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我厉害吧

穿书后我靠捡破烂养宗门 F妩 2154 2021.09.15 20:00

  景玉回头看了一眼。

  有结界。

  又看了一眼手中翎羽,抬步朝着宫殿走去。

  封流依旧撑着下巴看着前方,眸光带着几缕疑惑,这里,似乎有点眼熟。

  宫殿孤零零的矗立在苍穹之下,四周空旷寂寥,也带着说不出的肃穆庄严。

  结界两边,一边绝灵一边灵气浓郁。

  如同绝灵之地与之山谷。

  景玉跟着翎羽进了这里后,就有个猜测,当看到宫殿正门上方《琉光殿》时,将她的猜测落到了实处。

  山谷不是琉光宗,此处才是真正的琉光宗。

  而翎羽,是进入琉光宗的钥匙。

  景玉在宫殿前站了会儿,转身朝后。

  “不进去看看?”

  景玉摇头:“不了,快到子正了。”

  穿过了阵法,也来到了此处,知道吸引她的是什么就足够了。

  她别的没有,有的是时间,以后每月都可以来探一次,摸透清波山和真正的琉光宗之间的关联。

  出结界时畅通无阻。

  外头依旧浓雾弥漫,看不清方向,只是这次不需要翎羽指路,景玉心有所感般,顺利的来到了她掉落的地方。

  然后她陷入了迷茫。

  下来倒是简单,被‘泡影’给吐出来的。

  可怎么才能回到‘泡影’中,把她带回清波湖底呢?

  琢磨片刻,景玉试探着伸出手。

  浓雾遮挡的前方像是毫无遮挡物的虚空,然,她的手指戳过去时,又像是被一团冰冷的水给裹住了。

  景玉来不及提醒封流护好自己,前脚刚掏出赤红丹扔进嘴里,手都还没放下,她就被一道巨力猛地一扯。

  “咕隆~”

  景玉的思想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对身体来说,有些猝不及防。

  被迫喝了一口拔凉拔凉的湖水,回头望,恰好瞧见封流在隐匿身形前,眼眸中深深的恐惧。

  *

  从用清波鱼换了大量灵植和一些材料后,景玉就没再出过弟子舍。

  院中树下被景玉放了一把小凳子,一大早起来她就坐在那里鼓捣封流看不懂的东西,入夜就回去睡觉。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作息时间,看得封流有些迷。

  持续了好多天,封流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在做什么?”

  景玉不是很满意的执起一根细长的棍子:“等我做出来了你就知道了。”

  封流有点好奇,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景玉虽不是什么完美主义者,可要是出自她手的东西,让她不满意了,肯定会推翻重来的。

  这根棍子有什么奇用不成。

  不满意还硬要继续,还挺分裂的。

  又过了两日,封流才看出来她做的是什么。

  景玉撑开青面素伞,不满意的情绪稍稍减淡了一些。

  将伞递给封流:“你试试看。”

  封流疑惑。

  试什么?

  他一只鬼,撑伞做什么?

  想是这么想,封流修长的手,还是隔着薄雾附上了伞柄。

  他无法触碰实物,只有景玉给他的,他才能接触。

  说起来,这是共存契约对他而言唯一的一点好处了。

  景玉眼眸弯弯,一脸期待:“捏着伞柄右转三圈,试试看对你有没有效果。”

  封流照做。

  忽的,封流闻到了一阵花香,小院的景象顿变,没了青石板,没了那棵树,他置身于不知名的花海之中。

  花香阵阵,时有微风夹杂着花香,使得香气在浓郁和浅淡间跳跃。

  场景变了,眼前的人却依旧。

  她带着笑上前一步,充满期待的问道:“怎么样?你看到什么了吗?”

  “你。”

  景玉眨眨眼:“除了我呢?”

  封流低头看了一眼空荡的胸口,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抬头时疑惑已经消散:“花海,还闻到了花香。”

  景玉呼出一口气,笑意更深:“我成功啦!你再试试左转三圈。”

  封流修长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伞面不急不缓的打着转。

  花海消失,花香消散,被熟悉的山谷所取代,唯一不变的,是眼前带着笑颜的少女。

  不用她再问,封流便道:“若非知晓身在何处,我还当依旧在山谷中。”

  景玉一脸得意:“以假乱真,我厉害吧!”

  封流点头:“很厉害。”

  “要不是手上材料不行,我能更厉害呢!”

  景玉哼哼着往房间走,一蹦一跳的,像个孩子一样。

  封流顿了顿,她这幅身躯,本就是个孩子。

  炼丹、禁术、破阵,再添一个炼器。

  她是怎么学得这么杂,还精的?

  封流垂下眸子,将伞收了起来,拿在手中。

  ——叩叩叩

  “这个时候敲我门,应该是贺师姐回来了。”

  刚躺上床的景玉唰的冲出去,带着封流也嗖的到达门前。

  打开门,外面不止贺兰梦,七人都在,一副让景玉汗毛炸起的表情看着她。

  “你们……”

  单星云朝她拱手弯腰:“玉师妹,虽说大恩不言谢,可这份恩情,我们都记住了。”

  景玉歪了歪头,嗯?她做了什么让他们感恩了。

  贺兰梦扒拉开单星云,星星眼看着景玉:“玉师妹,上次你给我们的丹药,是你家族的丹师炼制的吗?

  可还有多余的?

  有的话,能卖几颗给我们吗?”

  景玉恍然,哦,感恩这个啊。

  “有啊……”给你们一人一瓶好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贺兰梦一脸惊喜:“太好了!玉师妹你真好!

  我知道效用这般好的丹药,定是极难炼制,灵植也难寻,你带出来的许是也不多。我们不多买,一人两颗,买个大比保障就行!”

  景玉皱眉:“两颗,够吗?”

  “够了够了!我们一共七人,一人两颗便去了一瓶多的丹药,你自己若是……”

  贺兰梦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了,因为景玉又掏出了七只丹瓶,怎么看都不像是存货不足的样子。

  众人倒吸一口气。

  越发觉得景玉的来历不一般,定是隐世家族嫡系。

  既然她不缺丹药,他们不缺灵石,按照六阶丹药的市价再往上加了些,一人买了一瓶。

  景玉也没客气,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能看出来他们多少还是有些肉疼的,估计余钱不多了。

  她也没客气客气说少收点。

  毕竟血汗钱嘛,少收少赚,太吃亏了。

  本约好不拆穿关于景玉身份的,叶灵烟实在是好奇极了,问道:“玉师妹,以你的身份,为何在初遇你时这般落魄?”

  景玉眨眼,她琉光宗宗主的马甲捂得死死的,一点没露出痕迹,他们这都猜到了?

  “呃,出了点事儿。”

  众人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都不用景玉编些故事出来,一副理解的表情,约着去斗法台看别人斗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