮演夜枭的三年,我只不过参与了最后的六个月,其余的两年半时间,都是师傅一个人在努力,而且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

  “结果是非常好,夜枭会把犯罪者送到守备队,这加速了民众对守备队的认同,而且他不杀人,这一点很重要,呐,提恩,你师傅博尔克为什么不杀了这群罪犯?”

  “因为这些群犯人,不是师傅的仇人。”

  “不是仇人你们还抓他?真的是为了伸张正义?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对师傅来说,这大概是复仇,但他又不想承认,师傅一直说,不能杀人,杀人了就是承认了,他不能承认为此师傅从不杀人,不过我们虽然不杀人,但也不意味我们手段很慈爱,师傅经常打断犯人的手脚,就算他们不死,这辈子也废了。”

  “你以为你在做慈善啊,不使用暴力打断这些人渣的手脚,你难道想要保持匀速,肩并肩和他们讲道理?”

  “滥用暴力并不是好事,师傅他一个人当检察官,当法官,当陪审,一个人抓捕,执行,定罪,虽然看着没问题,但不应该这样。”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很多人认为越没有法制的地区,就可以用特殊手段去镇压,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这么做没有办法维持稳定,可屈从暴力之下的人们,永远不会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服从。”

  塞莉吃掉了最后一串,她折断了手上的木签。

  “你看到木签了吧,一分为二了,就像你们师徒和这座城镇的夜枭一样,你们看似同根同源,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存在,但相同的是,你们都被当地人,当做了英雄。”

  “这地区的夜枭,我也有听过传闻,他在夜晚维持着秩序,不断的杀死罪犯,用罪犯的头颅警示犯罪者。”

  “他和你们的定位不同,他更像是一个不断出没于各地的鬼影,而且他杀人的手法,非常的诡异,按照目击者们所见到的,这个的武术,是超越常理的存在,夺刃这个武术,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知道,但师傅从不去夺刃,也一直告诫我,不要试图去做这种危险的事。”

  “这个城里的夜枭,他最出名的就是夺刃,只要对他出刀,他就能够在一秒后夺刃,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哪有这种武术,这多半是被神化了吧?”

  “谁知道,打听下来就这样,不过考虑这是十年前的事情,有点神化也不奇怪,你也不用模仿,反正也没人会在意。”

  塞莉大概意识到自己扯远了,她重新举起了手上断掉的木签。

  “这地方的夜枭,多半是死在了犯罪者手中,主要是他做的太过了,他和你们不同,你们只抓犯人,不会去动他的家人,可这地方的夜枭,如果你犯了罪,他会杀了你全家,从上到下一个不留,所以他到最后被犯罪者联手干掉,也算是英雄应有的结局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杀害他们家人,真的有意义吗?”

  “有,至少我认为有,为什么人会变成罪犯,我想这绝对不是他们迈错一步的问题,他们做错了太多,才会有今天这个下场,但你认为一个做错了这么多事情的人,他们的子女或是他的父母会是正常人吗?”

  “这可不一定,只要正确的引导——”

  “没错,只要给与他们爱和关怀,给他们正确的引导,他们就会正常,真是梦话——哈哈哈,渣滓的子女只会是渣滓,犯罪者的子女也只会是犯罪者,这是什么年代?你以为是开放的时代吗?这是黑暗的时代!”

  “...”

  “消息闭锁,书籍根本不是平民能够负担的,这种情况下,谁来告诉你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小鬼们能够模仿的只有自己的父母,他们周围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有的只是和父母一样的人渣,我这么说,一个从臭水沟诞生的老鼠,不可能变成人。”

  提恩知道塞莉说的过于极端了,但这只能说是极端,极端并不意味着错误。

  当一个人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错误的环境中,那么他的未来,注定会和他父母一样,走上末路。

  改不了,也不可能改得了。

  塞莉丢掉了手上的半截木签。

  “他们早就习惯了恶念,善念这种东西,恐怕不存在与他们心中的任何一个地方,救不了,也没有必要救,渣滓就应该去死,这个世界没有渣滓生存的空间,至少我认为这地方的夜枭,完全没有做错。”

  “但是——杀孩童,这——这——”

  “你下不了手,就是觉悟不够,这地方的夜枭,他远比你更像一个英雄,他知道治理犯罪,要从根源开始,而只要染上了这个颜色的人,那就注定无可救药。”

  “...”

  “不过啊,你比他更正常,我想大部分英雄都是疯子,你要知道,就算是冒险者这种生还率不到1%的行当,也有足够量的报酬让人去搏命,因为报酬太高了,可英雄这种事情,完完全全就是零报酬。”

  “我们并不希望有报酬。”

  “对啊,就是这个不要报酬,才是你们异常的地方,因为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精神正常的人,都不会做,这也是夜枭沉寂后,没有人模仿的主要原因,太危险了,这是远比进森林找魔兽自杀要来的危险。”

  是英雄,也是疯子。

  不是圣人,更不是正常人。

  没有办法反驳的提恩,也只能把视线转向了远方。

  “比起这些,塞莉,我们从守备队那里也没什么可获得情报吧?”

  “我们明明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罗泽商会的萨克森,可是来找安了,他出现在这里,也证明了你最初的猜测,今晚——就是决战日。”

  “...”

  萨克森出现在守备队这事情,是塞莉用一枚银币贿赂门口守卫问出来的。虽说之后安也没有隐瞒什么,但安并没有具体提及和萨克森的说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