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你该不会是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69 2021.09.09 15:00

  清波鱼狡猾,灵性十足。

  鱼饵挂在钩上,引得它们上前,却也只是贴着钩子啄食鱼饵。

  浮漂晃动,却并不见清波鱼咬住钩。

  景玉不为所动,等浮漂不再动弹,清波鱼再度游走后,慢腾腾的收回鱼竿,重新挂上鱼饵,又甩出去。

  清波鱼几次三番的白嫖鱼饵,领取的鱼饵眼见着见了底,换个人兴许都有点沉不住气了,景玉依旧没多少情绪。

  又有鱼儿去啄食,景玉眉头挑了一下,握住鱼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动着,像是在结印。

  封流虽看不出她在做什么,可也知道,景玉似乎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无用功,便认认真真的看她的手法。

  圆月渐渐升高。

  忽的,浮漂猛地一沉,于水中来回晃动。

  景玉嘴角一勾,不急不缓的拖动鱼竿。

  等浮漂到了跟前,才猛的往上一提,用桶接住。

  “好险!”

  还好她够谨慎。

  要是大一开始就提竿,上钩的清波鱼就要摆脱出去了。

  即便离这么近才提竿,要不是率先用桶接住,也会让上钩的鱼儿溜走。

  “怪不得成功的人少。”景玉点了点桶里挣扎的清波鱼,“这么狡猾,要是我不用点手段,运气也不错,今天就被你溜走了。”

  “你之前那手法……”

  景玉抬头:“想学啊,我教你啊。”

  封流:“……”

  他只是好奇问一句。

  “虽然你没有实体,不过不代表用不了,就知道不知道你学了之后,能发挥几成。”

  又在封流跟前演示了一遍,封流便能复制手法了。

  “其实这手法没多大用,只是能迷惑迷惑小动物们,让它们乖一点。”

  封流闻言,很刁钻的问了个问题:“那你先前捕捉雉鸡,怎的如此费劲?”

  景玉沉默的看着他,沉默的转开头,绕着湖边行走。

  还能怎的?

  让自己长长记性,给自己一个警醒,不要再一不小心变成连雉鸡都难搞定的弱鸡呗。

  封流以为景玉又在开始溜他,摆好了舒适的姿势。

  这幅场景,真是像极了人力黄包车。

  景玉绕着清波湖走,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认真观察四周,细致得连一根草一块石头都不放过,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湖底。

  此时的清波湖和上次来最大的不同,就是湖面没了呈雾状的灵气,可细细感应,又能感知到湖底隐隐的灵气波动。

  任务上没说灵气何时回笼,依照她的推测,估计不会过子正,也就是十六和十七的交接点,零点零零。

  伸手试了下水温。

  没有灵力支撑,她这幅没经过淬炼的躯体根本就扛不住清波湖的寒气。

  吃下一颗赤红色的丹药,景玉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

  封流就这么猝不及防,毫无准备的,跟着她一道入了水。

  也亏得他的鬼,什么样的场景环境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影响。

  “任务只需一条鱼即可,你入水,可是有什么发现?”

  景玉瞅了他一眼。

  此时的她很羡慕封流。

  没有防护的下了水,丝毫不妨碍他开口说话,还悠哉悠哉的,像是来游玩儿的。

  景玉点了一下头,又摇了摇头。

  岸上还能动用神识,一入水,神识也跟灵力一样,消失一空。

  神识传音是做不到了。

  “这是何意?”

  景玉没法儿回话,只能不理他,朝着湖底钻去。

  “是发觉湖底有异,又寻不到缘由,便下来一探?”

  景玉分心点头回应了一下,忽的觉得,封流在下水后,好像话有点多啊。

  回头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依旧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没有丝毫的情绪。

  “看我作何?”封流挑眉,“清波湖水瞧着极深的样子,你现在只是凡躯,怕是触及不到湖底,届时怕是会出事。

  不若等灵气回笼后再来一探?”

  景玉甩给他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灵气回笼她能围着湖走一圈就不错了,那股神秘推力会允许她一探湖底?

  十六这天才是最好探查的时机好吗?

  “唉,罢了,你若脱力不可勉强,冲我招招手我便带你出去。”

  这还差不多。

  清波湖是真的深。

  景玉朝上望了一眼,便只能看到圆月,周边的树木早就不见了踪影。

  可她现在离湖底的距离,还遥遥无期。

  好在吃了赤红丹,湖水的寒气影响不了她。

  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体力能不能撑到抵达湖底。

  可惜手里没有炼制的灵植,要不炼制几炉回力丹,保证体力的同时,速度上也能有一定的提升。

  景玉停下,吃了颗屏息丹,又继续往下。

  看着似乎近在眼前,又触不可及的湖底,景玉忽的想起上上世的某个叫拼夕夕的软件。

  用提现当饵,引导消费者去分享,结果只剩下一分钱就能提现时,却死活凑不够这一分钱。

  虽然不是同一个事情,但意思绝壁是同一个意思!

  景玉一想到她这行为就是‘望山跑死马’,立马就没有多少动力了。

  咬了咬牙,还是继续了。

  直觉告诉她,如果探得湖底的秘密,对她来说有极大的好处。

  屏息丹效用的减缓告诉景玉,她从下水到现在,已经用了半个时辰了。

  再度吃下一颗。

  如果这颗丹药的效用也过了时间,就代表要到子正了。

  景玉回头看向封流。

  封流立马开口:“可是撑不住了要上去?我这便带你上去!”

  景玉赶忙摇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湖底。

  封流凝眉:“你是想让我带你潜下湖底?”

  景玉赶忙点头,满是期望的看着他。

  封流:“带你上岸可以,潜入湖底办不到。此地异常,对我亦是有所压制,越深入湖底,压制越强。”

  景玉失望了,只好拼着吃奶的劲儿继续。

  又潜了片刻,景玉停下,挑了挑眉,没再往下,而是就着现在的深度四处游。

  朝着封流指了指上头,封流二话不说,往前一飘,也顾不上自己的洁癖和不喜他人触碰的禁忌,揽着景玉的腰身,极为快速的钻出了水面。

  景玉惊呆了:“你不是说清波湖对你有所压制?”

  “嗯。”

  “那你还能这么快的带我上岸?”

  封流一脸高贵冷艳:“怕你死在湖里。”

  然后就隐去了身形。

  景玉:“你该不会是……”

  

举报

作者感言

F妩

F妩

景玉:你在湖里话多得有些异常了。   封流:你想多了。

2021-09-09 15: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