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是我托大了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128 2021.08.25 20:00

  丁阳冰沉迷修炼,极少和女修接触,便是有所接触,也是同门师姐妹。

  师姐妹们什么性子都有,就是没有景玉这种娇弱得似乎一个瞪眼就能哭给你看的。

  “周师兄,怎么处理?”

  周介没好气:“是你将小姑娘给吓哭的,你问我怎么处理?”

  “可人是你带回来的。”

  周介一脸不敢置信的看他:“所以,这还怪我咯?”

  丁阳冰默默的撇开头。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顺口就说了出来而已。

  “既然不想要赔礼,就干脆问她想要什么。”

  如果换一个人,或者来此做任务的并非他们,事情倒是不难解决。

  直接不管,或是轻巧的给点东西也就打发了。

  只是丁阳冰觉得自己太过莽撞,才将小姑娘给吓哭了,多少觉得心中有愧,想补偿一番。

  “我倒是有个法子。”周介道,“我宗正在招收弟子,不若将她带回去……”

  “不妥。我们并非领取接引弟子的任务,冒然带回一人,会惹人非议的。”

  “无妨,只是带她回去,让她有参与试炼的资格而已,又不是直接安排入门中。

  若她没能过试炼,亦是她的命。”

  丁阳冰思索片刻,便也认同了这个法子,只待问询景玉本人,就可以直接出发了。

  有这样的好事,景玉当然会答应啊。

  她要的就是一个入门的机会。

  欣喜感激的道了一通谢,就被周介领着上了飞剑。

  飞剑腾升后,景玉颇为遗憾的看了一眼脚下残破的城池。

  可惜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属于她的资源,从脚底下溜走了。

  飞剑飞行了近两个时辰终于抵达一座有传送阵的城池,一行人交付灵石入了传送阵,十几息功夫,便抵达了断岳宗主城断岳城。

  断岳宗在主城之外,那一片绵延的山脉,皆属断岳宗地界。

  不过景玉并没有被他们带着直接前往断岳宗,而是将她领到了城中弟子驻扎地。

  “新弟子试炼在明天,今晚你便歇息在此处,明日随着接引师兄前往便是。”

  “好,谢谢周,周师兄。”

  周介微微笑了下,没再多说,便由接引弟子亲自送离。

  按理说,周介应该多跟接引弟子说两句,这孩子跟他没多少关系,只是任务途中碰到而已。

  他不但没说,还任由接引弟子猜测问询,回了个亲和的笑,便回了宗。

  于是,景玉在这个世界体验到了‘上头有人’的好处。

  接引弟子对她态度挺好,还亲自给她送了晚膳来,交代她不要过于紧张,好生休息之类的。

  封流袖子一挥,凳子上覆盖了一层薄雾,才施施然的坐了上去:“真会演。”

  景玉挑着眉瞧他。

  她以为封流没办法接触到实物,还有点可怜他永远只能站着,没法儿体验懒散的快乐呢。

  感情是她想多了,人家要是想坐想卧,有的是法子。

  “大哥哥谬赞了。”

  景玉笑眯眯回应,坐在他对面,夹了一筷子菜放入嘴里:“舒坦!”

  只是供给还未入门的弟子的食物都那么可口,足以说明她的选择是没错的。

  运气真好!

  封流撑着下巴看她一脸满足的进食,本来没有食欲这一说,忽的就想尝尝是什么味道。

  “大哥哥想吃?”

  景玉是真的想假装没看到的,只是对方的眼神太过灼热,她想忽视都做不到。

  封流慵懒的掀了掀眼皮看她。

  景玉冲她笑:“可惜大哥哥无实体,无法进食呐。反正我们有共存契约在,我多吃些,就当做是大哥哥也吃着了,怎么样?”

  封流轻哼了一声:“不怎么样。”

  瞧这阴阳怪气的模样,定是在报之前害她打嗝儿的仇。

  景玉‘哦’了一声,不紧不慢的继续进食。

  吃饭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反正没啥急事,当然要慢慢品尝啦。

  景玉以为封流会看不下去,然封流依旧看得津津有味,眯着眼,似乎他真的能通过共存契约品出滋味一般。

  “明日的试炼,你有把握吗?”

  景玉自信:“把‘吗’字去掉。请对你共存契约者有点信心好吗。”

  “哦,拭目以待。”

  又是这句话!

  景玉闷头把饭菜扫尾,收拾好食盒,哼哼着提着放在了门外,也不理他,和衣往床上一躺。

  “你的衣衫很是脏污。”

  景玉闭着眼睛给使了个净尘术,翻了个身。

  背后的视线没有因此挪开,景玉又翻过来:“大哥哥是不是该出去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怎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封流眸中带笑:“你尚且是个孩子,而我非生人。”

  “哦,熟人就可以呗。”

  封流闷笑出声,原地消失了。

  有没有出去景玉不知道,反正对方只是隐去身形坐在原地她也看不出来。

  这段时间没能睡个好觉,躺在柔软的床上,拥着小被子,景玉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封流在她睡着后又现了身,果然还在原处坐着,连姿势都没变过。

  看了一会儿,封流慢悠悠飘过来,虚幻透白的手指在她眉心一点,语气颇为无奈:“明知神识有损还不求我,真是倔强。”

  凝眉的景玉只觉浑身一阵舒畅,嘴角弧度舒缓,睡得更香了。

  第二天一醒来,景玉就察觉到了神识有所修复。

  她看了一眼站在负手窗边,像是被底下的热闹所吸引的封流,抿了抿唇。

  “我这人最不喜欠人情了,你替我修复神识,我便替你做一件事。你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封流诧异回头:“你我有共存契约在,名义上,是不分你我的。”

  “不一样。”

  于景玉而言,一码归一码。

  封流觉得她太过生分了,又觉她一向如此,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下来。

  片刻过后:“你若真觉欠了我什么,那便替我寻回我的心,如何?”

  景玉:“呃……”

  她可以反悔吗?

  “是我托大了!”

  封流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毕竟她一向识时务知进退。

  “用寻回我的心为交换,以后你若有难解之题,我替你解开。”

  “成交!”

  反正没有时间限制,她答应了肯定会做到,那就在此之前,把交换对等。

  反正她不亏。

  贴身外挂啊,多大的金手指,往外推才是傻子!

  “大哥哥可否给个提示?比如你的心在何处丢失的?你可有感应?”

  封流似笑非笑。

  好的,她懂了,是她妄想了。

举报

作者感言

F妩

F妩

景玉:呸!啥也不是!

2021-08-25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