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挺可惜的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106 2021.08.28 15:00

  之前讥讽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当众被打脸已经够没面子了,听到叶灵烟说要‘拜访’,勉强维持最后的颜面,一声冷哼,一个甩袖,落荒而逃。

  高鸿之甩了个白眼,把丹药转进去,递给景玉,颇为苦口婆心道:“玉师妹,你太实诚了,如他们所说,随便拿出个赢来的赌注丢进去就是。

  没得浪费一颗好丹药。”

  景玉还没接,贺兰梦就帮她拿过来,塞进了她怀里:“鸿之说得对,收起来。”

  有人不乐意了,当即说道:“下定离手这是规矩,哪有拿回去的道理?”

  景玉小小声:“我老家的二狗子还说,大男人一口唾沫一口钉,说出的话又反悔,那不是趴地上把唾沫给舔回来么?”

  脑子有画面的人登时有点反胃。

  那几个出言嘲讽的脸都黑了,虽然他们没打头说这话,心里却是这般想的。

  一个个眼神如利剑般朝着景玉射来,吓得景玉往贺兰梦后面一躲,用她的袖子遮挡视线。

  七人组倒是被景玉的话逗笑了。

  玉师妹性子怯懦,倒是语出惊人,着实是有趣得很。

  “不过就是一颗六阶丹药而已,当做赌注又能如何?”高鸿之平复笑意,“玉师妹,此一赌若输了,高师兄便赔你一样价值相当的宝贝如何?”

  景玉扯开袖子把丹瓶递过去:“不瞒高师兄,我家别的没有,丹药还是有那么几粒的。”

  高鸿之接丹瓶的手顿了顿,不知道玉师妹是没看出这不是她原来的这一颗,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在说。

  而不知情的人听到的又是另一重意思,顿时看向景玉的表情都变了。

  至于在想些什么,那就只有他们知道了。

  下完注就没必要等在这处了,只需酉时到了看结果就行。

  一行七人加上景玉,一道进了弟子舍,谁都没提刚刚的事情。

  “弟子舍有没有要添置的,尽管说出来,我们帮你添上。”

  山谷内的小木屋还啥也没有景玉都不嫌弃,弟子舍好歹基本的家具都有,她并不觉得还需要添置什么。

  正准备拒绝,七人便把她忘在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弟子舍就在眼皮子底下焕然一新。

  “嗯,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若无法尽快突破至筑基中期,少说也得在外门住上十年。”

  嗯?

  招新这么随意,进入内门的条件却比别的宗门要高,这是为啥?

  景玉满眼疑惑。

  叶灵烟见她不解,便开口解释道:“断岳宗与其他宗门不同,若想成为内门弟子,有两个途径。

  一是十年内突破至筑基中期,二是内门考核时夺得前二十。

  如若不成,可选择成为宗门执事,亦或另寻出路。”

  “灵烟少说了一条,若得了内门某位长老的青眼,哪怕是记名弟子,亦能留在内门。”单星云淡淡补充。

  俞姝淡着表情站在那处,忽的问道:“玉师妹是几灵根?”

  “三灵根。”景玉一脸惆怅。

  院中七人纷纷沉默下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来打破平静。

  他们是怎么都没想到,第一个通过试炼考核的,居然是一个三灵根修士。

  资质之差,能不能在十年内突破至筑基期都不一定,别说到筑基中期了。

  很想问一句,她是如何得以入宗的,又怕直接问太伤人,嘴皮子动了动,化为叹息。

  景玉也跟着一叹。

  她是真心惆怅的,上一世她是四灵根,做打卡任务时得了一本《五灵功法》,废了不少功夫补齐了缺失的灵根。

  这一世缺失金土两系,费劲的程度可想而知了。

  灵根未补齐前,不论她修炼什么功法,都做不到短短十年就晋升至筑基中期,想想就焦心。

  “咳,玉师妹可知,每次招新时,成为正式弟子的为何这般少么?”贺兰梦打破平静。

  景玉很给面子的像是被转移开注意力,她也着实有点好奇。

  见景玉眨巴着水灵灵的双眼,懵懂的看着她,贺兰梦莫名心头一软:“在百年前,断岳宗在钟秀界,乃是三大宗门之一。”

  一下子就把时间线拉到了百年前。

  景玉准备洗耳恭听时,却听贺兰梦道:“那时发生了一件大事,使得断岳宗不复从前荣光,沦落到了中等宗门。”

  景玉眨巴着眼等了一会儿,可贺兰梦感叹可惜般看着虚空摇头,没有下文了。

  景玉:“……”

  所以,真的只是单纯的转移开她的注意力,并不是要给她讲故事对么?

  行叭。

  她的好奇心也不是那么重,来这儿也不是为了探索断岳宗往事的,无所谓断岳宗曾经是如何的辉煌。

  “那,那确实挺可惜的。”

  贺兰梦犹自感叹,其余六人则齐齐看向景玉,脸上是大写的‘懵’。

  “玉师妹听懂贺师姐说的话了?”

  景玉腼腆一笑,有些不好意思:“没,见贺师姐面露惋惜,便也觉着有点可惜了。”

  叶灵烟觉着这话逗得很,顺着贺兰梦之前的话题给景玉解惑:“咱们宗门的招新标准为何,其实大伙儿都说不准,说是按照资质吧,可听兄长说,上个十年有两个单系灵根也未入得宗门。

  无论标准是什么,倒是有一条不曾变过。

  半个时辰内通过试炼考核,不论那名弟子资质是好是差,便能进入外门。

  我们猜测,许是同心性亦或潜力相关。

  玉师妹虽说灵根资质不大好,只要能入得宗门,便说明你潜力无限,万不可妄自菲薄,自我厌弃了。”

  景玉搅着衣衫,颇为不好意思:“我能入宗门,其实运气占了大半……”

  “运气也是实力的表现,总比我们这些靠家族走后门来得正大光明。”俞姝淡着表情接了一句,又怕表情太冷漠让景玉多想,很不习惯的眨了两下眼,让自己尽量俏皮一点。

  景玉差点被这姑娘逗笑,歪了歪头,疑惑更重。

  “都别站着说话了,看着傻里傻气的。”

  气氛渐好,高鸿之说着,取出对应人数的椅子,一方案几,“坐下说,离酉时尚早,咱们边吃喝边闲谈。”

  贺兰梦怕景玉觉得局促,把人往椅子上一按,取出放置在储物袋中的灵果,递给她一个。

  “同门是一家,玉师妹不必同我们客气,随心随性才好。”

  景玉抿嘴一笑:我怕太随心随性了,吓着你们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