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之家有妖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登徒子

聊斋之家有妖妻 硕鼠肥 2580 2019.11.15 14:12

  当夜却十分平静,直到天明也没有半点异常。船工们却仍旧不急着走,反而不紧不慢地做着早饭。

  趁着空闲,王丰在舱中陪着王母说话,此时金莲噘着嘴儿,面色不愉地走了进来,对王丰道:“隔壁船上有个登徒子,刚刚我道船边戏水,他就一直在那边船上对我嬉皮笑脸的。”

  王丰笑道:“那是人家看你漂亮,所以才对你笑呢。你该高兴才是啊!”

  金莲啐了一口,道:“公子就会取笑人!”

  王母也道:“丰儿,不许疯言疯语的。去看看,那人还在不在。”

  王丰笑了一下,起身到甲板上看了看,周边船只极多,并没有看到像是登徒子的人,于是回到舱内,对金莲道:“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们金莲长得如此好看,有些狂蜂浪蝶也是正常的。人家既然没有死皮赖脸的纠缠,那就算了。”

  正说着,就听仆役来报:“禀主母,公子,旁边船上的孙公子递来帖子,邀请公子过船一叙。”

  王丰大讶,接过帖子一看,顿时笑道:“这孙富公子原来是徽州的盐商之子。我与他素不相识,他竟发帖来邀,想来必是看上了咱们家金莲。金莲啊,你说我该不该去?”

  金莲听见王丰打趣,顿时跺了跺脚,嗔道:“公子又拿我取笑!”

  王丰笑道:“我看那孙公子年少多金,你若是不反对,我便走一趟,为你牵牵线也未尝不可。”

  金莲闻言,顿时面如土色,道:“公子想要把我送人?”

  王丰本来是说笑,见金莲似乎被吓住了,忙道:“我不过说几句玩笑,你怎么就这样了?再说你也不过十四五岁,还只是个孩子,我再怎么也不能把你嫁出去啊!”

  金莲这才转悲为喜地道:“当真?公子可要记住今天的话!”

  王丰笑了笑,回头对仆役道:“把帖子送回去,就说我偶感风寒,不宜会客。”

  这只是个小插曲儿,王丰转头就忘了。谁想过了片刻,旁边船上忽然传来一阵吟诗声:“千山云树灭,万径人踪绝。扁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王丰听了噗嗤一笑,对王母道:“方今七月,正是酷热之时,这人却吟着‘独钓寒江雪’,恐怕不是个傻子,就是别有用心!”

  金莲掀开船舱的窗帘看了一眼,噘嘴道:“就是那个登徒子!”

  王丰也就着窗户看了一眼,见那人二十余岁,衣着奢华,只是油头粉面,一身轻浮之气,顿时没有了打交道的欲望,当下放下窗帘,回头道:“不是个好人,罢了,不理他就是了。”

  那边孙富见自己一番表演,王丰这边只是掀开窗帘看了一眼便再没有回应了,顿时颇为懊恼。正在此时,附近渔民在水中打起了几条鱼,那孙公子眼珠一转,急忙道:“渔夫,你过来。”

  渔夫急忙划着小船靠了过来,就听孙富道:“你们今天打的什么鱼?”

  渔夫道:“有新鲜的大红鲤鱼,公子可要买么?”

  孙富问道:“价值几何?”

  渔夫道:“五文钱一斤!”

  孙富大笑道:“我平生哪里吃过这么贱的东西?不要了,不要了。”

  渔夫闻言,顿时惊愕不已。

  王丰在船内听见那孙富卖弄钱财,虽然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好吸引自己出去的,但也勾起了作弄之心,当下对金莲笑道:“此人果然居心不良,既然如此,何妨去逗逗他!”

  说着,拉着金莲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上,对那孙富拱手道:“这位公子说的极是!贵人岂可食贱物?那渔夫,你再想想,你的鲤鱼到底价值几何?我怎么听说这芒砀山的鲤鱼最是鲜美,普通的都要一两银子一条。那红尾的鲤鱼更贵,要十两银子一条。你刚刚怎么出价这么低,是看不起这位孙公子吗?”

  那渔夫也不笨,反正你嫌价低了不买,那我就往高里喊呗,当下顺口道:“不错,我刚刚说的是卖到鱼市上的死鱼价格,这刚刚打上来的活鱼确实要一两银子一条。这三条红尾的,要十两银子一条。”

  “怎么样,孙公子,这个价格你可满意吗?也只有这样身价的鱼才能配得上孙公子年少多金,风流倜傥的身份啊!”王丰笑吟吟地在旁边补了一刀。同时对金莲使了个眼色,金莲也是个会演戏的,当即满含期待之色地看向孙公子。

  那孙富顿时来劲儿了,拱手道:“若是这位公子肯过船共尝鲜鱼之味,我便将这鲤鱼全部买下也未尝不可!”

  王丰点头笑道:“孙公子盛意相邀,在下岂能不允?”

  孙富闻言大喜,当即命仆从将渔夫的鱼全部买下,拿去船后烹饪。合计八条鲤鱼,共付了三十五两纹银。

  眼见那渔夫欢天喜地地去了,王丰转头对金莲道:“老夫人身边不能无人伺候,你且先进舱吧。”金莲当即回去了,王丰这才纵身一跃,轻轻落到了孙富的船上。

  那孙富见王丰突然露了这一手,顿时惊愕不已,良久才道:“兄台好身手!不知兄台如何称呼?欲往何处?”

  王丰道:“小姓王,家父是新任台州知府,小弟因此携家前往相聚。”

  孙富拱手道:“原来王兄乃是官宦子弟,真是失敬!”

  那孙富是在风月场中历练惯了的,极会来事,王丰也虚与委蛇,二人很快打的火热。不多时,酒菜齐备,孙富邀王丰入席,王丰也欣然坐下。二人相互劝酒,很快推杯换盏起来。

  此时天已大亮,船工拔锚起行,孙富的船便和王丰的船挨在一起,结伴南下。

  吃喝了大半个时辰,孙富开始试探着询问:“刚刚跟在王兄身后的姑娘不知是谁?”

  王丰笑道:“是我贴身的丫鬟,名叫金莲!”

  孙富闻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往了一阵,随后叹道:“金莲,倒是各贴切的名字!她莫不是王兄的通房丫鬟?”

  王丰当即摇头:“非也!我家礼法严谨,并无蓄妾玷婢之事。”

  孙富面上一喜,随后殷勤地为王丰到了杯酒,这才坐在旁边开始连连叹气。

  王丰知道孙公子要开始表演了,于是故意问道:“孙公子家财万贯,享用不尽,却如此叹气,这是为了何事烦心?”

  孙富道:“王兄有所不知!说来难以启齿,我家有悍妻,管束甚严厉,平素对我非打即骂,我是苦不堪言啊!这也就罢了,但我那妻子进门六年,至今却还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她又不许我纳妾。我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因此郁结于心,难以舒展。”

  王丰顺着他的话道:“竟有此事?那孙公子这日子的确是难过了。可是这毕竟是你的家事,我就算知道了也帮不上忙啊!”

  孙富慌忙道:“不,王兄只要真愿意帮,那就一定帮得上。”

  王丰道:“孙公子真要我帮忙?”

  孙富起身拱手道:“还请王兄千万不要推辞,事成之后,我愿意以百金相报!”

  王丰“嚯”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叫道:“好,孙公子既然如此看得起我,那这件事我就帮你了。此次南下,我先陪你回家去劝嫂夫人。你放心,凭我三寸不烂之舌,一定说服嫂夫人同意让你纳妾。倘若她还是不同意,我就替孙公子做主,咱们休了这个妒妇,另娶一个温顺女子为妻。”

  孙富闻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急忙摆手道:“王兄误会了,我妻子虽然悍妒,但这几年来却也将家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我并无休妻之念。”

  王丰面色不愉地道:“那你还叫我帮什么?罢了,是我枉做小人,这就告辞了。”

  说着起身就要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