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之家有妖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百草丹

聊斋之家有妖妻 硕鼠肥 2426 2019.11.27 12:21

  下了山,王丰问小姑娘:“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回答道:“我姥姥叫我畲姬。”

  王丰点了点头,拉着畲姬急速往台州府城而去,而畲姬小小年纪,居然也半点不喊累,一路跟着王丰跑的飞快。

  王丰对“拐带”畲姬这么一个小女孩心有愧疚,半路上看见有卖包子、卖冰糖葫芦、买烧饼、卖卤肉等的店铺,都就近顺手买了一些递给畲姬,畲姬一边跑一边吃的不亦乐乎,原本天生阴冷的眼神在看向王丰的时候都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

  一路紧赶慢赶到了台州,众军却还没有回来,王丰急忙去城内店铺购买了几只烧鸡、烤鸭、蒸鹅等拿给畲姬。畲姬见状,眉毛都笑弯了,顺从地跟着王丰又出了城,往海边去迎众军。

  半路上正遇到收兵回来的王父,王丰连忙询问中毒士兵的情况,王父摇头道:“蛇毒猛烈,请了许多大夫都治不好,只能略微缓解一下而已。丰儿,你不是说去找高人寻药吗?寻到了吗?”

  王丰点了点头,拉过畲姬,介绍道:“这就我请来的高人。”

  王父见畲姬仅只是一个小姑娘,还只顾埋头啃烧鸡,啃的满嘴流油都不知道擦一下,虽然天真烂漫,但总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不由皱着眉头,半晌不发一语。

  王丰见状,知道王父小看了畲姬,当下也不解释,伸手对畲姬道:“给我几颗百草丹。”

  畲姬此时已经被王丰买的东西给收买了,乖巧地抓了一把百草丹给王丰。王丰急忙拿着丹药走到中毒士兵面前,取了一粒喂其中一名士兵吃下。

  就见丹药入腹,那士兵面色忽然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紫,随后“哇”地吐出了一口黑血,躺倒下去,再无动静了。

  王丰看的目瞪口呆,怔怔地转头看着畲姬道:“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药?”

  畲姬无辜地道:“是百草丹啊!”

  “那为什么他吃下去就死了!”王丰愤怒地道。

  畲姬眨了眨眼睛,道:“大哥哥,你不想让他死啊!你是好人,既然不想让他死,那我就救他!”

  说着畲姬走了上去,趴在那士兵的腿上,一口含住士兵被海蛇咬破的伤口吸了起来,几乎是瞬息之间,那原本变得黑紫一片的士兵就恢复了黝黑红润的肤色,只是却仍旧没有醒来。

  畲姬见状,茫然地对王丰道:“我已经吸干净他身上的毒,为什么还没有醒来?”

  王丰知道这名士兵刚刚其实已经断气了,就算此时解了毒,但他的五脏六腑被毒素侵入,整个身体都几乎已经垮了,想要救活过来却没那么容易。虽然刚断气的人一般来说还能有几分钟的抢救期,但能不能真正救活过来却也只能听天由命。

  当下王丰上前去为士兵施展急救手段,并不断注入烝气去温养这名士兵的脏腑。看着王丰不断做出些奇怪的动作,尤其是居然嘴对嘴的对那名士兵吹气,周围士兵都惊呆了。

  王父也看的目瞪口呆,暗骂了一声有辱斯文,正准备上前拉开王丰,就听那名原本已经断气的士兵忽然长长地呼了口气,居然颤抖着睁开了眼睛,看着王丰道:“公子,我还活着?”

  王丰温和地笑道:“当然还活着,我已经请来了神医,你们都能活着。”

  众军闻言,尽皆欢呼不已。

  于是王丰转身对畲姬道:“还有几十名士兵都中了毒,你能为他们解毒吗?”

  畲姬想了想,点头道:“若都是他这样的毒,那么我能!”

  王丰大喜,领着畲姬挨个为士兵们吸毒。这些士兵没有吃下那不知来历的百草丹,情况要好很多,吸出了毒素之后情况就稳定了下来,虽然还是很虚弱,但命却是保住了,日后只需好生调养便能复原。

  治好了众军,王丰对畲姬大为感谢,原本对畲姬蛇精的身份有所顾忌的心理也完全转变了过来,看畲姬那仍旧显得阴冷的眼神也打心眼里觉得顺眼了许多。

  畲姬人虽小,但越单纯的人越能感觉得到别人的好坏,感受到王丰身上散发的善意,畲姬自己也欣喜不已,不自觉地往王丰身边挨了过来。

  大队至此才兴高采烈地回城。路上,王父对王丰介绍了战果:斩杀海盗七百七十三人,俘虏二百一十五人,缴获海盗旗六面,兵器近千件。此外还在附近抓获了几名探子,经过审问,确定是台州府内与海盗有所勾结的富户派来与海盗联络的信使。

  等着这些富户的毫无疑问只有抄家。

  正好台州府如今极度缺钱,少了几家富户想来足以填补亏空了。

  大军得胜而回,这让原本准备看王知府笑话的黄都监傻了眼,站在城门处细细地数了杀敌以及俘虏的人数之后,发现居然有近千人,这可是难得的大捷啊!黄都监顿时着急忙慌了起来。

  要知道东南沿海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如此大的捷报了,此战势必会上达天听,可偏偏自己身为海防营都监却居然在这场大战之中一直冷眼旁观,没有出一丁点力气。这要是朝廷问起来,必然会降罪。

  黄都监也是个能屈能伸的,急忙准备一张礼单来求见王父,欲要请王父在功劳簿上为自己添上一笔。

  王父其实也算是个官场老油条,深知和稀泥的道理,不过此时大战获胜,正是心气极高的时候,加上又恼怒黄都监前些日子拒不出兵,索要钱财的恶行,因此王父干脆利落地拒绝了黄都监的要求。

  眼见黄都监就要羞怒地离去,王丰急忙止住,对王父道:“爹何必如此不近人情!此次黄都监未曾出兵固然不对,但这台州府的海防日后还得仰仗黄都监呢。如今都监大人亲自前来赔礼,想必是知道错了。我看这样吧,只要黄都监将礼单上的东西拿来,然后再立即率领海防营的兵马返回海港驻守,咱们就既往不咎,在战报上也提黄都监几句吧。”

  王父见王丰这样说,这才迟疑着点头答应。

  黄都监见状大喜,当晚便将礼单上的财物送了过来,计算价值,不下三千两白银。此外,连日抄没勾结海盗的几家富户,抄没的田宅产业以及金银珠宝等折算起来,也至少价值八九万两白银。王父在王丰的建议下,将之取出了一部分用来抚恤战死伤残士兵,并论功行赏,为立功的士兵发放赏赐。

  一切数据大致整理妥当,王父才开始连夜书写捷报。在写道黄都监的“功劳”时,王父却又犯了难。王丰看见,笑了一下,道:“只要在最后写上一句,说黄都监见大军得胜,欣喜无限,乃暗中拜谒知府,私送纹银三千两犒军,拳拳之心,甚为诚款。臣不忍拂逆,遂将此纹银登记造册,充入抚恤金中。如此,就可以了。”

  王知府闻言,当即笑道:“丰儿你也学坏了!你这是夸黄都监吗?要真像这么写了,黄都监恐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喽!不过,这也是他活该。”

  说着,王父居然提笔就按照王丰所述一字不漏地写了下来,所有盖上印信,命差役一路将捷报大喊着报往京城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