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翎羽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32 2021.09.14 15:00

  当她不想起来,只想着依靠他人,还不要面子的?

  她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努力的想靠双手支撑爬起来,这不是没成功吗!

  景玉开始浑身颤抖起来。

  封流在一旁歪着头看。

  看了半天,颤抖的景玉终于使出洪荒之力,成功的把脑袋一偏,成了一条彻底脱力的咸鱼。

  她不想努力了。

  就这样吧。

  封流觉得干看着不像话,动用薄雾试着拉扯,好的,他也不做无用功了。

  封流移动身形,在景玉视线内蹲下。

  景玉:“???”你干嘛?

  接收到景玉明明难耐还努力展示疑惑的表情,封流冲她一笑:“帮不了你,只好陪陪你,以免你觉得孤寂。”

  景玉艰难扯了扯嘴角,呵呵,那真是谢谢你了呢。

  手指头动了一下,算了,再歇会儿。

  “重力压制,神识也受到了压制。若非我无法离你太远,定要四处探寻一番了。”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

  景玉咬牙切齿。

  封流很大度摆摆手:“无妨。你省点力气,把力气都用在说话上,无法起身,不是明智的选择。”

  景玉被气得翻了个白眼儿。

  本来潜水累得很,又被重力压制,想安心的当一条咸鱼多趴会儿的。

  被封流看热闹、水风凉话的姿态一激,顿时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来了个咸鱼翻身。

  ——‘咔哒’

  封流:“什么声音?”

  他诧异扬眉,然后又是一惊:“你怎么哭了?”

  虽然只有一滴眼泪。

  景玉悲痛的闭上眼睛。

  妈的,祸不单行,不该逞强的。

  翻身没成功,把自个儿手臂给压断了,这上哪儿说理去!

  脸上一凉,是封流替她抹去了眼泪。

  景玉睁开眼看他,心口处的感动还在酝酿,就听那厮柔声说道:“比起第一次见你时你的眼泪,此时倒是真切了不少。”

  景玉:“!!!”

  狗男鬼!

  你可闭嘴吧!

  你要是有实体,跟我一样的处境,指不定哭成什么鬼样子呢!

  景玉正准备赌气,继续闭上眼不理他。

  结果猛地发现,重力压制在变轻!

  体内的灵力也在慢慢的恢复。

  试着动了一下完好的那只手。

  确实,她没感觉错。

  封流瞥了一眼:“别挣扎了,挣脱不了就好生趴一会儿,再仔细想想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境。”

  他清澈好看的双眸,情绪出奇的好懂。

  那是隐含笑意的幸灾乐祸。

  “大、哥、哥。”

  “嗯?”带着鼻音的应答,性感撩人。

  景玉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是、不、是,共、存、契、约、者,才、能、触碰、到、对方?”

  封流没觉出景玉话语之下的意思,对她也不设防,点了一下头。

  “那就太好了!”

  景玉蓦地翻身而起,连手臂断了都不管。

  在封流一脸懵逼、毫无防备下按着就是一压,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

  长发铺散开,衬托着他讶异的双眸,让景玉的心,有了那么一丝丝痒意。

  虚影般的身形仰躺在地,伴着月光,还能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他下意识汇集的薄雾下土壤的色彩。

  景玉脸上的笑就这么隐了下去,手指蜷缩了一下,一跃而起,伸手要拉封流起身。

  封流似是才回神,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小手。

  景玉头一歪,又带上了笑:“大哥哥给我擦眼泪都不嫌弃,还在意碰个手么?”

  倒也不是。

  他的手修长虚幻,像是风轻轻一吹就能散去的泡影,和景玉交握时,景玉才有几分真实感。

  这不是活人能有的温暖手掌,也不是泡影,一触即碎,但也说不准哪天真就成了泡影。

  封流重新凌空站立后,景玉很自然的松开了手,“我先去四周看看。”

  封流垂了垂眼睫,“嗯。”

  景玉背对着他眼皮跳了跳。

  她刚才是被重力压制压坏了脑子吗?

  说这句多余的话干啥!

  搞得她很心虚的样子。

  “你的手臂不需要治疗一番?”

  景玉这才想起她的手臂断了,蛮不在乎的吞下一颗丹药,捏住断裂处,边往前走:“不严重,片刻便能完好如初。”

  相处十天半个月都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的一人一鬼,才这么会儿功夫,生出了一点尴尬的情绪。

  奈何想分开找个地儿平复一下情绪都做不到。

  身量不怎么高的少女状似认真的观察四周,身后的男鬼装得跟往常没区别,撑着下巴懒散坐着,前提是他的眼神没有时不时的往少女身上飘。

  封流很纳闷。

  怎么突然就气氛怪怪的?

  尴尬一阵后,景玉就全心投入在了周边环境中。

  她跌落的地方寸草不生,随着她远离那处,渐渐的有了绿意,直到看到几颗弯弯曲曲奇形怪状的树……

  “大哥哥,你有没有觉得此地很熟悉?像是——绝灵之地。”

  “绝灵之地。”

  一人一鬼对视一眼,继续往前。

  封流:“不是绝灵之地内部。”

  他有意识起就在绝灵之地,没办法离开,却也将绝灵之地里里外外都走遍了。

  绝灵之地越往里歪七扭八的树就越多,烈日都无法穿透树冠照耀下来。

  更何况,景玉的灵力并没有消失。

  “起雾了。”

  飘飘渺渺的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腾升而起,使得月光下弯曲的树,像是掩藏在黑暗的鬼影。

  系统包裹其中一格忽的亮起,景玉凝眸看向背包投射的包裹面板,心念一动,存放在那一隔的物品落入手中。

  这是一支翎羽,卡卡判定为无法鉴定的神秘翎羽。

  亮起的光就是翎羽散发的。

  安静呆在包裹里这么久都不见有什么动静,此时才有反应……

  翎羽的光亮从柔和的微光逐渐亮眼,刺透浓雾,将景玉四周照耀得像是白日一样。

  忽的,翎羽从她手心中漂浮而起,朝着左边匀速飘去。

  景玉没做他想,跟了上去。

  许是周边都是浓雾的原因,景玉并没有发现跟着翎羽走时前方的雾气有何不同。

  走了不到百步,翎羽的光芒忽的又暗下。

  浓雾不知何时消散一空,圆月之下,玉石铺就的宽敞大道绵延,尽头处,一座巍峨的宫殿映入眼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