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君图陌上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平海侯的担忧

君图陌上行 偷桃的冬瓜 2063 2019.03.15 06:53

  晌午的秋阳极为温和,阳光透过纸窗正好照射在苏宴英俊的面庞上。

  此时禅房所在的后院僧众大多在各大殿中做功课,因此,四处一片安静。

  苏宴眼观鼻,鼻观心,很快进入一片空明的境界。

  他按着火中经记载的吐纳方式,缓缓吸气,不多时,清气便进入北斗七脉,逐渐转化为真气。真气在北斗七脉中慢慢蓄积,等到鼓荡不已时,苏宴轻轻的吐了口气。

  他有些紧张,他担心会像昨晚那样,全身剧痛,然后晕倒过去。好在,这一次,北斗七脉中的真气被他以反推之法,缓缓散到了周身诸脉。

  然后,他觉得全身有丝丝清流渗出。

  这种感觉甚为奇特,让苏宴极为舒坦。他忍不住再次聚气入北斗七脉,然后再次散开。如此聚气化气数次,苏宴只觉全身清爽无比,似乎全身的数万毛孔都打开了。

  他却不知,自己正在走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扩脉之法。

  何为扩脉?

  便是通过真气运行,将周身的奇经八脉之脉络逐渐扩充,继而更加容易的容纳、运导真气。

  同时,经北斗七脉散之诸脉的真气亦能外练筋骨皮,内健五脏六腑。

  ……

  用过午饭后,苏宴再次坐回了床上。

  他原本一心读书,只是无意间发现了内功修炼的法门,觉得极为舒适,一时间犹如酒鬼遇到好酒般无法弃舍了。唯一遗憾的是,北斗七脉中的真气无法通过气海,沉入丹田。

  如此,苏宴便无法蓄积太多的内力,从而造访更高层次的武学境。

  但他素来心宽,并不将此事放在心头。

  毕竟,他也是大难不死,没必要强求太多。

  傍晚时分,法尘亲自送了饭菜过来,同时,这位慈眉善眼的老和尚还为苏宴准备好了热水净身。

  “明早我便带你去归去来兮洞,你今夜好好休息。”法尘已经跟法空说好,晚上去对方禅房借住。

  “一切有劳大师了。”苏宴对法尘深感亲切,他知道,如不是这位高僧,自己此时已经黄泉路上了。

  “此乃你我之间的善缘。”法尘对于苏宴亦是爱喜不已。对于这个少年,越看越顺眼。

  等到法尘离开,苏宴泡了个热水澡,换上衣服后,便安静的躺了下来。

  窗外隐有月光,却无星光。

  苏宴想起昨晚之事,忍不住长吁了口气,总算是活了过来。

  同样,他也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那么,到底是谁在自己肩上按了一记七绝掌呢?

  关于七绝掌的事,今日如明禅师已经跟他说了。那是消失多年的魔教武学。而且善使七绝掌的高手,能将掌力控制有度,简单说,就是能让你立马气绝,也能让对手多活几日再死。

  显然,用七绝掌对付苏宴的那个人,不希望他立马就死。

  苏宴闭上眼睛,脑中快速闪现着这七天来的遭遇。只是如明禅师说过,内功高深的魔教高手可以隔空出掌,而且能让敌手无所察觉。

  如此,苏宴一时间实在难以想出到底是谁想杀他。

  ……

  岭南,楚庭,平海侯府。

  灯火通明的院落中,躺着三具被白布遮掩的尸体。

  一个师爷模样的老者朝一旁的威严中年人道:“侯爷,仵作仔细检查过,秃九跟阿金体内都藏有一枚极细的毒针。”他说完轻轻挥手,一旁的下属当即端上来个玉盘,玉盘中摆着两枚银针。

  “跟祁四一路同行的那个书生呢?找到他没有?”平海侯淡淡问道。

  “猎犬追到半路,失去了踪影。”师爷小声答道。

  “祁四被阿金用夺魂箭所杀,阿金跟秃九的武功你清楚,一般暗器伤不了他们。”平海侯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道:“他们应该是被那书生掩埋的。”

  “看来,那两样东西也在这书生手里。”平海侯沉凝片刻道:“这书生怕不是那么简单。”

  “根据密探回报,他在路途中偷听到那书生是准备进京赶考的。”师爷说道。

  “可听到其姓名?”平海侯爷轻轻转动着左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

  “祁四一路上甚是小心,密探不敢过于接近,因此,未能听到。”其实,这师爷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祁四杀了四名暴露身份的密探。

  “那本无字经丢了就丢了,要是那些信落到皇上手里,可就麻烦了。”平海侯说出此话时,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

  “侯爷,我觉得,祁四要的并不是那些信,而是那本无字经书。”师爷缓缓道:“祁四在侯府待了五年,凭他的武艺,第二年时便能偷到密信,但他为什么要熬到第五年?”

  “你是说,他在找机会偷无字经?”平海侯回道。

  “事发后,在下派人查过祁四的底,这小子来岭南前,一直待在滇北,压根没去过其他地方,他的师门也不过一三流门派,至于他身负高超武功,想必是得了什么奇遇,而且,他偷信有何用?找官府告发侯爷吗?”师爷说着居然笑了笑:“他应该没这么傻?至于将信送往京师,也不大可能,他祁四算什么东西,能见到京城里的大人物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朝廷拿到了这些信,侯爷也可以来个死不认账,圣上想必不会胡乱相信一个江湖人物的话吧?”

  师爷这番话说完,平海侯脸上的焦虑之色减缓很多,他开口道:“按你所说,祁四偷信不过是为了让我忌惮?”

  “是的,祁四这人隐藏武功,甘愿做一个小护卫,绝对就是为了侯爷的无字经。”师爷顿了顿道:“他若真是为书信而来,早就得手走了。”

  “话虽这么说,但那些信决不能被人看到。”平海侯道:“吩咐下去,早日寻得那个书生。”

  师爷正要点头答应,一名侯府下属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虞师爷,密探刚飞鸽传书送来的消息。”下属走到虞师爷身前,将手里的密信递了过去。同时朝平海侯行了一礼。

  虞师爷示意下属退下,然后打开密信,随即面露喜色道:“侯爷,密探在怀化城一个见过那书生路引的城门卫口中得知了这书生的姓名。”

  “叫什么?”

  “苏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