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强者天启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在下帝梵天,敢问道友

  白忘川自然感受到了花撅这释放了一切负面情绪的哭泣,没有说话,任由她在自己怀里哭泣。

  他的速度很快,只不过短短数息,就离开了空间裂缝,带着花撅回到了伏流城。

  而星辰阁的星尘此时还在原地等候,看到白忘川真的带回花撅,也是惊叹不已,没想到眼前的大能居然真的把人从魔界带回来了!

  稍稍告别一番,星尘就离开伏流城直奔星辰阁,他要告诫阁主,此人,不能惹!

  “好了,下来吧”

  白忘川的声音很轻,但是花撅依然还想再赖一会儿。

  “能不能送我回宗门,我一路上怕遇到坏人,最近实在太痛苦了,你能帮帮我吗?”花撅可怜兮兮的道。

  白忘川没有多说什么,将花撅抬到后背,背着她离开。

  而就在两人离开没多久,伏流城城主赶来,看到的却只有满目狼藉的伏流城。

  “你宗门在哪?”白忘川问道。

  花撅:“我的宗门叫百花宗,你可能不认识,但是我们当代宗主柳万花应该挺有名气,想必你也听说过吧!”

  一提到自己的宗门,花撅满满的自豪感,毕竟身在一个十大宗门榜上有名的宗门,自然是会有些骄傲。

  “那你在宗门是什么地位呢?”白忘川接着问到。

  花撅不好意思挠挠头,道:“我资质不好,现在三百多岁了才修炼到金身境当了个长老。”

  都说女人的年龄和体重是大忌,但在白忘川的盘问下,花撅居然毫无保留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年龄,可谓对白忘川已经好感度达到爆棚了。

  花撅好奇的问道:“那你呢,你修炼多少载了?”

  白忘川略一思考,算上穿越来的时间,再加上最近一直去搞事情,对时间还真的处于在一个模糊的认知。

  想了想道:“我出生十六岁后才开始修炼,修炼到现在历经两年六个月。”

  花撅本来打算笑嘻嘻的附和,结果听到就修炼了两年也是懵了?你修炼两年就能横扫魔界还把魔界的意志给斩灭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花撅打出一道微不可查的内力进入白忘川的体内,探查着白忘川的骨龄。

  白忘川自然感知到了,但没有说什么,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背着花撅慢悠悠的走向百花宗。

  此时,花撅彻底探察到白忘川的骨龄,她被惊呆了,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可以在如此年轻强大到如此境界,无论境界再怎么高,骨龄是永远不会骗人的,那就是说,眼前的真就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本来以为在修行者里三百多岁已经很年轻的百花宗长老花撅,第一次就自己产生了怀疑。而且自己这么喜欢白忘川,不就是老牛吃嫩草?

  不过花撅很快就没有继续关注这个问题,反正白忘川那么强大肯定可以知道她的年龄,就算自己不说,他随便一探便知道了。

  但是在自己对比白忘川如此大龄的情况下,他依然没说什么,那不就是代表,他根本不在意?

  就在花撅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没想到白忘川停了下来。

  只见白忘川淡漠的看着天穹,花撅自然不明白白忘川看到了什么,但是在运转风之魂加持下的白忘川明眸扫过宇宙,发现各大界域运转速度比以往快了上百倍!而且还有隐隐要融合的迹象,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在自己运转风之魂的风眸探查下,几十万光年以及更加遥远的地方统统被他看穿的一干二净,没有保留,只不过限制于距离,更细微的就感知不到了。

  看白忘川回过神来,花撅问道:“刚刚在看什么?这么入神?”

  白忘川没有回答,但是想到未来这个被自己所救的女人可能会因为界域的融合再次陷入危险之中,就凝聚了一块风魂之力所铸造的风之令牌。

  “诺,这个给你,这是我为你铸造的法宝,以后有难处还可以通过它联系我。”白忘川将风之令牌打入花撅体内道。

  花撅自然不胜欣喜,带着幸福的笑容静静地趴在白忘川的背上。她既没有询问为什么白忘川走的这么慢,也没有问很多问题,只是静静的享受每一刻,真想这一瞬间停留永久。

  他们一起走过了金灿灿的稻田,一起走过高山,一起看过流云,也在星月灿烂的山峰一同欣赏这片天地的景色,不知不觉,白忘川已经背着花撅走了三天的时间。

  白忘川倒不是想要攻略花撅,只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他想要好好放松一下,作为一个世界的旅客,以往的他太着急了,错过了许多精彩的风景,他们这段时日一起见证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万物复苏的时节,却还有一个“睡美人”躺在那里,披着一身绿色的皮囊一动不动地呼呼大睡,小草都探出头来看这个美妙的世界,怎么还有这么懒的“睡美人”,连眼睛都不愿睁开,看着似醒非醒;路过的一处山峦,那叠叠的峭壁像一位白发苍苍坐在湖岸上的老人,一个人低着头,弯着腰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单手撑在地上,头发,胡子凌乱不堪,远看只觉得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而上方的绿藓像是一尊有故事大佛,充满沧桑感,殊不知它在这里矗立了多少年,只留下一个完整的头在那里。岁月变迁,它已经没有往日清秀的外表,黑渍布满它的全身,甚至杂草丛生。可它依旧顽强的在这里,让世人一睹历经沧桑始终不变的容颜;也一睹马入大海的半坡陡壁,高耸入云的苍树,也见过如同爬行动物般的小岛屹立在山,水只见,波光漾漾,映射出它的倒映。

  这就是白忘川作为旅客的意义,观天下奇景,赏悦目之色,体悟自然之意,这也许也是世界之魂选择他的根本原因。

  但是花撅却不这么想了,她觉得白忘川不那么快带自己回去,就是想要和自己都待一段时日,这几天夜晚他们休息时也会聊聊天了解彼此,感情增进不少。

  当然了,花撅对白忘川的定位是挚友了,而且她还想再进一步,但是对白忘川来说,花撅真就是普通朋友罢了,他没有想那么多。

  就在花撅打算说些什么时,前方走来一位衣衫褴褛的年轻人,他握着拐杖一步一步走着,男子的左腿受了重伤,膝盖处还在滴着鲜血,身上多处淤青,显然是遭受过非人的待遇。

  男子听到动静,缓缓抬起头来。前方一男一女,男的温润如玉,容貌无双,一袭白袍缥缈如仙,而女的则英姿飒爽,皎好的容貌虽然出众,但和这宛如谪仙般的男人面前,就显得有点牵强。

  他抱拳对着前方的白忘川与花撅道:“在下帝梵天,敢问道友能否帮助我,日后感激不尽,必有重谢!”

  白忘川本来没打算理他,但是听到他叫帝梵天,忍不住打量道:“帝梵天?那你父亲是谁?”

  此时白忘川隐隐有些猜测,但是他并没有说出那个名字,等着他自己说,虽然很像,但万一不是呢。

  花撅不明白白忘川为何会对眼前这个区区百穴境感兴趣,但是深谙妇道的的她知道男人做什么,女人安安静静待着就好,不要多问。

  帝梵天见眼前那谪仙般的少年开口,便感觉有了希望,激动的说道:“在下的父亲乃帝天宫宫主帝无敌,但是遭受魔道妖人所陷害,我看道友身上流转浩然正气,想必是正道高人,还请前辈能出手救救晚辈,日后感激不尽!”

  白忘川面色古怪,什么叫做你看我身上浩然正气?我承认我帅是帅了点,但浩然正气什么的,完全不沾边好吧!为了抱大腿是真能吹。

  而且,除去这些小因素不说外,他的老父亲帝无敌,不就是被他弄死的吗?现在打了老的来了小的,咋?给地狱送一个父子套餐?

  花撅看白忘川还在想事情,开口对着帝梵天道:“白哥既然没有表示,那你就走吧,我们不是什么大好人,不会随意帮助来历不明的人。”

  帝梵天急道:“别呀,我什么都能做的,只要你留我一条命,让我做牛做马都行,求求你们了!”

  白忘川走向前,直视着帝梵天,数秒后,开口道:“你想为你父亲报仇吗?”

  帝梵天毫不犹豫道:“想,做梦都想!”

  白忘川微微一笑,摸着他的脑袋道:“那你就来杀我吧!”

  一句话让帝梵天大脑直接宕机,石化在原地,此时他哪里还不明白,白忘川就是他的杀父仇人!

  “混蛋,原来你一直在戏弄我!”帝梵天咆哮道。

  他想要站起身来攻击白忘川,但白忘川的手如同五指山一般将他稳稳的压在地上,掀不起一丝波澜。

  “你……”帝梵天还欲要说些什么,白忘川一指点像他的脑门,一段段记忆被白忘川抽丝剥茧,所有的功法感悟被白忘川吸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