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她唤我阿玹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46 2021.09.22 20:00

  伸出一根手指,抵抗住想要进她怀抱的肖玹:“我的怀抱属于小姐姐,你个异性休想得逞!”

  肖玹:“……”

  “来,这是你师妹,第五吟儿。”景玉脸色一瞬温柔,“吟儿,他叫肖玹,今日起,便是你师兄了。”

  肖玹:“!!!”

  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景玉对他不温柔没关系,他只当景玉就是那个样子。

  可一旦有了对比,肖玹的心态就有点不稳了。

  为什么?

  就因为自己不是女子吗?

  尤其是看到景玉替她温柔的拉着她进了‘正殿’,掏出木桶,凝结清水,再放上花瓣。

  “好生洗洗,去去晦气,自今日起,便是崭新美好的开始。”

  说着,往木板床上摆了好几套法衣,这才出门。

  为什么!!

  说好的琉光宗自给自足呢?

  两相对比,他是被拖回来的,第五吟儿是被抱回来的;他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第五吟儿泡在浴桶里;他住的屋子是自己伐木搭建,第五吟儿直接住在‘主殿’……

  更让他心难平的是,宗主居然给第五吟儿准备了换洗的新衣,而他什么都没有。

  就身上套的这件,还是肖家不知道谁穿过的。

  更扎心的还在后头。

  景玉都没搭理肖玹,亲自去伐木拖回来,在第五吟儿清洗期间,就搭建起了一栋小木屋!

  还有简易家具的那种!

  肖玹掐住自己的人中,努力让自己不要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景玉打从他身旁路过,又倒回来:“你干嘛?”

  肖玹一脸委屈:“宗主偏心……”

  “哦。”景玉漫不经心,“下辈子你成了姑娘,我也偏心你。”

  肖玹无语。

  “宗主这回不再出去了吧。”

  肖玹亦步亦趋的跟在景玉身后,少年的眼中带着期许。

  景玉顿了顿:“会在谷中多留几天。”

  肖玹抿抿唇,低头不再语言。

  木门打开,脸上布满疤痕的第五吟儿穿着新衣走了出来。

  她应当是受了不少的苦,贴身的法衣勾勒着的小细腰半点肉都没有,整个人纤细得像是能被人轻易折断。

  “阿玹。”

  肖玹猛地抬头。

  她,她唤我阿玹?

  暗淡的眸光忽的又闪闪发光,就听景玉说道:“吟儿是你的师妹,我不在宗门内时,需要你多照顾了。”

  肖玹一口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的。

  但考虑到宗主都这般亲密的叫自家阿玹了,立马拍拍胸脯:“宗主放心,身为琉光宗大师兄,照顾师妹是应当的!”

  景玉瞥了他一眼,他还是个孩子啊!

  就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点偏心了。

  “你带你师妹四处转转。”

  肖玹自己搭建的木屋着实辣眼,良心发现的宗主决定,盖一个是盖,两个也是盖,那就干脆把辣眼木屋拆了,重新盖一座屋舍。

  有修为在,搭建房子这样的小事,不说分分钟完成,至少在他们逛完山谷就能看到成品了。

  肖玹围着自己的新家转了一圈,刚刚难平的心立马就顺了。

  就算是景玉说要离开,他也没一副被丢弃的小狗狗样,而是抬爪爪挥舞,“宗主,这次要早点回来啊。”

  “嗯。”景玉点头,“对了,你的剑骨有下落了。至于在哪儿先不告诉你,等你晋升至元婴,便是知道答案之时。”

  第五吟儿不敢置信的看向肖玹。

  剑骨……

  宗主叫他阿玹,而他的年纪又不大,莫非……他便是肖家陨落的少主肖玹?

  第五吟儿瞬间肃然起敬。

  也不知道为神秘宗主,还是为肖玹。

  景玉都离开好一会儿了,第五吟儿才回神:“等等,刚刚宗主说剑骨,是什么意思?”

  肖玹沉默一瞬,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问道:“你之前那样子,莫不是也被人追杀?”

  第五吟儿的气息立马变得阴沉。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小一起生活的大师姐,居然对她抱有满满的恶意。

  因她是火系天灵根,又有超群的阵法天赋,被师尊疼宠着,被其余师姐妹羡慕捧着,引得大师姐蒙月从不满到仇恨。

  趁着师尊外出,蒙月一脸柔和的敲响了她的门……

  “吟儿,师姐也不想劳烦你,只是这极川冰蚕巢穴寒冷无比,光靠我一人,便是能入得巢穴,也无法得了极川冰蚕丝。”

  第五吟儿放下手中还在纺织的粉嫩布料,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大师姐这是在同我见外?平日里大师姐助我良多,和大师姐跑这一趟又何妨?”

  她是将大师姐当做是亲姐姐的,和师尊一样,将她视为自己的亲人。

  因此,对她并不设防。

  前往极川的路上,只她二人。

  半途蒙月说要改道而行,甚至都没说理由,第五吟儿也没多问一句,跟着她走了。

  哪成想,某个雨夜,蒙月亲手端来的一碗汤,让她在一处陌生的废旧宅院醒来,灵力凝滞,浑身上下软得不像是自己的身体。

  蒙月像是扔破布一样把她丢在荒草丛生的地上,站在她身侧,垂着眼皮眼神极为冰冷,丝毫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如水般柔和,待人亲和的大师姐。

  第五吟儿意识到了什么,可她不愿相信。

  想问询,却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

  蒙月冲她扭曲一笑:“听说,前些日子极川出了个邪修,专朝有火系灵根的女修下手。

  手段极其残忍,挖了灵根不说,还要留下玩弄几天,腻了之后就毁去其容颜,任其自生自灭。”

  第五吟儿心头一寒。

  这种情况,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蒙月想做什么,已经摆在了明面上。

  第五吟儿不太能接受。

  想问原因。

  但蒙月已经举起刀子,为保证她能体会到彻骨疼痛,动作极慢。

  “她挖了我的灵根,毁了我的脸。要不是有人经过那处,将她惊走,我怕是会死在那个破旧宅院里。”

  这该死的,相似的经历啊。

  肖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

  他虽然也是被肖家子弟所迫害,可那些人跟他并不亲厚,除了仇恨,并没有感受到背叛的滋味。

  肖玹比第五吟儿稍高一些,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咱们运气都极好,遇到了宗主。

  假以时日,手刃仇人不在话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