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清秋琵琶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水底古洞前辈骸

清秋琵琶曲 败笔苏半城 2150 2018.11.09 23:33

  一道人影自那高崖斜落而下,电光火影之间已坠入了那湖中,“啪”,一时溅起十丈波。

  冷,冷极了,如坠冰窟。热,热透了,如在丹炉。

  阮红梅正是在这样忽冷忽热的冰火两重天中悠悠醒来。头顶流声响动,耳畔寒风刺骨,他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置身石洞,右手的灵芝和左手的小蛇已没了踪影。

  这石洞潮湿得紧,四周皆是钟乳怪岩,身侧左边五六米处水光莹莹,阮红梅上前探看才发现,这原来就是洞口,洞口外急流澎湃,水流深不可测,抬头望去皆是白流奔腾无尽,奇怪的是这水却不曾拐至这洞中,洞口俨然成了分界线,真是又奇又秒。洞口的左边三四米也是个黑乎乎的洞,此刻刺骨的寒风正是从那黑洞中奔涌而出。

  看来自己已置身水底了,外头水流汹涌,莫说游上水面,恐怕一出去就已被水流卷飞。再者自己如今没了内力,哪经得起长时间在水中屏气,估计还没浮到一半就已气绝身亡了,这可怎么办呀!

  呼呼呼,阮红梅还在埋头思索该如何出去,阵阵寒风又从那黑洞刮面而出。

  风!有风说明这洞有同样外面的出口!这水中是万万不可能生风的,阮红梅脑光一闪,盯着黑洞发愣。

  只是这洞黑漆漆的,恐怕其中会有什么凶禽猛兽,自己如今如果遇到了,只怕是送食上门。

  差点儿被小蛇取了性命,阮红梅现在可后怕不已。

  长时间待在这里也是不行的,单凭没有食物这一点,不出十天半月,自己早就饿死了。

  闯!龙潭虎穴也只能硬着头皮去闯一闯了,如今这洞已是唯一的生路!

  在外看着黑乎乎的洞,进入其内竟然目犹可视。洞壁长满了不知名的潮苔绿藓,正在散发着绿幽幽的暗光,阮红梅正是凭借这些微光摸索着前进。

  七拐八转,本以为凶险万分的黑洞,一路上却顺利得出奇,除了那刺骨的寒风刮得人难以稳当立足和路途湿滑。

  行了不知有多久,洞道骤然开阔了许多,阮红梅喜上眉梢,想是出头不远了。接着又走了一会儿,阮红梅已经看到前方一片空阔,却又是一溶洞。

  突然,一股腥臭自身后袭来,同时“沙沙”之声逆风彻耳,阮红梅回头一看,只见黑暗中两盏红彤彤的灯笼急疾向他驰来。

  跑!来不及细看细想,阮红梅拔腿就跑,才冲进溶洞口。

  刺啦刷一下,腿部已被落石砸中,吃痛不已,阮红梅哪里还跑得动,一个跟头栽倒进洞口。

  扭头一看,一条腰粗大小全身银色的蛇状怪物已在他头上张开血盆大口,刚才看到的哪里是什么红灯笼,明明是这怪物的两只眼睛!

  阮红梅哪里还有时间去想其他,出于本能地往前爬了一步,全身刚好都进得洞内,刚进得洞来,“嘭”地一声,脚后地面已被怪物砸出个大坑。

  说来也怪,这蛇形怪物似乎对此洞颇为忌惮,停在那洞口瞪着灯笼似的凶目,“嗞嗞嘶嘶”吐着信子不敢上前,好像对阮红梅身后特别惧怕。

  难道身后有比它还凶猛的怪物?阮红梅转头一看,自己身后三米开外,洞中心,一柄漆黑如墨的宝剑直插入地,锋刃寒意闪闪。

  怪物徘徊了一会儿,惧于宝剑之威,悻悻转头,来时快,去时更快,唰唰几声,隐入了那黑暗中去了。待得怪物退去后,刺骨的寒风又向洞内涌来。

  惊魂未定的阮红梅哪管得了这寒风,拖着伤腿向宝剑匍匐爬去。

  果然是把好剑,剑宽三指,剑身一半没入土中,露出地面的部分延至脸柄皆是漆如墨染,唯独两侧剑刃银芒烁烁。

  嗯?目光穿过宝剑,阮红梅看到一座石台,石台上却是一具骨骸,骨骸上还有几片未腐化的衣布,这洞内阴潮,适合尸体防腐,但看这骨骸和衣片已朽成这样,定是有了不少的年头。

  “想吾半生洒脱,行走江湖难觅敌手,好交喜友,仗义疏财,临了却是被至交好友和红颜知已害了性命,清秋曲,可笑可悲可恨矣”

  阮红梅爬到石台前就看到石台前刻了这段小字,刻得瘦深凌厉,想必是用那宝剑所铭。只一眼,阮红梅顿觉心头被一股寒意刺过,心惊颤颤。

  唉,看来此人也和我一样是个可悲之人!都是被那清秋曲所害,同是天涯沦落人,清秋曲呀清秋曲,你是害了多少江湖人!阮红梅不由得心头一叹,噓怨悠悠。

  前有怪兽待食,后无出去之路,这洞中又阴冷无比,自己想必用不了多久也将步了这骨骸的后尘。只是心间尚有诸多困惑未解,终是不甘心!

  算了,相逢一场,趁我还有一口气在,姑且帮你免了这尸骨无埋之悲吧。

  阮红梅依着石台,艰难地站起来。伸手去收拾那骸骨,骨骸碎布才收了一半,他就又看到了一排小字:

  汝既收吾骨骸,必是心存善念之人,吾亦可放心而托,吾名段啸苍,江湖人称‘滇南客’,黑麟剑身侧一米入地半尺,吾平生所学尽埋此处,留待有缘人,若汝学成,前往滇城寻那苏姓之人为吾雪恨,黑麟剑亦可取去,切记切记。

  阮红梅收完骨骸碎布后,用自己的上衣包好。依言掘土,果然挖了半尺就见到了一本旧籍。

  “秋枫剑诀”书的封面上四个大字俨然而跃。翻开古籍首页:剑法,意也,吾于秋暮观枫而悟……再往后翻,皆是剑招心法。

  直至卷尾才有一段用血所书的小字:此处那蛇形怪物唤作凛蛟,乃是伴赤焰血莲而生,以血莲之燥养驱自身体寒,视莲如母。吾当初取两瓣血莲疗伤时见其年幼,不忍杀之,后人执剑心诚亦可驱之。

  阮红梅苦笑不已,若是以前,他定是惊喜不已,只是如今,经脉废断,内功全失,这剑谱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没用!

  倒是这宝剑,‘滇南客’既说“执剑心诚可驱”,必能震慑那蛇形怪物,也许自己能依靠它逃出去。

  阮红梅上前双手握住剑柄,使尽全力“哈”地一声往上一拔,宝剑浑然未动,阮红梅自己反而摔了个狗啃泥。

  摔倒的阮红梅似有所悟,爬起来对着用自己上衣包好了的骸骨恭恭敬敬地磕了拜师礼的九个响头。

  第九个头刚磕完,身侧的宝剑顿时黑光大作,宝剑有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