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这么客气的吗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65 2021.08.30 15:00

  “此丹效用为何?”

  景玉解释道:“此丹名天青丹,对暗伤有奇效。”

  修复经脉灵根的功用就不必说了,说了他们也不会信。

  她继续道:“这枚丹药与高师兄有缘,高师兄便收着吧,说不准什么时候能用得上呢?”

  高鸿之想着,玉师妹说这颗丹药是她家的,还不止这一颗,兴许是被家人给骗了吧。

  他问了句:“你吃过此丹么?”

  “没有啊。”

  她又没有暗伤,经脉和灵根也好好的,磕丹药干嘛?

  她炼制的丹药可贵了,拿来当糖豆吃?太奢侈了!

  高鸿之不好直说自己的猜测,怕打击到玉师妹,便爽朗一笑:“那好,我便厚颜收下了。”

  一群人坐下庆祝,直到月上中天,七人组才告辞。

  离去前贺兰梦还嘱咐景玉怎么开启结界,再三说着不要轻易给他人打开结界。

  虽然不允许内斗,可如果私下里做个什么,没有给人造成多大的伤害,也不会有人管的。

  院子终于清净了下来。

  景玉下意识往身后看时,却不见封流的身影。

  这才反应过来,好像从下午开始,他就消失了。

  “大哥哥?你还在吗?”

  景玉停顿一下,“封流?”

  直呼姓名都不见出来,想必是真的没隐匿身形,而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她也不担心他。

  来到俞曦贡献的屏风后,快速褪去不合身的衣衫……

  并没有真的离开的封流:“……”

  这么客气的吗?

  “咳!”

  景玉解开中衣系带的手一抖,一脸懵逼的看向突然现身,并自觉背对着她的封流:“你没走?”

  “让你失望了,我也想,可惜并不能。”

  共存契约生效前期他能至少离景玉百米远,时间越长,他的活动范围就变小了。

  这还不算什么,他的实力也随着共存者太弱而降低,目前最多能发挥出筑基巅峰实力就很不错了。

  景玉:“是因为共存契约的缘故?”

  封流轻声:“嗯。”

  “该不会还会限制你的实力吧!”

  封流很诚实:“嗯。”

  景玉深吸了一口气。

  她以为的金手指,因为共存契约的缘故,废了?

  像是知道她在琢磨什么,封流淡然:“便是不如从前,也比你强。”

  言下之意:护住一个你还是没问题的。

  景玉哦了一声,“你别转过来啊,我还没换好衣衫。”

  “我名封流,非下流。”

  景玉:“……”

  中衣将就着继续穿吧,毕竟她也没买新的,也不可能穿别人穿过的,亦或是不穿。

  快速套上弟子服,在镜子前照了照。

  这张脸和她原本的容貌是不同的,也不知道是魂魄不一样的缘故还是怎么的,现在再看,五官开始有了变化。

  很细微,不仔细看发现不了的变化。

  她得找个机会收集灵植,给自己炼制易容丹了。

  毕竟不知道要在断岳宗待多久,用自己的脸,不利于恢复身份后四处玩耍。

  一不管是被人发现琉光宗宗主去当别宗外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一跃成了一宗之主,对她来说,都挺尴尬的。

  “可是穿好了?”

  景玉收回视线,没再打量自己的脸:“大哥哥这么自觉啊。”

  封流轻轻的‘呵’了一声,头都没转回来,又一个原地消失。

  景玉知道自己揣度他让他生气了,可能是得知封流实力没那么高吧,一点都不害怕,真当自己是小姑娘,一蹦一跳的蹦上床,躺下。

  “那大哥哥的神识有被压制吗?”

  景玉等了一会儿不见回答,以为他不想理会自己时,屋中的桌椅瞬间被挪动到离床五步远。

  椅子偏了一下,前方的腿儿扬起来,然后就没有落下。

  就像是有人懒散的躺在上面,还把脚搁在了桌面上。

  “尚存五六。”

  以封流能给她带来生命威胁的实力,就算只存一半的神识,也是个很强大的金手指了。

  景玉瞬间收敛,闭上眼:“大哥哥晚安呐。”

  就算被压制了,依旧不是她能挑衅的大佬,匿了匿了。

  封流一双大长腿闲适的搭在桌面上,侧头看过来,果然,又是说完就已经睡着了。

  嘴上不饶人怕他用神识偷看她,实际打心眼儿里觉得他可信。

  “也不知你这性子是如何养成的。”

  封流轻飘飘起身,像是昨晚一样,来到床前,手指触碰她眉心。

  修复了一个时辰,封流才收了手。

  若是景玉醒着,就能清楚的发现封流本就不凝实的身体又虚幻了一些,然他周身的薄雾上涌,将身体挡住,仿若毫无损耗一般。

  一觉好眠,景玉睁开眼时都带着愉悦。

  一扭脸看到一抹白,正准备道谢,就被封流闲适躺着的姿态给惊艳到了。

  明明不是很雅观,甚至颇像浪荡公子哥的坐姿,硬是让她脑袋里冒出四个字:雍容闲雅。

  她依旧是看不清封流的面容,现在连他那双好看的双眸都闭着。

  可有些人哪怕只是惊鸿一瞥,就能让人魂牵梦萦。

  封流当属这类人中的佼佼者。

  甚至他都不是人了。

  景玉想到这里,忽的回神。

  她居然被一只鬼,一只特别狗的鬼给惊艳到了!

  “你在腹诽我。”

  封流忽的开口,语气很是笃定。

  景玉扬起笑脸:“怎么会呢?大哥哥这么好,帮我良多,我只会在心中夸你,又怎会腹诽你呢?”

  封流偏头看她,一瞬不瞬看得景玉的笑都有些勉强了,“是么?”

  景玉连连点头:“是的是的。”

  她赶忙起床,收拾了一番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向无法自主跟随在后的封流:“我怎么觉得你又变得透明了一些?”

  封流一点反应都没有:“嗯,被压制了。”

  “不是给我修复神识造成的?”

  “我没这么大方。”

  景玉认真观察他的眼神,可惜,什么都看不出来。

  她扬起笑:“那就好,如果你因为给我修复神识伤了自己,那我欠下的人情债可就大了。”

  封流很冷淡的垂眸看她:“呵,便是有共存契约在,我亦不会为你伤己。”

  笑着背过身去的景玉立马收了笑。

  他的说辞,景玉是不信的。

  可现目前她能力不足,并不能报答他。

  只能按捺住不太适应的情绪,将他为自己的付出记在心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