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 空空如也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66 2021.09.23 20:00

  出了山谷又倒回来的景玉:“……”

  第五吟儿被视为亲人的大师姐迫害确实惨。

  他被亲爹嫡母大哥算计背叛,不更惨吗?

  要是让肖玹知道自己差点死翘翘的真相,是会觉得今天庆幸并安慰第五吟儿的他傻呢,还是会觉得尴尬多一些?

  亦或是,会躲起来痛哭一场?

  本来想多在山谷中留几天,至少过了中秋再走,顺便当个调和剂,让两人尽快熟识,愉快的相处。

  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她嘛!

  两个人都能很快适应新环境新身份,挺好。

  满脸慈爱的笑了笑,景玉放心的走了。

  封流:“……”

  这个表情,就,让鬼都有亿点点无语。

  修士对节日不太看重,中秋这天,外门熟人都进了内门,景玉便象征性的和封流一道过了个节。

  第二天月出时,便上了清波山。

  这回下水,比之上次要更快些。

  有了之前的打底,景玉摔下去的姿势好看了不少。

  至少脸没埋在地里,以奇特的侧躺姿势死死贴着干巴坚硬的土。

  封流收了伞,说了句风凉话:“还不如五体投地般趴在地上呢。”

  景玉翻了个白眼,等重力压制减缓些,顶着压力爬起来。

  翎羽漂浮,不等雾气袭来,景玉就跟着翎羽前行。

  景玉边走边打量四周。

  唔,和上次的路线不一样了。

  再度踏入那条玉石铺就的宽敞大道,景玉一步踏出,已经站在了琉光殿前。

  四周空旷寂寥,却无堆积的尘埃,活像此地沉寂时,也有人在定时打扫。

  推开厚重的殿门,久未开启的门扉发出沉闷的响声。

  月光随着门被打开倾洒而下,将景玉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明明有了光亮,景玉也不是夜盲,愣是除了月光照耀处,其余地方皆是一片漆黑。

  “莫不是里面有什么宝贝吧!”

  景玉一瞬激动。

  能隔绝元婴期修士的视线,最次也是异宝!

  被景玉捏着的翎羽动了动,往前一窜。

  刺眼的光一瞬照亮大殿,景玉就在这刺眼的光中流下了眼泪。

  不是被光刺激的,而是被自己的想象和残酷的现实给打击的。

  殿内空空如也。

  别说异宝了,连一把凳子都没有!

  景玉不信邪,在前殿晃了一圈儿。

  好的,除了柱子,啥也没有。

  “兴许后殿或是楼上有呢?”

  抱着这个想法,景玉又精神了,兴冲冲的跑至后殿,又折身上了楼。

  脸上憧憬的笑慢慢慢慢的垮下来,面无表情的启唇:“淦!”

  假的琉光宗穷得只有一块牌匾,真的琉光宗也不遑多让。

  空有地皮建筑,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无。

  “是我贪心了。”

  封流在一旁闷笑。

  景玉调整好心态,注意着时间的流逝,以琉光殿为中心勘察地盘。

  结界之内,建筑物除了主殿外,还有几座殿宇。

  除却一本书没有,只有书架的书阁外,其余殿宇用途不明。

  像是供人居住的,又没有相应设施。

  还有几处异常点,只是景玉的时间不多了,只能暂时存疑,下回再来看看。

  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景玉着手布置阵法。

  在钓鱼前,景玉就在清波山一个稍稍隐秘点的地方步了个传送阵。

  只待结界内的阵法布置好,桥梁就算完成了。

  能不能过桥不一定,好歹也得试试。

  阵法完成,凝结的光一闪,藏入地底。

  景玉站了进去,打出一道灵力,阵法便自发运转了起来。

  月光照耀下的玉石大道寂寥、森冷,阵法中的人在华光闪烁中就没了身影,没了活人气息,此地就如同墓地一般,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悲凉。

  这股悲凉感没持续多久。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刚刚被阵法带走的人又回到了原地,未长开的青涩脸庞上,写满了沉思。

  “失败了。”

  她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转送到一半给我送回来了,到底是我阵法出了问题,还是这地方不对劲?”

  景玉坚决不承认自己的阵法有问题。

  虎着脸趁着还有一丢丢时间可以浪费,又整改了一下阵法。

  再度站进去,她又被阵法原路遣返了。

  只是这次维持的时间稍稍长一些。

  景玉觉得自己被阵法给望梅止渴了。

  想扭头就走吧,偏生还给她留了点余地,告诉她:加油啊!很快就成了!你看这一次是不是比上一次好?下一次一定能比这次更好!多来几次,就能丝滑穿梭两地,不用找固定的时间啦!

  “快到子时了,还要继续改进阵法么?”

  封流特喜欢看她丰富的小表情,还特意蹲在半空,视线和她持平。

  景玉板着脸:“下次一定。”

  气呼呼的捏着翎羽,气鼓鼓的小跑着出了结界。

  被牵引着的封流乐得不行,留下一串儿笑声。

  景玉揉了揉耳朵。

  声音好听的人,笑起来也诱人得很,害她因为阵法而产生的小情绪立马就没有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没了笑声,眼中依旧有笑意的封流:“大哥哥,我能看看你的容貌么?”

  封流温和的看向她:“不能。”

  “为什么?难不成用薄雾遮脸还有说法?比如说,谁要是看了你的真容颜,就得娶……啊不是,就得跟你成亲之类的?”

  封流唔了一声,拖长了调子,吊人胃口:“倒也不是。”

  “那是为何?”

  “我怕被你看了去,你吵着嚷着长大后要嫁我。我若不应,你该茶不思饭不想,求而不得抱憾终身。”

  景玉一脑袋黑线,无语的摆正了脑袋,一头扎入‘泡影’中。

  交了任务后,景玉又每天往清波山跑。

  整个人投入在了试验阵法,调整阵法,改进阵法之中。

  数月过去,转眼就快到凡俗最热闹的腊月,快过年了。

  景玉秉着不能把手头现有的事拖到明年,终于让她把传送阵给搞了出来。

  推力还没抵达,景玉就站了进去,转瞬功夫,她就出现在了玉石大道旁的传送阵内。

  一步踏出,景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白天的琉光宗——真破败啊!”

  日光下,琉光宗不论正殿还是其他殿宇,都透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玉石大道没了月光滤镜,显得很是老旧。

  空隙间,不少杂草钻回来,全然没有晚间的野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