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之家有妖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封府斗联

聊斋之家有妖妻 硕鼠肥 2309 2019.12.02 11:25

  次日一早,王丰等人继续启程,一路顺风顺水地到了金陵,先去客栈中住了一夜,第二日才备了些薄礼前去拜见封老先生。

  封老先生居住在南城的故居之中,王丰安步当车,来到封府的时候,就见门前车水马龙,有无数士子堵在门前,手持墨卷拜帖,想要求见封老先生。

  然而大门紧闭,封老先生显然已经闭门谢客。不过众士子们却不甘心离去,尽皆围在门前,也不高声喧哗,就这么静静地坐着。

  王丰看的奇怪,拉过旁边一名士子问道:“这位兄台请了。敢问封老先生既然已经闭门谢客,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围在这里?”

  那名士子看了王丰一眼,随后眉头一皱,道:“原来是你?你既然与张老相公有交情,怎么还来拜访封老先生?凭借张老相公的名望,只要为你鼓吹几句,立时就能扬名天下,又何必来和我们抢封老先生?”

  王丰闻言,仔细看了看那人,随后失笑道:“原来是你!我记得你是荷花三娘的儿子,叫宗元兴吧?怎么,今天又被人家挡在门外了?”

  宗元兴白了王丰一眼,道:“那天你在张老相公门前出的那副对联的确是绝对,不过自己的对联自己对出来没什么稀奇的。你若真有本事,就去看看封老先生门前的那副对联,若是能立刻对出来,我才服你。”

  王丰讶道:“什么对联这么厉害?”

  宗元兴冷笑道:“这封府的对联论难度倒是比不上你的那副,但却是三天一换,等到才子们绞尽脑汁想出上一副对联时,人家却又重新换了一副对联了。如今这副是今天才挂上去的,你何不上去看看?”

  王丰闻言,不信邪地走了上去。就听宗元兴在后大声起哄:“诸位都让一让啊,这位才高八斗的王丰王公子要来对下联了。王公子可是张老相公的世侄,北方来的大才子,专程前来见识我江南人物的。”

  王丰闻言顿了一下,心下暗恨:宗元兴这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啊!眼见周围士子的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不善之色,王丰不由皱了皱眉,却仍旧坦然自若地走了上去,来到封府门前,就见两个家丁手持木棍堵在门口,前面摆了一张长桌,上面笔墨纸砚俱全,一张摊开的白纸上写着副上联: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

  笔法圆润,字态妍然,显然写字的人于书法之道造诣颇深。

  王丰欣赏着书法,一时没有开口。此时就显出刚刚宗元兴给王丰拉仇恨的弊端了,就听周围士子们纷纷鼓噪,叫王丰快对下联,若是对不出,就趁早滚出金陵,不要胡吹大气。

  王丰听着耳边聒噪之声不绝,不由心中不悦,当下提起笔,在另一张白纸上笔走龙蛇地写了起来。有离得近的士子慢慢读了出来:子建诗、恺之画、左传文、司马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众士子听了,不由面面相觑,这是……对出来了?这才多长时间啊!这人这么有才!!从北方来的,果然不是猛龙不过江啊!

  众士子都收起了小视之心,不过敌意不但未消,反而还越发炽烈了。毕竟地域之争,即便到后世地球村的时代也依然存在。如今众士子先入为主,认为王丰是从北方过来炫耀文采的,自然是同仇敌忾。

  王丰却并不解释,反而对守门的两位家丁道:“对联写好了,我可以进去了吗?”

  家丁道:“还请公子稍候,我们将对联拿进去问明了家主,再做决定。敢问公子如何称呼,我们好一并禀告家主。”

  王丰这才大声道:“在下王丰,祖籍岭南。家父仕宦江南,我故而随同前来。久闻江南文风鼎盛,人才辈出。尤其封老先生更是天下大儒,世所敬仰。故而不揣冒昧前来拜见。若能得封老先生教诲,当是平生幸事。”

  家丁记下,当即拿着对联进门去了。旁边众士子闻言,这才知道原来王丰是岭南人,并不是代表北方士子前来挑衅的,顿时面色都和缓了许多。有那心思快的转头去找先前“爆料”的宗元兴,那宗元兴却见势不妙,早已经悄悄跑了,众人只得作罢。

  不过众士子敌意虽消,但仍旧对王丰没有太多好感,无他,众人都是来拜见封老先生的,如今王丰拔了头筹,众人心里都羡慕嫉妒恨,能有好感才怪!

  王丰对此也不以为意,只要有意见憋在心里,不在耳边聒噪,那就行了。

  过了片刻,就见封府大门打开,那去回报的家丁复又回来,对王丰道:“王公子,家主对你的对联十分欣赏,你可以进去了。”

  王丰点了点头,迈步进门。转过屏风石,就见一位十五六岁,长得唇红齿白的少年书生站在路旁,见了王丰,拱手道:“这位应该就是王公子了?在下钟鸣,乃封老先生的外孙,这厢有礼了。”

  王丰拱手还礼,客气地道:“有劳钟公子相迎,真是多谢了。”

  钟鸣笑了一下,抬手虚引,领着王丰往后院而去,一边走一边轻声道:“王公子好才情,那副对联今早才拿出去,如今还不到一个时辰王兄就对出来了,足见盛名之下无虚士。”

  王丰笑道:“钟公子过奖了,我不过无名小子一个,哪有什么盛名?况且那副对联也算不得太难,只要是饱学之士,多花一点时间去琢磨,都能对的上来。”

  钟鸣闻言面色一变,咬了咬牙,冷冷地道:“我看王公子才是谦虚了!既然那副对联算不得多难,还请再听听这副:大木森森,松柏梧桐杨柳。”

  王丰见钟鸣的态度说变就变,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摸了摸鼻子,问道:“钟公子,我刚刚是有哪句话说错了吗?”

  钟鸣咬牙道:“王公子怎么会错呢?我这是在向王公子请教对联呢,还请王公子不吝赐教。”

  王丰见钟鸣咄咄逼人,也有些恼了。毕竟是有无数诗词歌赋储备的人,岂会惧怕这个,于是王丰张口道:“细水淼淼,江河溪流湖海。”

  钟鸣见王丰这么快就对出了下联,不由呆了一下,随后又出了一联:“使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

  王丰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随后答道:“虞美人草,春靑、夏绿、秋黄。”

  钟鸣不信邪地再道:“虚心竹有低头叶。”

  王丰张口答道:“傲骨梅无仰面花。”

  钟鸣咬了咬牙,又道:“山石岩前古木枯,此木为柴。”

  王丰答:“长巾帐内女子好,少女更妙。”

  钟鸣听了忽然面色一红,跺脚道:“不要脸!”随后掩面跑了。

  王丰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