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得存钱了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110 2021.11.22 03:44

  景玉前脚走,后脚就有人悄然跟在了后面。

  她被监视了。

  贺兰梦等人收到她已经历练回来的传音,也约着一起来了她的弟子舍。

  听她说了山门结界处的事,便给她解释。

  “你在外游历,应当听说过近期出现的一本《魔物册》吧。”

  贺兰梦依旧担任发言者,其他几人各有姿态,或含笑,或平静的在一旁倾听。

  景玉点头:“确有此事。”

  她搞出来的事,自己都不知道,那就说不过去了。

  “《魔物册》之内魔物是否尽数属实,我等不知。可剔骨魔的存在,整个断岳宗都已亲眼目睹。”

  说着,贺兰梦朝单星云打个眼色,单星云便取出一块留影石。

  留影石悬在半空,一副景玉熟悉的画面,便映入眼帘。

  正是周介在九死一生之地录下来的画面。

  贺兰梦看向夏嫚儿,夏嫚儿便接话:“《魔物册》一现世,通晓阁便调取整理了近百年的可疑信息。

  其中三年之内,至少有百来条消息,无一不指明,藏身钟秀界的剔骨魔,少说也有十数位。

  钟秀界看似平和,内里如何,大家心中都有数。

  再加之近年来邪修猖狂,其行迹同魔物相似,所以极难分辨作恶的是邪修还是魔物。”

  俞姝神色淡淡:“十数位魔物,摆在明面上被灭了的只有一个。钟秀界如今人人自危,毕竟,谁也不知身旁人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

  俞曦:“魔物现世来得突然,若非《魔物册》横空出世,咱们修界尚处于无知当中,更别说探究出鉴别魔物的法宝了。

  玉玉,你此番自外归来,兴许短期内不得自由。

  我们能私下里寻你,亦是得了长老们的许可,方可与你一聚的。”

  言下之意,他们能这么快齐聚,是为了试探。

  景玉颇有些无语。

  先不说七人组跟她相处的时间,实在算不上长,就算她不是她了,对方也察觉不出来。

  就说以剔骨魔的能力,仅仅是靠试探就能试探得出的?

  结界外长老手中的镜子,在景玉看来,都像是闹着玩儿一样。

  “玉玉,来,喝杯灵茶。”

  叶灵烟推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灵茶,眼神示意她喝下,且没有问题。

  景玉从善如流接过来,暗自笑了一下。

  灵茶种类繁多,可能称得上极品的,却罕见至极。

  而极品灵茶,一杯下肚,浓郁温和的灵气混杂道韵,便是卡在瓶颈期的修士,兴许都有几成机会突破瓶颈。

  过于浓郁的灵气,对魔物来说,如同凡人食用穿肠毒药。

  用这种笨方法来测验她有没有被剔骨魔附身,也算不是办法的办法。

  景玉一点不勉强的喝下,砸吧砸吧嘴:“好喝,还有么?”

  叶灵烟眼皮一跳,扯了扯嘴角不想理会。

  暗处监视的眼睛停了片刻,见她没有异常,便撤了去。

  景玉好奇问道:“每个外出归来的弟子,都得了一杯灵茶么?”

  如果真是这样,断岳宗的底蕴之强,比之所谓的第一宗门碎星仙门更甚,不该在书中寂寂无名才对。

  贺兰梦好笑的拍了拍她:“想什么呢!秘境开启在即,为了争取名额外出历练的不知凡几,要人人一杯,咱们断岳宗也就不至于没回招收弟子就那么几根苗苗了。

  你这杯灵茶,是因宗门内,唯你能钓得清波鱼,执事长老特意上请,为你求来的。”

  景玉懂了。

  这是吃货的力量啊。

  “下回月中,我争取多钓几条清波鱼上来。”

  几人闲谈几句,纷纷告辞。

  就算有魔物这等危机,于修为尚浅的弟子而言,依旧是秘境更为重要。

  天塌了个子高的顶着,还轮不到他们靠热血送菜上门。

  景玉像个老大爷一样,躺在靠椅上,歪着脑袋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秘境一结束,我得存钱了。”

  这侧颜,绝了啊!

  封流跟她一模一样的姿势躺在一侧,偏头看她:“存钱作何?”

  正脸更绝!

  景玉翻了个身,手托着脑袋,满足的欣赏他过于出众的脸:“夏家通晓阁买卖消息的费用可不低,我卖留影石,卖《魔物册》的钱,也就看着多。

  可能买不到几条实用的消息,可不得存钱么?”

  封流不觉得她会买关于心脏的消息,遂问道:“你要买什么消息?”

  “探寻你的身份。”

  封流挑眉看她。

  “若论消息灵通,黑域当排第一。”景玉神色认真,“你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以魂的姿态存在了多久,以我猜测,少说也得是五百年往上了。

  夏家通晓阁才经营了三四百年,而黑域据说在千年前便有了。

  要想追寻心脏,第一件事便是查清你的身份,以及你曾经历过什么。

  太过久远之事,需在众多真假冗杂之中抽丝剥茧。

  这倒是其次。

  最要紧的,是我得知道黑域入口在何处,怎么进入黑域。

  所以,不存钱在通晓阁买消息,什么都进行不下去。”

  封流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夸她想的细致,还是该气她有意无意嫌弃自己年纪。

  他没提出让景玉借着和夏嫚儿之间的情谊,行方便之事。

  存钱兴许需要一些时间。

  可欠下人情,该怎么衡量轻重,怎么去还,显然更麻烦。

  景玉不喜欢欠他人人情,他也不希望景玉为了他的事,违背自己的意愿。

  于是他说:“大部分邪修家底都极为丰厚。”

  一人一鬼相视一笑,笑意粲然,却是一个心黑,一个无心。

  封流话音一转:“不过,前提是你得提升修为。”

  依靠丹药硬生生拔高的修为,来得虽然不假,可终究差点意思。

  不仅压制了封流本身的力量,也使得景玉丝毫得不到进展。

  邪修暗戳戳的培养了一批化神修士,就这么毫不心疼的派遣出来,可想而知,邪修大本营如同此类修士数量不少。

  封流帮不上太大的忙,景玉也没办法以一己之力对抗不知数量的邪修。

  毫无准备下去挑衅,并不是明智之举。

  景玉叹了一声:“有些灵物,可求不可遇啊。”

  水木火三系,只要在特定的环境下,多少还有机会寻得被天地蕴养而出的灵。

  土金双灵就只能随缘了。

  不过,她倒是隐隐有预感,断岳宗四百年一启的秘境,应有所得。

  别的无所谓,她就想补齐自己的灵根,重得前世修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