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什么弟子都收么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082 2021.08.21 15:00

  捣药钵的外形,跟上上一世农村常见的,用来捣蒜的擂钵没什么两样。

  看着就像是普通石头打凿,属于被丢在外面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存在。

  景玉是在上一世在某地打卡后偶遇的它,又鬼使神差的把它给带走了。

  她拥有捣药钵后,正经用它来捣药的次数不超过十次,多数时间都是把它当搬砖使了。

  那些打她主意的坏家伙,有不少都是丧命在捣药钵之下,害挺好用。

  随着她又死过一次,捣药钵没随着她的大部分家当被毁,景玉才后知后觉的接受了一个事实。

  这个捣药钵比她以为的不是凡品还要来的珍贵。

  曾经嫌弃的捣药钵,在她啥也不是的情况下,重要程度完全不低于救命丹啊!

  男鬼眼里的神色疑惑深深,景玉却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

  取出灵植直接往里面一扔,捣药杵轻轻一砸,灵植就化成了药液。

  男鬼惊奇不已,凑得极近:“看着这般平凡,居然能轻易将灵植化为药液,莫非是传闻中的神器?”

  景玉一脸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

  如果这真是神器,那她的拿它当暗器使的行为,可以说很不尊重神器了。

  她看男鬼的表情也一言难尽:“你觉得它看着有神器之威么?”

  男鬼抬眸。

  景玉瞬间就怂了。

  对不起,擂钵是不是神器她不知道,但眼前这只男鬼是实打实的惹不起,她该摆好自己的态度的。

  立马冲着他一笑:“大哥哥,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神器,不过管它呢,好用就行了。大哥哥觉得我说得对吗?”

  很好,解答以及使用感受都说了,最后还征求他的想法,他应该能感受到自己的尊重吧!

  男鬼默默看她几息,而后继续看向擂钵。

  “你说得对。”

  见他似乎很喜欢看自己捣药,景玉害怕自己一开口又忍不住说些大逆不道的话,闭上了嘴,专心的砸着捣药杵。

  不怪她嫌弃捣药钵,她若是修为在,哪怕只是金丹期,配合独创的炼丹手法,半个时辰就能炼制一炉最为繁复的救命丹。

  奈何她现在才引气入体,处于练气前期。

  “谷内只有一间木屋,一张床,被你带回来的少年睡在何处?”

  嗯?

  男鬼见她一脸迷茫,似是没懂他在说什么,垂着眼睫:“男女授受不亲。”

  “啊?”

  男鬼却没再解释什么。

  这个念头也是突然冒出来的,等他说了,才觉得不太妥当。

  景玉不是没听懂,只是奇怪他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活像是管着家中小辈的长辈一样。

  “大哥哥,我可是琉光宗现任宗主,哪有宗主和新入门弟子睡一张床的?不妥不妥!”

  说明了她跟肖玹之间的身份关系,又解释了不是他想的那样,景玉没觉得自己棒,反倒有点心累。

  不能有话直说,是一件憋屈的事情。

  可谁让对方是大佬呢。

  男鬼觑了她一眼,继续低垂眉眼。

  景玉懂了,闭上嘴继续捣药。

  谁都没再开口,只有捣药的声音,使得幽静的山谷多了一丝烟火气。

  没有尴尬,只有祥和。

  景玉一直在走神,估算肖玹回来的时间。

  采集而来的灵植纷纷化为药液被景玉存放起来后,景玉才透过男鬼胸腔那个洞,看到肖玹吭哧吭哧的拖着带枝叶的树回来。

  景玉扶额。

  这孩子有、、傻。

  也亏得他能拖动!

  就不会动动小脑袋瓜,把枝叶祛除,再把树断成几截吗?

  “琉光宗什么弟子都收么?”男鬼发出疑问。

  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

  咋,说的好像她有得选一样!

  “让大哥哥见笑了,琉光宗在此之前人丁也不兴旺,又地处绝灵之地。能收到弟子都算不错了,哪有选择的余地呢?”

  景玉不动声色的阴阳怪气一番,并没有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扎铁了老心!

  男鬼这话不仅仅是瞧不上肖玹,更是瞧不上她这个琉光宗现任宗主!

  男鬼中肯道:“若他修为剑骨仍在,倒是个好苗子,可惜了。”

  景玉不由得多想了一些。

  修为剑骨还在,那轮得到她来捡漏?

  她也不算捡漏了,把人弄回来废了一颗救命丹不说,还得找灵植给他炼药,让他重新修炼。

  剑骨就有些麻烦了,剑骨本就天生而来,再生的可能性并不高,只有从抢了剑骨的人那里再抢回来。

  这么一想,景玉觉得自己太惨了。

  “宗主……是在同我说话?”

  景玉看了一眼蹲在前面一动不动看着捣药钵的男鬼,叹了一口气。

  原来肖玹看不到男鬼啊。

  庆幸之余,景玉还生出一点点莫名失望。

  “在同一位前辈神交。”

  肖玹顿时肃然起敬,原来宗主深藏不露啊。

  男鬼则抬眼看了她一下,眼神有点奇怪。

  景玉忽的就脸红了。

  神交这两个字有三种说法,最常见的是没见过面但精神相通仰慕已久;一种是用神识同人交流;第三种是元神交融,那得是道侣才能做的亲密行为。

  肖玹想的是第二种。

  男鬼的眼神,明显就是想歪了好吗!

  啊这……

  她要怎么解释才不显得自己不是因为心虚才解释的?

  想了想,算了。

  “宗主。”肖玹有些不好意思,“弟子,弟子从未搭建过屋子,可否请宗主指教一二?”

  景玉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人们说的能者多劳吗?

  认了认了,她就是这么全能,连屋子都知道怎么搭建。

  “走吧。大哥哥要去看看吗?”

  景玉只是礼貌性问一下,没想到男鬼还真点了头,看她的眼神依旧奇怪,明显还在想‘神交’之事。

  肖玹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朝着她看的方向看过去,被男鬼瞅了一眼。

  肖玹打了个颤栗,顿时对看不到的,能用神识跟自家宗主交流的‘大哥哥’前辈肃然起敬。

  人明显不在谷内,却能察觉到他的视线,给予警告,这得多深的修为。

  肖玹也在此刻,坚信景玉也深不可测,态度更加恭敬了不少。

  见景玉拿了斧头准备伐木,肖玹赶忙接过来:“不敢劳烦宗主,宗主在旁指导便好。”

  景玉乐得偷懒,席地盘膝,正准备指挥肖玹,男鬼也不见外,学她的姿势,离地一掌宽盘在了旁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