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算计3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子夜归歌 2711 2019.06.14 15:54

  江大河刚刚收了渔网回来,手里提了一大桶鱼。

  李招娣生性贪婪,看见一大桶刁子鱼,想起刚刚到手里却飞掉的花生,立刻两眼放光:

  “这个鱼用盐腌了,晒干下酒不错。”

  别看李招娣是个女人,好酒。她力气大,能干活儿。今年年成好,有吃不完的粮食,自己酿米酒,没事儿就喝两口。

  这会儿看到上好的下酒菜,把逼婚的事儿倒还忘了,让毛晓凤拿了个大碗来挑鱼,嘴里开始絮絮叨叨:

  “这个鱼呀,不一定大的才好吃一定要新鲜……”

  腌鱼得用很多盐,她舍不得用自己的,又吩咐毛晓凤拿盐来,一边收拾鱼一边说道:

  “大丫头今年20了,拖不得了,差不多就得了,又不是什么仙女,找个城里的就不错了,再过几年,年纪大了,只怕还找不到这样的了。”

  江大河一边吃饭一边说道:“大丫头这些日子心里不好过呢!我看再过些日子吧!”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好东西被别人抢走了!”

  李招娣瞪了一眼江大河,江大河老实不敢再说,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还是问问大丫头的意思再说吧!”

  他是个老实人,结婚前听娘的,结婚后听媳妇和娘的,女儿的婚事也不愿意做主。

  李招娣不高兴了:“她懂什么,就这么定了,明天让老二媳妇带着她上城里把婚事定下来,再谈彩礼的事儿……”

  江大河害怕李招娣,不过还是心疼江小夏的,有些为难:“这也太着急了?”

  “我说就这么定了!”

  江大河面露难色,只看毛晓凤,毛晓凤害怕李招娣也不敢多嘴。

  李招娣嗓门儿大,吼起来江小夏隔了老远就听见了。

  江小夏想起能力江小夏的遭遇,把火把递给小云,冲了进来:“我不同意!”

  李招娣站起来,推了江小夏一把,她力气大,江小夏冲进来,还没没站稳,被她这么大力气一推,推倒在地,江摔得屁股疼,却听见李招娣骂骂咧咧:

  “你一个野种,咱们家供你吃供你穿,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梦里的江小夏其实很自卑敏感,每次李招娣骂她野种,她自己只不过是捡来的,都自卑难过。

  不过她可不是梦里的那个,她站起身来:

  “我几个月大到咱们家来,我爹一手把我带大,教我说话,长到十二三岁就挣工分,帮着我娘带弟弟妹妹,奶奶一开口就骂我野种,不把我当家里人!?”

  李招娣哑了口,气急败坏的骂:

  “野种,jian货!sao女表子,十几岁就勾引男人,还被男人甩了,一辈子欠cao的货……”

  她今天来的时候喝了自己酿米酒,米酒这东西刚开始不觉得,后劲足,她本身有几分酒气,这会儿跟江小夏吵起,酒劲上来了,说话越来越难听。

  江大河不敢说话,毛晓凤尤其害怕喝了酒的李招娣,不过她脑子比丈夫清楚,立刻把门关上,从后院的小门出去,去了刘家。

  江小夏怒不可遏,气的两眼通红,不过她到底前辈子还是个大学生,这会儿气的脸通红,还是不愿意跟李招娣这种泼妇对骂脏话,握着拳头,过了会儿拿起墙上的柴刀,对着地上的木柴砍了下去:“奶奶说够了没!?”

  不拿刀不知道,拿起刀才知道原来自己现在这个身体力气这么大,碗口粗的柴火一刀两断,李招娣原本还在骂,听见劈柴的声音,再看见江小夏手里那一把大柴刀……

  她没想到江小夏一言不发的拿刀,看着江小夏那凶狠的眼神,下意识的觉得,要是再骂下去,估计拿一把刀要砍向自己,吓得嘴巴一哆嗦,没敢言语,低下头又开始收拾鱼。

  “哎呀!?”她被江小夏忽然的举动吓到了,手里一哆嗦,竟然弄伤了自己的手。

  “好多血!”

  这会刘铁匠媳妇赵大婶儿推门进来:“这鱼不错呀。”

  毛晓凤跟在后面:“这是孩子他爹捞上来的。”

  赵大婶儿瞥了一眼蹲在地上捂着手的李招娣,立刻站起来:“我今天看你们家老三也在收网,他那一网鱼比这个大,比这个多,你怎么不上他家去拿?!”

  李招娣只有补贴老三的,没有上他家拿东西的时候,立刻说道:“他家人口多,自家都不够吃呢!”

  忽然想起老大家六口人,毛晓凤残疾,江大河早年就伤了腰,前些天又受伤了,江小夏也病了一阵子,底下也有三个张嘴吃饭的小娃,似乎比老三家里更不好过,这也太偏心了,她脸皮厚这会儿也不好意思,只好说道:

  “是吗!我不知道呢。”

  赵大婶儿见好就收,也不再多言,只笑着寒暄。

  江小夏看着赵大婶儿,赵大婶儿事村里得妇女主任,江小夏小时候吃过她的奶,她很喜欢江小夏,决定不放过这个机会。

  “我今天路过三叔家里,正好看见奶奶从他家出来,三婶端了一大盆鱼,条条三寸长,活蹦乱跳的呢。”

  李招娣被当场戳穿,看脸通红,立刻就要打人,这回江小夏不会给她打,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江小夏力气大,李招娣被拽住胳膊,疼得龇牙咧嘴:“你个小jian货……”

  江小夏一个眼刀子刮过去,李招娣不敢再言语,心里想着以前这丫头老实好欺负,怎么跳河的功夫就变得这么凶悍。

  “二婶有没有告诉你,王城跟我一样高,他结过婚,离婚的原因是因为生不出孩子……”

  这年头,传宗接代的思想观念该是挺重的,生不出娃可是大事儿,这句话说出来,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这有什么。”李招娣原本有些害怕,她喝了酒,酒劲上来,脑子有些糊涂。

  他平时欺负人惯了,这会儿被江小夏拽住胳膊,酒劲上来,脾气也跟着上来,说话有些不管不顾:

  “人家有钱就行了,你嫁过去可是有利咱家的大事儿。”

  “有利于咱们家……是二叔家还是三叔家……奶奶你告诉好不好……”

  “……”李招娣没想到江小夏会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心里的算计本人一股脑儿看在眼里,她开始心虚,声音已经低了几个度:“当然是……当然是……咱们家……”

  “大哥、咱家还有三叔家里不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还分得这么清楚干什么!

  人家说了,嫁过去就给弄城市户口还给安排工作,难道不是好事儿?!

  至于离过婚,不能生孩子,你听谁说的呀?没有的事儿。

  我跟欧主任是亲戚,一块儿长大的,她坑谁也不会坑我。

  你说人家说他结过婚,人家是谁,这话能信?

  再说我是你亲婶子,难道还会害你,你呀!不要想太多……你奶为你好,我也是为你好……

  一笔写不出两个江字,你可不要听了流言就误会我跟你奶奶。”

  李丽梅在家里就听见这边的动静,立刻赶过来,心里暗骂李招娣是一个猪队友,喝了酒就不知道东南西北……

  李招娣立刻说道:

  “你婶子说得对,咱们是好心当做驴肝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李丽梅笑面虎,江小夏也不差,她立刻换了张笑脸:

  “婶子替我忙前忙后,当然是为我好,我心里十分感激,不过呢!人呀到底只有一双眼睛,看表面都好好儿的,谁知里面是不是黑心肝,谁也打不了包票。”

  李丽梅是个聪明人听见黑心肝那几个字,就知道江小夏是借机嘲讽她,但是面上还是只能附和:“可不是……”

  江小夏笑了笑:“婶子心里清楚就好了。”

  李丽梅干笑两声:“是是是……”

  说完拉着李招娣就出去了。

  “你婶子不是这样的人,她在外头人脉广,脑子也活络,不会出问题的……”

  毛晓凤不太相信李丽梅是这样的人,待李丽梅和李招娣出去了,拉着江小夏说道:

  “你今天说了这些,你婶子怕是不好高兴了,你现在赶紧去给你婶子赔不是……”

  江小夏没说话,心里琢磨着,这事儿估计还没完,肉包子免不得被狗惦记,而她现在就是这肉包子,毛晓凤江大河靠不住,她得想个法子彻底解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