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防破伤风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子夜归歌 2063 2019.06.27 09:27

  江小夏拿到李丽梅的八块钱,也不敢耽误,带着小天就去了卫生站。

  卫生站并不算很近,坐船也得半个小时,他们到卫生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卫生站的狗汪汪大叫。

  江小夏在门口喊:“徐大夫!”

  徐大夫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中医,现在是周围几个村里的赤脚医生,平时一个人住着,江小夏这会儿见屋里亮着灯就知道他还没睡,大着胆子喊道。

  “来了!”

  这个声音很年轻,不是徐医生的!难道换人了!?可是江小夏并没有听说村里换了医生啊。

  门被推开,从屋里走出一个人来:“快进来!”

  江小夏牵着小天的手走进去,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年轻男人穿着白大褂,黑色的裤子下一双回力鞋,一尘不染。

  “我爷爷今天不在家,我从小跟我爷爷学医,现在在医学院学习,你们究竟是谁病了?我看看吧!”

  他抬起头,清秀窄脸,单眼皮大眼睛,气质温润干净,说话谦逊令人如沐春风。

  江小夏到八零年代来见得大多是江大河这样的农民,倒是第一次见这么斯文清秀的年轻人,医学院的学生肯定比乡下自学的赤脚医生靠谱,江小夏笑着说:

  “我弟弟被人打了,都是皮外伤其实不太要紧,我怕他伤口发炎得破伤风,麻烦您给他清理一下伤口,打一针破伤风的药就好了。

  他手腕被人用绳子勒了,我怕上了筋骨,您注意看看,别的倒是没什么!”

  徐志远让小天脱掉衣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下他的伤口,跟这个女孩子说得一模一样。

  “你学过医?”

  村里人不太重视身上的小伤口,自己胡乱包扎,这样很容易得破伤风。

  破伤风杆菌经皮肤或黏膜伤口侵入人体可能会导致死亡,尤其是小孩子,发病的几率非常高,即使是非常小的伤口,也应该重视,到正规的医院用药。

  今天就有一个小孩子因为破伤风而住院,甚至危及生命,可是他数次下乡宣传,村民都认为一点儿小伤口死不了人,觉得打针吃药太费钱,不肯医治,让他颇为懊恼,这会儿听江小夏主动要给眼前的孩子大破伤风,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你学过医?”

  “我看过书!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打一针保险一点儿。”江小夏摸了摸小天的头。

  徐志远颇为赞同,点点头,取了药物,仔仔细细的清洗小天身上的伤口,涂上碘酒消毒之后,又上了一层紫药水。

  他又给小天打了一针破伤风,打针的时候小天颇为扭捏,脸上的神色十二分不自然。

  “你是不是害怕!?”江小夏关切的问道,小天再怎么懂事也是个小孩子,小孩子还是怕打针的。

  小天十分别扭:“我没有呢!就是觉得没必要这么浪费!”

  “这个钱是应该花的。”

  小天抿紧嘴巴,他从小就不受奶奶的待见,不过他也不喜欢奶奶,奶奶不喜欢他也不放在心上。

  生了妹妹之后,毛晓凤身体差了许多,小云生下来比较瘦弱,毛晓凤对小云的关爱就比小天多。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一个男孩子,要保护好妈妈,照顾好妹妹……

  娘说姐姐命苦,他也要好好保护姐姐。

  从小到大习惯性的照顾家里的几个人,因为乖巧懂事,毛晓凤许多时候都忽略掉了他,把更多的精力和关爱都给了小云和小博。

  其实小天也只有八岁,他也喜欢被人照顾。

  这个时候听见江小夏温柔的声音,难得跟一个八岁大的小孩子一样,拉住江小夏的衣服,眼神里有孩子才有的依赖:

  “姐姐!我是个男孩子呢!我身体好,下次就不要花这个钱了!”

  江小夏摸了摸他的头:“努力赚钱,努力对抗奶奶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在好好生活面前,其他的都要退步,咱们要到了钱,当然就要好好对自己。”

  前世的时候她为了拼事业,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来,忙到十二点多,服装发布会的时候通宵熬夜也是常事,天天吃外卖,忙起来的时候忘记吃饭也是家常便饭。偶尔空闲下来,时间又都被游戏占住。

  从小身体好倒是不觉得,等病痛真的席卷而来的时候,才知道无论多少钱,在死亡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这一辈子她会努力赚钱,也会好好保护爱惜自己的身体。

  小天这才点点头。

  “一共多少钱?”

  “药水一毛钱,一针破伤风二块二毛钱。”

  这就要两块三毛钱,果然无论哪个年代,医院都是不能进的,两块多钱能抵得上十几斤大米了,给钱的时候,心都在疼。

  前世的时候自己好歹还是富二代,虽然比不上boss这种顶级富二代,那也是几千的衣服穿在身上,人均上千的馆子也是想去,哪里会心疼这点儿打针钱!

  江小夏找了钱拉着小天走了,把小天送回家江小夏又去渡口,窑洞口的火已经柴火早就烧完了,再晚一点儿来,江小夏又添了一灶柴火,点了火,吹了吹,火又旺了起来。

  借着窑里的火光,她仔仔细细的看着眼前的渡口,渡口上停着几只船只,在黑暗里像皮影戏的剪影一样,只剩下一道又一道黑影子,显得格外的单薄,夜色静谧。

  渡口上的凉风一阵一阵的,她穿的少了,虽然有炉火取暖,觉得有些冷,尤其是背,凉飕飕的,心里想着,真摆起摊子来,怕是遭不住这风,晚上还要多带点儿衣服出来。

  火势减小一点儿,她巴拉巴拉炉灰,添了一点儿柴火进去,百无聊赖的看着这火光。

  “小妹!今天有饭吃吗?”

  江小夏抬起头,看见boss站在她面前,他穿着一件灰蓝色的上衣,一条黑色的裤子,叫上一双皮鞋,今天长头发撩上去了,露出好看的额头和精致的丹凤眼,眼神犀利深邃。

  “只有面条,你要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做!”

  “有盖码或者菜吗?”

  “只有鱼!”家里的浴缸里养了一条差不多一斤重的白鲢鱼,这是江大河晚上收网弄来的,打算明天去渡口卖了。

  “那就鱼吧!”他递给江小夏两毛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