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给我们做主啊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59 2021.09.17 20:00

  项赟对景玉把破烂都捡回家一事耿耿于怀。

  从她在执事长老那儿收了储物袋,就蹲守在去坑洞的必经之路,想看看能不能从她丢了的破烂中,捡几样应应急。

  结果蹲了个寂寞。

  她压根儿就没去坑洞!

  甚至连门儿都没出!

  大比在即,项赟蹲不到人只好外出历练提升实战经验,废了数件法器后,承受不住肉疼的感受,回宗打算继续蹲守,顺道跟景玉商量一下,不要把捡破烂这条发家致富的路给垄断。

  显然,依旧是没堵到人。

  好不容易听某个师弟说见着景玉和七人组去了斗法台,结果他一去,又有人说景玉走了,身后还跟了几名弟子。

  项赟一得知这个消息,顿时就急了。

  这些人定是跟他打一样的注意,想分一杯羹,这怎么行?

  火急火燎的按照目击者指的方向飞驰而来,远远就见到衣衫不整的少女,很是狼狈,还流着泪,颤抖的小跑着。

  项赟心里咯噔一下。

  快速来到景玉面前,一脸沉重:“他们人呢?”

  景玉咬着唇一指,项赟的飞剑带着他,唰的一下消失在景玉视线。

  景玉也没错过项赟咬牙切齿的说了几个字:“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

  景玉:“emmmm”

  好像戏过了。

  本来想演一个穷得捡破烂还被打劫的可怜人,演成了被劫色的可怜人。

  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景玉还是掉头了。

  她表演出了错,让人会错了意,万一出了人命,那她罪过就大了。

  元婴后期修为,速度上不可能比不上不到金丹的修士。

  项赟还没到,景玉就弯道超车,选了个绝佳的位置藏好了。

  那几个被她揍了又打劫的弟子这会儿还懵着呢,只不过没躺在地上懵。

  衣衫凌乱,一脸迷茫、委屈外加愤怒的表情,让景玉沉思了。

  “我刚刚表现得跟他们现在像吗?”

  封流认真打量,真诚回答:“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一模一样。”

  “哦。”

  这一幅被祸祸了的形象,不怪项赟多想。

  要不是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揍人打劫,兴许会怀疑自个儿生猛到了一定境界,连续祸祸了好几个少年。

  项赟很快到了。

  然后,他也懵了,并陷入了沉思。

  这,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玉师妹被欺辱后狼狈便罢了,这几名师弟居然不是一脸餍足的丑恶形象,怎么跟玉师妹的遭遇,瞧着差不多?

  “项,项师兄?”

  怀疑人生的弟子们一见到项赟,那跟见到亲人一样,本来只是憋屈,这会儿委屈得像是熊孩子挨了揍,终于等来了亲爹。

  “项师兄,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项赟背脊一下子挺得直直的,神情那叫一个严肃。

  莫非,遭受欺辱的不是玉师妹,而是这几位师弟?

  啊这……

  一群人七嘴八舌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开始诉说景玉的恶行。

  项赟听得头都大了,也知道自己误会了。

  不过……

  “你们说,玉师妹将你们打劫了?抢了你们的储物袋就算了,还揍了你们?”

  一群人小鸡啄米般点头。

  项赟:“真的吗?我不信。”

  “项师兄,我们说的都是真的!”

  项赟:“玉师妹什么修为,你们什么修为?你们抢玉师妹还差不多,玉师妹哪儿抢得过你们!”

  “……”

  是啊,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问题是,她真的就抢过他们了!

  解释不清,且他们也没脸说细节,只能憋屈的被项赟吆喝着,赶鸭子似的往回赶。

  景玉撑着下巴视线随他们移开,砸吧砸吧小嘴儿:“让人吃闷亏的感觉,依旧那么爽。”

  吃了亏还没人信,应该贼生气吧。

  应该想做足了准备找回场子吧。

  景玉眉眼弯弯,想想就兴奋呢!

  低调的回了斗法台,兴致勃勃看人斗法的七人根本就没发现景玉出去‘饱餐’了一顿,脸色很沉重。

  高鸿之:“每个人都有所保留,即便是未曾保留的,也比之以前更强。”

  单星云:“我们能有所长进,他们也一样。唉,对手强一些倒是无事,难的是,强一些的对手不止一个。”

  贺兰梦:“明日你们要上斗法台吗?”

  “不上。”

  周围多的是竖起耳朵听他们交谈的弟子。

  对七人来说,这些人都是对手,对这些人来说,他们七人又何尝不是强劲对手?

  每个人都将自己藏着掖着,同时也想打探敌情,有什么话什么底牌,当然不能当众暴露出来。

  一群人很有默契的回弟子舍,又是在景玉的院中集合。

  没了外人,七人就不装了。

  沉重是不可能沉重的。

  在外人面前装一装,干扰一下,让别人以为他们对大比没信心,降低几分警惕性还是很有必要的。

  长桌一摆,八人落座,脸上都是挥之不去的笑容。

  “得亏我们临时抱佛脚出去历练了一番,实战经验有所提升。”

  “说来,还是要多谢玉师妹给的丹药了。若非玉师妹慷慨,我们七人能不能活着回来都难。”

  景玉耳朵动了动,有点疑惑。

  然后她就听到了七人诉说吃下景玉的丹药,捞回一条命,而后又被追击他们的修士发现,经历半个多月你追我逃、击杀反击的恶斗,最终靠着茶白丹回血搞死追击者的回忆。

  景玉恍然,这才是他们感恩的原因啊。

  高鸿之拿出之前景玉当赌注,但被他换了的天青丹,姿势很隆重,表情很虔诚。

  “玉师妹,此丹与茶白丹效果可是相似的?”

  “不一样。”景玉很保守的解释,“这是天青丹,对难以治愈的暗伤有奇效。”

  景玉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高鸿之。

  高鸿之顶着天青丹,表情更虔诚了,顶着众人羡慕的小眼神,小心翼翼的装好。

  他不是没看懂景玉的表情,要是换作购买茶白丹之前,他说什么也不会占便宜就这么收下天青丹。

  实在是地主家的余粮不多了,寒酸得他都不好意思说买下此丹。

  还是记下这份人情,成为内门弟子,得了爹娘给的奖赏再补上。

  景玉有一小点点的失望。

  好歹稳住自己一宗之主的尊严,没主动开口要报酬,毕竟这颗丹药是自个儿送出去的。

  

举报

作者感言

F妩

F妩

求收藏!

2021-09-17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