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未央书天玑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五派共商

未央书天玑传 领口纽扣 3471 2018.03.14 01:45

  回到派中,只见依无沁已经等在门口,见到依无尘连忙赶上,和其并肩快步走入。

  依无沁边走边说:“嵩山掌门向青贤一早便到了,说是要找你,怕是奔着兵书来的,你可要小心。”

  依无尘点了点头,此时已经穿房过屋,来到内院,前脚刚踏入,便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依掌门,向某久等了。”

  抬头观瞧,只见一男子,年约四十,身着青色便行常服,长有络腮胡,背着一柄四尺长剑,手里拿着马鞭,显然是赶路前来。

  “想必这位就是向青贤掌门,久仰久仰。”依无尘拱手一礼:“咱们进屋说话。”

  说罢便示意其入逢客厅,向青贤也没多说,迈步进房,两同样穿着的嵩山弟子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依无尘回头看了看如临大敌的泰山门人,道:“你们都没什么事了?该干嘛干嘛去。”这才回身入门。

  此时向青贤已经在主座右侧坐定,两个嵩山门人站立其后,主座左侧坐着元空道长和诺盼辰,而依无沁则跟随依无沁站在主座一旁。

  依无沁坐好后招呼门人上茶,问道:“不知向掌门前来,有何贵干?”

  向青贤道:“听闻依掌门得《百战奇谋》,特来询问。”听后在座诸位心中皆咯噔一下,消息传的可真快啊。

  依无尘接着问:“嵩山至此至少两日路程,向掌门为何来的如此之快?”

  向青贤答道:“向某恰巧在附近办事,听到此事便快马加鞭赶来,依掌门,五岳剑派势同连理,此次你我共进退,必能重铸五岳荣光,兵书可否令在下一瞧?”

  “既然如此。”依无尘连忙打断:“想必其他几派不久后便会前来,等到那时再行商议。”

  向青贤急忙站起身:“依掌门,这……”依无尘却没有理会他,接着说:“来人,安排食宿,向掌门一路赶来应该累了,带向掌门前去歇息。”

  向青贤见此也不好再次追问,只得拱手道:“那向某就叨扰几日了。”随后便跟着泰山弟子走了出去。

  诺盼辰本冷眼旁观,待到向青贤走远后,对依无尘道:“这次能把他搪塞回去是因为这是咱们的地盘,等到其余三派到齐了恁咋办?”

  依无尘起身向外走,答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来到了那近乎荒废的院子,也就是老祁的居所,依无尘刚要推门,却在手碰到门的时候停下了动作,转念一想,又将手放下,转身欲走。

  此时院内飘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来了就进来。”

  依无尘沉吟片刻,还是推门进到了院中,看到老祁正倚着拐杖坐在屋前阶梯上,依无尘强挤笑容坐到老祁旁边,道:“也没啥事,怕你还没醒,就没想着打扰你。”

  老祁缓缓地说:“元空来找过我。”

  依无尘笑容瞬间消失,道:“那你都知道了。”

  老祁没有回答他,仿佛在想什么事情,依无尘问:“大伯为何来找你?”

  老祁还是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想怎么办?”

  依无尘道:“还能怎么办,大不了给他们便是。”

  老祁眉毛微抬,道:“你原来是这样想的。”

  依无尘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了,道:“老祁,你又知道了。”

  老祁挪了挪位置,离依无尘近了些,小声说道:“那兵书你尽量背下来。”

  依无尘一惊:“我背它干嘛?”

  老祁没有理会他,接着说:“这两天你就别见人了,尤其是那嵩山掌门,就说你病了,在五派集齐之前赶紧把它背熟。”

  依无尘心中满是疑惑:“我要是这样说,那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藏起来看书去了。”

  “你傻啊。”老祁急得用拐杖连连敲地:“你不会把装书的空盒子放在逢客厅装装样子。”

  依无尘还是一头雾水:“那他打开发现是个空盒子怎么办。”

  老祁更着急了:“你觉得他敢上去打开盒子吗?”

  依无尘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对哦!”老祁叹了口气:“当局者迷啊。”

  依无尘连忙站起身来往外走,道:“我得赶紧去我房里看看,那盒子可别让弟子给扔了。”

  半个时辰过后,全派每个人都收到了消息,依无尘掌门因回来的太急,染上风寒,几日之内无法见客,泰山派上下所有事务由依无沁暂理。

  同时,“百战奇谋”也被放在了逢客厅供桌之上,无一人看管。

  嵩山掌门向青贤听闻此事第一时间便赶至逢客厅,却只看到偌大的厅堂空无一人,红色木盒静静地置于桌上,向青贤眉头紧皱想了片刻,拂袖而去。

  五日转眼便过,不出所料其余三派掌门尽数前来,不过来的最早的却是离此地最远的衡山派掌门宫商,第三日便来到,他也是唯一一位单独前来的五岳剑派掌门。

  华山派掌门施德君和恒山派掌门弘恒师太分别于第五日正午和黄昏抵达。

  弘恒师太踏入泰山派院门时,其余三派掌门已在逢客厅等候,而弘恒师太同样直奔内院,与他们会合。

  三派掌门与弘恒师太互相打了个招呼,寒暄两句后,也没有落座,向青贤不耐烦地冲旁边一泰山门人嚷道:“你们掌门好大的架子,还不现身?”

  “向掌门真是急性子。”依无尘声音从门外传来,只见其面色泛白,还不停咳嗽两声,一步一顿地走了进来,“我这不是来了么,咳咳…”

  一身着蓝色锦袍,年约四十的男子连忙拱手道:“依掌门要保重贵体啊。”

  此人依无尘认识,为华山派掌门,名曰施德君,数年前曾有一面之缘。

  其身后站立两女,同样身着蓝色锦服,其中一女面容冷酷,另一女子却瞪大眼睛盯着依无尘,一副好奇的模样。

  依无尘拱手回礼:“多谢施掌门了。”又朝另几位掌门道:“各位请坐。”

  待到四位掌门落座,依无尘走向供桌上摆放的木盒,同时对两旁门人道:“看茶。”

  两旁门人早已准备好,直接走上前来,将手中托盘中的茶碗放在各掌门身旁小桌上,伸手道:“请慢用。”随后便撤至一边。

  与此同时,依无沁也走到快至供桌的依无尘身旁,将茶碗放置在主座旁小桌,而依无沁转身离去时,依无尘已将‘盒内’的《百战奇谋》‘拿了出来’。

  四派掌门自然没有心情喝茶,眼见《百战奇谋》就这样出现在他们面前,虽没有两眼放光,但皆神态各异,心怀鬼胎。

  依无尘慢悠悠地坐到主座上,掂了掂手中兵书,不紧不慢地说:“初一子时,一男子被两黑衣人追杀,临死之前将此物交到了我手上,各位因此前来,有何见解?”

  位于左侧,身着淡黄色僧服的弘恒师太问道:“依掌门,阁下是如何确认此书为真迹?”

  依无沁站起身来,走进弘恒师太,伸手指点在书面一处,道:“刘伯温名印异于常人,且那日情况异常,此书多半不假,再说了,各位如果没有把握,会如此着急赶来?”

  弘恒师太看了印章一眼,不再说话,华山掌门施德君沉思片刻,问道:“依掌门得到书后可曾看过?”

  依无尘坐回座位,答道:“得到书后不久向掌门便到,随后我便染上风寒,卧床不起,而兵书便一直放于此处。”

  向青贤补充道:“自依掌门养病以来,的确没有第二个人经手。”

  衡山掌门宫商此时开口了:“你们应该没啥疑虑了吧,赶紧说正事,这书该怎么用?”

  此人一副书生打扮,大约三十年岁,腰间别着一根竹笛,懒洋洋的样子,仿佛对此事漠不关心。

  华山掌门施德君道:“如何用还是要等到看过书中内容再下定论,我们首先要讨论的应该是此书应由谁保管。”

  站在依无沁身边的依无沁听此大惊,连忙说:“此书是我们泰山派所得,也应由我们泰山派保管!”

  没等四派掌门说话,依无尘便一把拉住依无沁,继续慢条斯理地说:“正所谓能者多劳,在下自认不才,不敢担此重任,保管此书之事,我就不参与了。”

  说罢将书放在一旁,向四派掌门方向一推,居然闭目养神起来,颇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四派掌门听此都有些吃惊,嵩山掌门向青贤哈哈大笑,道:“依掌门胸襟,向某佩服,我嵩山恰位五岳中央,存于我处也好四方照应,各位意下如何。”

  华山掌门施德君立即反驳:“向掌门此言差矣,只是保管,何来照应一说,再者说,依掌门刚得到书阁下便到,那两个黑衣人与向掌门你有无关系还不好说。”

  嵩山掌门向青贤冷笑一声,道:“施掌门少血口喷人,向某收到传讯时仍在百里之外,数人能给向某作证,至于保管此书,难不成还要选出个五岳盟主来保管不成?”

  恒山掌门弘恒师太急忙反驳:“不可,百年前劫难便因各派为争盟主而血流成河,一蹶不振,随后五派便立下盟约,切勿重蹈覆辙,盟约不可因此事违背。”

  嵩山掌门向青贤反问:“那师太有何高见?”

  弘恒师太没有回答,一时屋内鸦雀无声,气氛诡异,向青贤终究耐不住性子,抱怨道:“给我保管你们不同意,又提不出啥好办法,不然还让依掌门拿着算了。”

  谁知施德君接着说道:“此法甚好。”向青贤听后一愣,转头看向施德君,后者也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弘恒师太略微思量,道:“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贫尼也同意让依掌门继续保管。”

  向青贤此时脸色已经有些不悦了,谁知一直神游的衡山掌门宫商此时也说道:“我也同意。”

  依无尘眼睛已经瞪得滚圆,看了看那三人,目光移至宫商身上时,宫商淡淡说了句:“谁都知道你没啥武功,放你地方至少不会惹祸。”

  依无尘听后嘴角抽搐了下,不禁感叹这人说话真实在,施德君笑着向着依无尘拱手道:“那便劳烦依掌门了。”

  向青贤见此也无话可说,只得悻悻地说:“那便有劳依掌门了。”

  事已至此,依无尘也不好推脱,只得拱手道:“那在下便再保管几日。”

  说罢看着旁边的兵书,心中暗叹,是祸躲不过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