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重力压制?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88 2021.09.13 15:00

  “长老,乙级收集废弃物的任务为何接不了?”

  项赟完成上月任务,交接任务时,正欲把捡破烂的任务接了,却发现任务牌子不是接取状态,却无法接取了。

  遂前来问了一句。

  执事长老掀起眼皮:“此任务暂时取消接取了。”

  项赟:“!!!”

  为什么!

  他已经想好了,那些弟子来丢弃时,他就趁势把自己看中的法器偷偷转移。

  为了不被人发现,他私底下还演练了好多遍。

  结果取消了?

  “若有丢弃之物,装入储物袋,递交执事堂便可。”执事长老眼皮耷拉着,好像很困的样子,“师侄有空便向他人提一句。”

  执事长老也就是顺口说这么一句,并不是独独对项赟这么说,来往于执事堂的弟子,他都通知了。

  项赟像是魂不附体一般,木木的应了一声,僵硬的走出执事堂。

  他,他的生财之道就这么没了!

  项赟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捡破烂的任务就算放着也不会交由执事堂接取,怎么长老突然就插手了呢?

  月中临近这几天,项赟已经完成了这月任务,还把以前欠的都给清空了,暗戳戳的关注着执事堂。

  眼见着一个个师弟师妹井然有序的拿着储物袋进入执事堂,又忍着好奇的小眼神出来,项赟也想进去一探究竟,可他忍住了。

  直到夜幕升起,执事堂已经没有人再进出,项赟瞧见了一道小身影悠哉悠哉的的踏入了执事堂。

  项赟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长桌里外的两人。

  就见一直睡眼惺忪的执事长老支棱起来,把那只他用来装破烂的储物袋放在长桌上,朝着那名穿着外门弟子服的少女推去。

  少女笑着收了,拱拱手,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个场景,真是像极了两人在进行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不多时,少女朝着执事长老挥挥手,一蹦一跳的出了执事堂,看方向,是要回弟子舍。

  项赟偷摸的跟了上去,狗狗祟祟的。

  “那人在执事堂守了几天,又跟上来,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项赟以为自己的行为出了执事长老,没人能察觉。

  而执事长老只管执事堂的事,不怎么管弟子之间的龃龉。

  半点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另外一人一鬼的视线之下。

  景玉很赞同的嗯了一声。

  可不是在打坏主意么!

  他也看上了她袋袋里的破烂!

  “玉师妹!”

  项赟踌躇片刻,觉得自己暗戳戳跟着的行为太过猥琐,他又不打算干什么坏事,便干脆叫住了景玉。

  景玉一脸诧异的转头:“项师兄?可是有事?”

  项赟没觉得对方知道他身份有什么不对,毕竟他可是公认的外门第一。

  “额,是有些事情。”

  景玉洗耳恭听状。

  项赟:“我适才瞧见,执事长老似乎将废弃的法器,都交由了你。可是此任务被你给接取了?”

  景玉很诚实:“不是啊。”

  “那为何……”

  景玉一本正经:“整个外门都知道我很穷,穷得只能捡破烂了。长老怜惜我年幼胆小,怕我再被人嘲讽下去心境会受影响,便让我十五入夜直接去将破烂领回来。

  丰富荷包的同时,不必遭受嘲讽。”

  项赟真情实感的产生了好多疑惑。

  执事长老是会怜惜弟子的人吗?

  整个断岳宗上上下下的长老,包括宗主,都不是这性子好吗!

  她胆小?

  恕他眼拙,还真没看出来。

  “项师兄还有事么?”

  项赟总不能说有,想问问看,她能不能分几件破损法器给他吧。

  艰难的摇了一下头,就一下,面前的少女就很干脆的走了。

  项赟伸出尔康手作挽留状,最终还是觉得自己这样太傻了,也赶紧消失在原地。

  这个小插曲景玉没放在心上。

  入了她的口袋还想掏出来,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她自己主动掏。

  一夜好眠,十六的整个白天,景玉也很是悠闲的躺在院中的树下晒太阳。

  等太阳落了山,才慢慢悠悠的上了清波山。

  这回甩出的第一杆,景玉就用上了手法,连甩五杆,只有头一杆的清波鱼逃掉了。

  后面又甩了三杆,结果没起到作用。

  景玉也不失望。

  她的手法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这个地方。

  将清波鱼放在一旁,景玉侧头看封流:“准备好了么?”

  封流直接用行动告诉她——隐匿身形了。

  景玉并没有就近一头扎下水,湖底阵法她已经研究透彻,从哪儿下去这点很关键。

  吃下早就准备好的赤红丹、屏息丹,下了湖。

  景玉没有直线潜水,而是游一段距离换一个方向,只几丈深,她就花费了半个时辰,且很是耗费力气。

  吞下一颗回力丹,继续往前的景玉还有空想着:下回试着把这三种丹药融合成集抵抗寒气入体、屏息、回力于一体的丹药,一次性嗑几颗丹药,麻烦死了。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景玉看着前方不甚明显的光晕,果断的游了过去。

  ——‘啵’

  像是鱼吐出的泡泡破开,却没有丝毫的声响。

  吧唧一下,‘鱼泡泡’包裹着的景玉被挤了出来,脸朝下摔出个五体投地来。

  触及实地的动静让封流知道,已经不在水里了。

  试探性的掀开眼睫,看到的就是景玉整张脸埋在土里,手指不受控制小幅度抽搐的形象。

  “噗!”

  封流没憋住,笑了一声。

  景玉:“……”

  深吸了几口蕴含土腥气的空气,吐字艰难:“先、别、笑!拉、我、起、来!”

  封流漫不经心的‘唔’了一声,薄雾裹着景玉。

  预想中轻易将她扯起来的画面没有,此时的景玉,毫不夸张的来说,让封流感受到了一波什么叫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重力压制?”

  景玉:“……是!”

  封流侧目:“压制这般强,你居然还能开口说话?”

  他是魂,独特的,不同于鬼修的魂,重力压制对他是丝毫效果都没有的。

  要想感受,只能通过薄雾接触实体,才能感知他所感知不到的。

  连他的薄雾都无法将景玉从地上扣起来,而景玉却能在这样的强压下跟他对话。

  着实让他诧异。

  “我如今实力受你影响,薄雾承受不住你的重量,你想起来,只能靠你自己了。”

  景玉:“……”

  淦!

  

举报

作者感言

F妩

F妩

封流:爱妃,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景玉:闭嘴吧你,走错片场了!

2021-09-13 15: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