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之家有妖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三年之约

聊斋之家有妖妻 硕鼠肥 2240 2019.11.12 18:38

  确定了要南下,王丰便也开始收拾东西。王家是岭南大族,王母也出身大家,当年的嫁妆十分丰厚,王太常在京中当了二十几年官,置办下的产业不少,这些都需要在离开前安排妥当。该变卖的要变卖,该保留的也需要安排人打理。

  因此王母暂时留下来处理家事,只有王太常,现在应该叫王知府了,在期限到来之前先行离京南下。王丰则因为要去国子监办理退学手续,因此也留了下来,等着过些日子与王母一起走。

  当日送走了王知府,王丰便去了国子监,找到管理教务工作的监丞说明了情况。国子监的监丞是从六品,消息也算灵通,知道王丰为什么退学,因此并没有故意为难,嘱咐下属的书吏为王丰出具了因故离监的文书,正要再写上两句不痛不痒的评语,就见国子监司业吴柄忽然走了进来,看见王丰在办离监手续,于是拿起文书提笔写道: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生虽有过目成诵之智,出口成诗之才,然犹当以锲而不舍之心,穷于书山,不可有一日懈怠也!勉之,勉之。

  写了评语,吴柄看了看王丰,又不发一言地离去了。

  王丰心下疑惑,转头看向监丞,就见监丞笑道:“王公子还不知道吧,你在季考上写的那首牡丹诗已经流传开了,大家都赞不绝口呢!尤其是吴司业,对此诗极为喜爱,专门抄写了一遍挂在房间内观赏。你今日要走,其实监中的博士、助教们都是不舍的,只不过……,所以吴司业这才亲自过来送送你,给你几句勉励。”

  王丰默默地点了点头,收了文书,随后去教室收拾自己的笔墨。一众同窗见王丰要走,都视而不见,只有于乘龙和冯生等寥寥几个表示了关心,并起身帮着王丰一起收拾。

  王丰也不以为意,与二人约了下学之后一起聚聚,随后就准备离开。就听前面楚公子阴阳怪气地道:“以前我就说过有朝一日你会灰溜溜地被赶出国子监,如今怎样?傻子就是傻子,岂能与我等同窗就读?”

  王丰懒得理他,哼了一声便即离去了。

  此后王丰便在城外庄园之中安心修炼,每日一滴清净无尘云海玉露服下,修为增长飞快。闲暇时候则专心练习书法。自从王丰习武练剑之后,腕力增长极快,驾驭一支小小的毛笔自然不在话下,加上修道之后,神魂饱满,以至于下笔也越发有神,近几日写出来的字已经有模有样了,不比那些练字十年以上的人差。

  基础打好,剩下的就是日积月累,以期形成自己的风格了。

  王丰也不着急,慢慢练着呗。

  只是小翠不在身边,总是感觉不自在。这日王丰干脆制作了一支炭笔,在宣纸上凭记忆勾勒起小翠的容貌来。很快,小翠抿嘴微笑的倩影就惟妙惟肖地出现在了宣纸之上。

  正对画思人,就听身后传来一声轻叹。王丰以为是小翠回来了,急忙惊喜地回头,站在身后的却是绿萝。

  王丰继续左右张望,就听绿萝道:“别看了,小翠没来。”

  王丰这才失望地收回目光,问绿萝道:“大姐,小翠为什么没有回来?”

  绿萝叹了一声,道:“母亲说你身份不明,因此不准小翠再来见你。”

  王丰急道:“我哪里身份不明了?那天岳母不是将我魂魄都拉出来检查了吗?”

  绿萝道:“我也不知道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她言谈之间似乎对你的命格颇多疑惑。另外,你怎么会认识崂山的火葫真人?”

  王丰将自己拜师火葫真人的事情说了一遍,绿萝也自惊讶,高兴地道:“若是如此,他日你修道又成,或许真的能够与小翠做一对神仙眷侣。”

  王丰认真地道:“我会努力的。大姐,小翠没有叫你带什么话吗?”

  绿萝道:“小翠说:母亲看管甚紧,短期内恐怕不能见面了,请你自己保重。三年后的七夕佳节,若你还记着她,可去洞庭湖边的岳阳楼相会。”

  王丰点头道:“我记住了,还有吗?”

  绿萝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这才跺脚道:“唉,也不知小翠看上你哪点好!她叫我一定告诉你,从今之后你与她的世俗婚姻算是结束了。让你尽快娶妻纳妾,为王家延续香火。小翠说,只要你别忘了她,便是明日就另娶了他人,她也不会怪你。”

  王丰闻言,忍不住笑了一下,道:“都到现在了,小翠还惦记着王家香火传承之事呢。我这小妻子真是贤惠!”

  绿萝没有答话,转而轻移莲步,来到桌案前对着小翠的画像看了看,道:“画的倒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只是可惜没有题字。妹夫,你何不在上面写几个字,我将之带回给小翠,也可稍解她的相思之苦。”

  王丰点了点头,思索片刻,随后眼前一亮,拿起炭笔写了一首词: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釭,却道你但先睡。

  写好之后,绿萝拿起来看了半晌,叹道:“妹夫这词果然是写的极好!唉,听说自古才子多风流,我那妹妹还担心王家香火传承,我看她是白担心了。就看你写的这满纸轻佻之词,就足以说明你是个风流多情之人,日后这莺莺燕燕啊,多半是少不了的。不过我可警告你,风流可以,却不能下流;多情可以,却不能薄情。”

  王丰听绿萝柔柔地说着这些话,不由笑了一下,点头表示听到了。

  就听绿萝又叹道:“世人都说狐狸精放荡,却不知道我们只是热情,一旦爱了便热烈如火,不会故作矜持而已。其实我狐族对爱情是出了名的忠贞不二,要不然我族也不会得天地钟爱了。”

  王丰点了点头,这点倒是不假。事实上后世的生物学家早已经发现狐狸是严格遵守一夫一妻的,即便丧偶之后,大部分狐狸也不会再另找配偶,这一点可比许多人类要强得多了。

  当下王丰道:“大姐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小翠对我情深义重,我绝不会辜负她。若我真的变心,叫我日后死于雷霆之下。”

  绿萝这才点头,笑道:“那就再好不过了。好了,我话也带到了,该走了。好妹夫,你可要加紧修炼,不要让小翠失望啊!”

  说完,绿萝化一道黄光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