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闺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何妨狠些?!

闺范 青铜穗 3510 2014.01.06 18:01

    等她出门,李嬷嬷拿着茶碗走进来,说道:“红袖姑娘来了,我拿点茶叶。”说完径直走到靠墙橱柜处,打开门将琉璃的私房茶抓了几撮。

  琉璃看了眼窗外,道:“红袖姑娘在哪儿啊?”

  她指着自己屋:“在我那屋坐咧,大夫人唤她来跟姑娘传话,喝完茶就来回姑娘。”

  一个奉命来传话的丫鬟,不来跟主子回话,倒先去老婆子房里喝茶,这是哪里的规矩?琉璃看着李嬷嬷堂而皇之出了门去,闷声不吭回到案后坐下了。

  红袖坐在薰笼旁,看着李嬷嬷进来,当下笑道:“难为嬷嬷了,竟劳烦您招待我。”

  李嬷嬷递了茶给她,道:“过门是客,何况是姑娘这样的贵客!咱这院子一年到头都不见有个人来,您来了,那是我们的荣幸。”

  红袖笑了笑,接过茶来放下了。

  李嬷嬷试探道:“不知姑娘今日亲自过来是为何事?”

  红袖道:“这院儿里不是还得添几个人么,等明儿夫人寿日过了,钱大娘子就会领人来,今儿是来知会一声儿。再来——”

  说到这里她停住了,李嬷嬷忙支起耳朵凑过去,她轻笑了声,便又道:“再来就是,这除夕日不就要到了么,九姑娘也会借着除夕祭祖之机认祖归宗,依老太爷的意思,这是宗佳话,到时候还得请亲戚府上来观礼,以证明老太爷老太太及大夫人对九姑娘的重视,这宗祠里礼仪可多着呢,李嬷嬷于九姑娘有教引之责,难道不应该从今日起好生训导么?”

  李嬷嬷怔了半日,跳起来:“姑娘这话很是!”

  红袖从李嬷嬷房里出来,便由李嬷嬷打着帘子进了琉璃房内。将房里补人以及除夕祭祀之事一说,便告退回了长房。

  琉璃因还惦记着要去会吴大夫,来不及细想这事,等蕊儿拿了饭来,匆匆吃了,便打算要出门。李嬷嬷堵住门口:“姑娘这是上哪儿去?”

  琉璃道:“我这一向接连绣花,许是脖子惊了风,活动起来十分地疼,听说吴大夫来了,我去向他讨几帖膏药。”

  “站住!”李嬷嬷叉腰将她喝住,一转身从墙上取出当初抽翠莹她们的那根藤条来:“男女七岁不同席,不共食,姑娘居然私自跑出去见个外姓男子,规矩何在?”

  琉璃摊开手来:“我不过是请大夫瞧个病——”

  “那也不许!”李嬷嬷冷哼:“眼下离除夕仅有半月,姑娘还如此不受管束,到时丢的是谁的脸?是整个何府的脸!打今儿起,你就哪儿都不许去,只管在屋里给我练习规矩!”

  琉璃禁不住拉下脸来:“莫非今日我病入膏肓了,嬷嬷也要挡住我去路么?”

  “姑娘若病入膏肓,自有人将大夫请上门来,反正自眼下起,你哪儿都不许去!”

  李嬷嬷挥舞着藤条,初来小跨院时气壮山河的气势又回来了。

  琉璃咬着牙:“你再给我挡路试试!”

  蕊儿在屋里听见动静,连忙冲出屋来:“李嬷嬷,你不要太过分了,九姑娘终究是主子!”

  李嬷嬷哼道:“老奴这也是为主子好!”

  琉璃不知她突然间哪来这么大胆量,一时铁青着脸站在那里。蕊儿知道红袖来过,见她们僵持着,也猜到是红袖背后跟李嬷嬷说过什么了,于是搀着琉璃:“姑娘且进屋去吧。”

  琉璃沉着脸随了她进屋,见到桌上茶盅,不免想起这死老婆子方才径自取她的茶招待红袖,当下气不打一处来,捉住一只杯子就往地上掼去。蕊儿慌忙跪下:“姑娘心里的委屈,奴婢是最清楚的,但是请姑娘想想,这屋里一举一动都在大夫人眼里,李嬷嬷这么做,一定是有人唆使过的,姑娘可千万别着了别人的道!”

  琉璃一个激灵,瞬间仿若醍醐灌顶,这才想起还忘了红袖曾在这老虔婆屋里呆了半晌,她打哪来的底气跟自己对抗到底,还不是因为红袖么?当下一屁股坐到炕上,抽出本《女诫》来冷哼:“早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在报仇这件事上,她最能沉得住气,如此这般打定主意,也就平息了怒火,当真静静背起书来。

  蕊儿暗自佩服她这般收放自如,又怕她脖子疼得紧,于是道:“不如奴婢去前院会会吴大夫,让他给几副膏药让奴婢带回来?”

  琉璃想了想,叹道:“膏药也就罢了,我去会他实则为另一件事。”说着她起身从书案下抽屉里取出个小布袋来,“无人在旁的时候,你悄悄地让他看一看,这米糕里掺的是什么药?有什么作用,一般从哪里得来,都给我问清楚。”

  蕊儿看着那布袋子,身子忽然晃了一晃。琉璃扶住她:“你怎么了?我看你这几日就跟得了场大病似的——诚然,你身上的伤也确实抵得上一场大病,但也不至于整个人发虚啊?”

  琉璃絮絮叨叨扶着她坐下,她脸色发白摇了摇头:“不妨事,姑娘不必担心,就是夜里看着那两张空荡荡的床,心里总糁得慌,没歇息好。”看着书案上布袋子又站起来,半日后拿在手里道:“奴婢这就去。”说罢匆匆出了门。

  琉璃冲着她背影摇了摇头,叹气回到炕上。

  李嬷嬷说要好好立规矩,居然算话,下晌就把那张雕花大围椅搬了进来,像尊佛一般坐于其上,左手拿着藤条子,右手端着拿琉璃的峨眉青泡的茶,一遍遍地让她练习给各种不同的人行礼。

  琉璃咬紧牙根,半句废话也不跟她多说。倒是蕊儿看她行了两个多时辰福礼,膝盖节都快弯不下来了,心疼得等那老虔婆去如厕时忍不住咒了几句老不死。

  到晚饭上桌时,蕊儿就不那么客气了,把琉璃的饭菜全推到琉璃面前。

  李嬷嬷立时就黑了脸,“这是什么意思?你莫非是不让我吃?”

  蕊儿掐着手心儿:“既是要讲规矩,那就大家一起讲,这是姑娘的饭菜,你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吃?”

  李嬷嬷啪地将筷子拍在桌上,“老娘身为教引嬷嬷,当不得一个师父也当得半个,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做父母的吃儿女几口饭菜居然没有资格?!”

  蕊儿脸涨得通红,极力分辩:“你强词夺理!”

  琉璃边吃饭边冷眼看着她俩,并没打算参与,蕊儿自然争不过李嬷嬷,没过几招便已败下阵来,不过见琉璃已经吃得差不多,便也就算了。

  饭后蕊儿拿热水给琉璃泡脚,琉璃问起她:“让你办的事儿怎么样了?”

  蕊儿手一顿,道:“问了,吴大夫说没什么。”

  琉璃坐起来:“怎么可能没什么?都撂倒那么多只鸟了!”

  蕊儿惊怔,琉璃也举自己失言,于是道:“我是说,那白米糕明明就是有问题的,你没让他闻闻什么的?”

  蕊儿低下头去给她打胰子,“闻了,他说压根就没问题。”

  琉璃无语了,怎么可能呢?明明那里头就掺了某种可以致人昏睡的药物,如果只是为猎鸟,为什么要拿布袋装着?而且对于猎鸟来说,这药效未免太强劲了。根据事先推测,,翠莹是于昏迷中无力挣扎而悄悄死去,李嬷嬷也交代,她死前也吃了白米糕,那么捡回来的这袋米糕就很有可能是她吃剩的,也是证明她是死于他杀的关键证据,如今吴大夫居然说没问题,琉璃真不知该怀疑他是个庸医,还是怀疑他参与了谋杀。

  她问蕊儿:“那布袋呢?你放哪儿了?”

  蕊儿站起来:“布袋……丢了呀,奴婢看那东西挺脏的,就顺手丢湖里去了。”

  琉璃扼腕:“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丢了呢!”

  蕊儿十分无措。琉璃恨了半日,想那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点线索又这么没了,再想把这事查清楚,真可谓难如登天!看她脸色刷白的样子,想这件事本来也没跟她交底,也不能完全怪她,于是缓下语气:“下回若有这种事情,不能再自做主张。”蕊儿忙应下,蹲下地给她穿鞋袜。琉璃道:“过两日钱大娘子就要领新人来,到时屋里住了人,就不会那么糁得慌了,我原想若没人来,便让人把那两张床给撤了去,——你再熬两日。”

  蕊儿扶了她站稳,说道:“让姑娘操心了。”

  琉璃嗯了声,叹道:“倒是眼下——明日一早便要去长房,给大夫人的贺礼却还没准备好呢!”

  蕊儿想了下,“日间奴婢打听过二姑娘七姑娘的贺礼,因为两位姑娘上头还有姨娘随礼,所以都是准备亲手做几样点心以表心意,姑娘可以斟酌着看看。若是咱们也送点心的话,奴婢倒会几样小食,到时借隔壁小厨房用用就好。”

  点心琉璃倒是也会做,外公是个远庖厨的君子,可是她娘亲却是个手巧的女子,光点心就能做二十来样,菜肴就别提了,总之二位师叔都对娘亲的厨艺赞不绝口。有个厨艺强大的娘亲,身为儿女是没有什么机会青出于蓝的,菜肴方面倒罢,有时可自行发挥,做点心却纯靠技术,琉璃统共也就学会六七样。

  会做六七样当然也就够了,可是她若借吃食敬奉,不是给了某些人现成下手的机会吗?到时余氏吃了她的东西忽然闹个头疼腹痛什么的,那她不是找罪受?

  她这里胡思乱想着,蕊儿在旁边也愁的不行,这礼送轻了不行,送重了又送不起,别的姑娘也就罢了,余氏也不在乎她们那点东西,可她家姑娘不同啊,她地位这般尴尬,稍有一个不慎,拿出去就能让人大作文章引祸上身,所以得慎之又慎。

  “有了!”忽然间,琉璃坐直身子,两眼亮得跟寒星一样:“我想到个现成的好物件儿!”

  蕊儿忙用两手扣着桌沿:“是什么!”

  琉璃笑了笑,慢条斯理走到橱柜前,打开门从暗格里掏出一个小布包,一层层打开,里头一枝华光璀璨的金丝蝴蝶华胜立时呈现在眼前。

  蕊儿怔怔地看着琉璃。

  琉璃执起它来,冰冷地扬起抹笑:“齐氏跟余氏两虎相争,闹得我这里鸡飞狗跳,直至害死两条人命,这锅浑水,我何妨搅得再浑些?这只金丝蝴蝶岂不是送给余氏最好的礼物么?我只管把这颗石头丢下去,至于究竟会不会激起风浪,以及激起多少层风浪,我就不管了!”

  蕊儿倒吸一口冷气,不由自主揪紧了衣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