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强者天启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我们?路过的旅客而已

  起源大陆

  两道流星划破天际,降临在一处空旷的平原上。

  白忘川率先落地,还没走几步,花撅直接从天上降落故意摔在他的身上。

  白忘川看到花撅这般,立刻伸出双手抱住她,巨大的冲力让他摔下(故意的),抱着花撅来了一番滚草丛。

  二人滚了十几圈,脱离了下坡后,白忘川看着怀里的花撅,花撅也看着白忘川,随后二人亲在一起。

  良久,唇分。

  白忘川抿了抿嘴唇,还在回味之中。而花撅也红着脸站起身来,虽然结婚有段时日,但她是个容易害羞的人。曾几何时,在百花宗作为长老的她,又怎么会想到她会和一个男人做出如此事情。而事实总是很奇妙,不仅仅让自己的生活从乏味平淡到现在的多姿多彩,更是让自己明白了爱情的美妙滋味。

  而这一切还真的要感谢看上了她,想要让她做小妾的魔界六王子,要不是他虏走了自己,白忘川正好通过通道来到魔界搞事情顺手就下她,又怎么会有她和白忘川的美好爱情呢?

  六王子:工具人竟是我自己!!!

  二人平复了一番心情,白忘川率先开口道:“花姐,走吧,看看百里清风的进展,我们这边可别耽误太久了。”

  “嗯。”花撅应声答应,然后身体一跃,趴在白忘川的身上。

  “花姐,不会要我背你吧?”白忘川试探道。

  花撅:“就是要你背我,怎么了?不乐意我下来了。”说完这番话,花撅作势就要下去。

  白忘川这肯定不能乐意,双手一提将花撅一抬再次挂回身上。

  花撅没有再动,安静的趴在白忘川的身上。

  “嘟嘟嘟,小汽车开动喽!”白忘川幼稚的调笑着。

  花撅忍俊不禁大笑,右手紧捏粉拳打在白忘川的肩膀上道:“快走啦!”

  “遵命,老婆大人!”

  白忘川驮着花撅向共因城走去,走出两步,一阵风吹来,二人如烟雾般被吹散,向着共因城进发。

  ……

  共因城.五教会内

  五杖法师坐在城堡二楼的会议室内。

  “那照你这么说,巫王的军队再过不久就会来攻打过来了吗?”海啸法师海因尔道。

  而此时的白衣老者说话了,他便是白礼服的老者,天空法师,梅森!

  天空法师梅森道:“我通过观面术确认了这个孩子没有骗人,这里即将成为战场,亚瑟,发放劲爆吧。”

  大地法师亚瑟点了点头,举起权杖往半空一点,一道道土黄色的波纹散开,包裹整个城镇。而凡是被土黄色波纹覆盖之地,百米内自地下钻出一个个小土人,短短的数息,几千个小土人一齐跑动,边跑边喊到:“敌袭,敌袭,做好防御准备,做好防御准备!”

  顿时,城内风声鹤唳,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肃穆之色,但是并没有多少的恐惧,因为他们这里可是有五法会的五杖法师镇守的地方。

  城门被紧紧关闭,而城墙上的士兵一个个到达了岗位,未来几天的突然事件以及必然发生的情况,每个人都必须要严肃对待,更别说这是他们身为士兵的职责所在了。

  五教会内,大地法师亚瑟道:“已经通报完毕了,大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治愈法师叶双道:“其实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毕竟这里有我们五个在,就算巫王那个小子来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

  此时,一直未开口的冰霜法师维尔拉多道:“不能放松警惕,巫王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起义军什么的,他可是颠覆了整个帝国的狠人,不要用常人的目光去揣测巫王的能耐!”

  天空法师梅森点了点头,道:“的确,维尔拉多说的没错,巫王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人物,帝国中可是有比我们五杖更加强大的存在,所以,小看敌人是大忌,不能有这种想法。”

  海啸法师海尔因道:“嗯,做好防御工事,时刻做好迎敌的准备!”

  百里清风看着这几个大佬讲话,根本不敢插嘴,看他们聊完,弱弱的说了一句:“那,那我呢,凡德镇中我被打败,我不想再输一次!”

  天空法师梅森凝视着百里清风,看着他的眼睛,他看到了一个坚毅而不屈的男孩,仿佛,当年对我他一样。

  天空法师梅森看着百里清风,这个倔强的男孩仿佛和他当年重合,那个在战火上,充斥着满眼的不甘之火,时光仿佛回到几十年前,两幅场景重合在一起。

  “梅森,梅森?”海啸法师海尔因摇晃着手臂,看着愣住的大地法师梅森招手道。

  天空法师梅森意识到自己事态,笑着抚摸了几下雪白的长胡须,对着百里清风道:“你很有我以前的模样,我年轻时也和你一样,去找依林吧,他是个强大的锻造师和符文大家,他会帮助你的,去吧孩子。”

  百里清风点了点头道:“好的,梅森大师。”

  随后,离开了五法会,来到了铁匠铺。

  百里清风看着那个打铁的胖子,心里想着这可能就是那个依林吧。

  心里想着,他对着大胖子道:“您好,请问您是依林大师吗?”

  依林抬起他那黝黑的脸庞,疑惑道:“你是谁?”

  百里清风心想找对人了,接着道:“你好,依林大师,是五法会的梅森大师推荐我来这里找您要一些可以提升实力的装备的。”

  依林吸了口烟盏,呼出一口轻烟,对着百里清风道:“梅森那家伙?呵,这可是他第一次推荐人来我这里啊,看来你是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了吧?”

  百里清风尴尬的挠了挠头,道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此处省略数千字)

  依林听着百里清风诉说他的故事,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如同平底惊雷,差点将百里清风吓死。

  “你是吸血鬼吧?就算你围巾围的再好,你也挡不住的,因为对于我们来说,这小小的围巾糊弄其他人还行,但是对于我们这一层次的人来说,你这血孔中淡淡的味道是无法掩盖住的。”

  百里清风神色大骇,但是想了想后,他也不惊慌了,因为依林丢能够看出他的藏拙,那么梅森他们肯定也都看出来了,只是因为自己的遭遇和自己作为一个吸血鬼却带来重要情报,所以没有戳穿自己吧。

  依林看百里清风满脸的震撼,哈哈一笑道:“不必在意这个问题,你的脖颈是新伤,说明是最近被同化的。而你能在变成了吸血鬼之后,依然坚定人类的立场,这很好。”

  说着,依林厚大的手掌拍了拍百里清风的肩膀,道:“一个人,变成了什么模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内心,听从内心的声音,孩子。”

  百里清风愣在原地,这是第二个人和他说这番话。

  依林撒开机关,一个崭新的房间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对着愣神的百里守约挥挥手道:“跟上我的脚步,孩子,不要发愣了。”

  百里清风听闻,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随着二人一起进入卧室,厚重的金属大门缓缓的关上,二人消失在了铁匠铺中。

  ……

  看着二人进入密室,白忘川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

  “嗯,倒是有点意思。好了花姐,跟踪暂时告一段落,我留下一道分身继续帮我们查探消息,咱们现在可以去造访一下这第一世界的强者了,就凭百里清风那家伙,就算发现了第二个世界的通道并且打开,他也不可能打败那些藏匿在深处的家伙!”白忘川慵懒道。

  花撅一听来劲儿了,急忙问道“那是不是我们现在可以去探险了?”

  白忘川点了点头,随后深处右手道:“那么亲爱的仙女老婆,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探究世界的密辛吗?我想会很有意思的!”

  花撅颔首点头,道:“哎哟,我除了跟着我家臭老公我还去哪儿?明知故问!”

  “哈哈”白忘川笑了几声,随后搂住花撅的柳腰道:“准备好了吗?老婆大人!”

  花撅向前放伸出拳头道:“准备好了,老公,出发!”

  “遵命,老婆大人!”

  ……

  树妖境地

  这片幽寂的森林中,一个诡异的树悬挂着一排排的头颅,时不时滴落的鲜血被土地吸收,树枝上的乌鸦不断的飞舞,将这片领域渲染的恐怖无比。

  而此时,两道人影到来。

  “嗯,根据风之魂之前带回来的世界消息,距离我们最近的邪恶就是这里了,我倒是很想看看这方世界的有趣之物啊!”

  “真是神奇呢,以前在百花宗从没有想过世界会如此精彩。”

  声音传来,随后,两道人影不断的走进这颗邪恶无比的树。

  二人正是白忘川与花撅!

  白忘川上前来打量着,第一次看见这玩意儿的他忍不住啧啧称奇,每个头颅都由一丝血丝链接,而且这古树因为太过于枯槁,隐隐约约仿佛一个面门看着自己。

  白忘川死死的盯着老树的脸庞,刚打算移开目光时,那树木居然说话了!

  “何人,感擅自打扰我的休眠!”老树的面庞瞬间动了起来,开口说道。

  白忘川和花撅听到这番话,相视一笑,随后异口同声道:“我们啊?我们是一对路过的旅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