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能救命的捣药钵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110 2021.08.20 20:00

  景玉:“……”

  瞳孔地震!

  男鬼像是真的不解,继续:“昨日你拖回去的少年,血脉与你不同源,应当不是你的家人。

  难道,山谷中还有第三人?”

  景玉僵住,浑身冷得像是血液被凝住。

  什,什么意思?

  他早在一年前就在绝灵之地?

  昨晚也在暗处看着她把肖玹拖回去?

  甚至她几次出谷觅食,也在他眼皮子底下?

  她是不是该庆幸在谷外晃荡几圈,对方都没有把她怎么样?

  那他现在出来是为什么?

  猜不透对方要做什么,景玉没有擅自回答,而是眼巴巴的看着他不说话。

  “绝灵之地,不是个好地方。”男鬼说道。

  景玉眨眼,然后呢?

  “我可有荣幸,受邀入谷?当然,你若有不便,那便罢了。”

  景玉自动把这句话翻译成大白话:我给你个荣幸,邀请我入谷。当然,你可以拒绝,只不过你会有什么下场,那就不一定了。

  这他喵的是威胁吧!是吧是吧!

  景玉努力扯出一抹笑:“没有什么不便的!只是谷中清冷,怕怠慢了大哥哥……”

  “无妨。”

  男鬼轻轻吐出两字,虚虚的身体往前一飘,下一刻,景玉的脸就是一凉,是男鬼用指腹在擦拭她还挂在脸上的泪水。

  动作轻柔,活像眼前之人是他所珍视那般。

  景玉:“???”

  男鬼像是不知道自己刚刚的动作有什么不对,唯一显露出来的双眼依旧跟之前一样,平静得目空一切。

  见景玉傻呆呆的看着自己,男鬼歪了歪脑袋,疑惑:“何时邀我入谷?”

  景玉:并不想,谢谢!

  心里再怎么激烈的拒绝,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带了路。

  不诚实不行啊,万一直接拒绝惹怒了他,小命丢了该怎么办。

  景玉一步一步走得缓慢且沉重,基本上男鬼飘一下就得停下来等等她。

  男鬼应该是嫌弃景玉太过磨蹭,袖子一动,一道跟轻烟似的白雾飘出来,把景玉的腰一裹,景玉只眨了两下眼睛,都没怎么反应过来,她已经在山谷外了。

  景玉在磨蹭的时候就想明白了。

  男鬼绝对没办法私自入谷,否则也不会大费周章的,非要她领路才肯走。

  存于绝灵之地的山谷,特殊性是肯定的,一个能把危险程度堪比鬼煞的存在阻挡在外的地方,说实话,景玉并不想把他领进去。

  请神容易送神难,把他请进去了,他当山谷是他后花园赖着不走怎么整。

  就在景玉思索,怎么委婉拒绝能保住性命,再次见面还能心平气和的聊两句的时候,男鬼就在她不敢置信的目光下,轻巧的穿过她以为是高端天然屏障的非结界非阵法的薄雾——

  进山谷了!

  脑子里信誓旦旦的猜测当即被打脸推翻。

  谷口‘天然屏障’处,男鬼回头,又像是卖萌一样歪了歪头:“还不走?”

  景玉:“……”

  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上不去,下下不来。

  没道理自己的地盘自己还不敢进去!

  景玉穿过她以为是摆设,又以为能抵挡男鬼,实际就是摆设的‘屏障’,忍不住对薄雾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这薄雾没遮住谷口也阻挡不住人就算了,鬼也挡不住,存在的理由是什么?

  就为了凸显山谷和绝灵之地不一样?

  这跟在谷口插一块儿‘欢迎光临’牌子有多大区别?

  怀着复杂的心情,沉重的步伐,景玉叹了一口气。

  是她想太多了。

  都穿过好几次了,这次完全是男鬼给她造成了压力,这才对薄雾生出了不该有的期盼。

  是她的错。

  “我还是第一次入谷。”男鬼好奇的四处飘荡,停在木屋前,打量那块和木屋格格不入的牌匾,“琉光宗……”

  景玉嘴角一抽,突然腾升出一丝丝尴尬。

  她冷不丁的想起了上上一世听人说的一则新闻。

  大概是某某村落,一男子自称为帝,在家中登基,封老婆为皇后,儿子为太子,忽悠村民成了他大臣和子民,最后被民警‘灭国’的事儿。

  两件事按理说并不相干,可景玉却觉得在本质上似乎没什么不同。

  甚至她的琉光宗现目前除了她这个宗主,只有一个弟子。

  还是因为性命不得不屈辱入宗的弟子……

  十来个人就敢自称为国可笑,两个人就自称是宗门就不可笑了?

  宗主还是个不到筑基期的小修士,弟子更是修为被废,比普通人还不如。

  景玉尴尬得头发丝都有些不对劲,罕见的红了脸,想直接用脚趾当场扣出个雄伟宗门钻进去。

  男鬼直直的看着牌匾,幽幽一叹:“未曾想,琉光宗居然还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着。

  挺好。”

  景玉眨眨眼:“大哥哥知道琉光宗?”

  男鬼偏头看她,看不清相貌,但那双眼睛极为认真:“应当是知道的,只是想不起来具体。”

  景玉:“……”那你突然感叹个什么鬼。

  男鬼没有读心术这样的神通,也没明白景玉一言难尽的表情是为何。

  又看向牌匾。

  他的记忆出了很大的问题,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很多事情都遗忘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一样东西,能勾出他遗忘了的浅淡记忆。

  虽然依旧没想起什么来,可他知道,琉光宗应该早就不复存在。

  为何不复存在,琉光宗又是什么样的宗门,他不知道。

  空了的胸腔,明明没有心脏,他又是魂的形态,却因琉光宗还留存,突兀的涌现一股惆怅和欣慰。

  景玉没打扰他对着牌匾思考人生,来都来了,真要是对她下杀手,她能躲过不成?

  一直绷着神经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一放松下来,景玉就有点困了。

  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往谷口方向看了一眼,估摸着肖玹成功的砍伐一棵树用时应当不会短,等他回来见着男鬼,头脑发热想来个灭鬼行为……

  脑补肖玹被男鬼轻松弄死,她的任务失败,景玉顿时就不困了。

  就地一坐,从包裹中拿出以往对她而言很丑很鸡肋,现在恨不得亲上两口的擂钵,依次把采集而来的灵植丢进去,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捣药。

  不轻不重的声音,似乎带着神秘的韵律。

  男鬼收回视线,好奇的飘到景玉跟前。

  依旧脚不沾地,施施然的蹲下身来。

  “这是什么器物?”

  “我愿称之为,能救命的捣药钵!”

  景玉郑重其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