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桌椅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子夜归歌 2038 2019.06.21 06:23

  “今天有好菜呀!”

  饭菜上了桌毛晓凤才摸着黑回家,篮子里一篮子猪草。

  江大河忙完了农活儿,天黑前都黑了还要摸着黑去河边收网,他把鱼篓放下了,休息了一会儿才上桌。

  “今天的饭真好吃。”

  “是啊!”毛晓凤也忍不住感叹:“吃着细腻软和多了!”

  江小夏在吃之前仔仔细细用纱网筛了一遍,把荞麦里面的粗糙杂质都筛掉了,当然细腻一些。

  荞麦粑粑做的比以前做的小一点儿,火候和水份也比以前控制得更好。

  “木耳也好吃。”小云把头埋在碗里吃得很开心,抬头说道,嘴角上一沾了荞麦粑粑的屑。

  隔年的老咸菜汤,味道不错,就是放久了,有一股酸臭味儿,她总姜蒜仔仔细细的去了腥味,浇在烫熟的木耳上面。

  米汤大火烧开之后用勺子仔仔细细的撇干净浮沫,转小火熬,不停的搅拌,米粒里的糖分熬出来,有一股子天然的香甜味儿,味道也因为熬制更久而更醇厚。

  虽说还是平时吃的那点儿东西,但是做法更讲究,更好吃。

  江小夏上一辈子追求精致生活,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生活如果没有仪精致和式感,怎么能令人愉悦?!没有愉悦的心情,怎能美好生活。

  她吃着荞麦粑粑和木耳盘算着明天要干的事儿。

  今天阴天不适合砌灶台,明天天晴就砌灶台,还是阴天就弄桌子板凳……

  第二天江小夏还没有起床就听见了风声,阴云压垂,没有太阳,只怕还要下雨,看来只能做桌子板凳了。

  她把后院的大木头搬进来,翻出江大河做木工用具,开始忙活。

  看到木工用具就想到了江大河。

  江大河八岁的时候被爷爷送到隔壁村里的木工师傅家里学木匠。

  在这个年代,农村学木匠是门好手艺,在那个年代,人人吃不饱,去人家家里干活儿不仅有钱赚,还能有一顿饱饭吃。

  后来哪怕搞集体公社吃大锅饭,公社里对工匠师傅,也有额外的照顾,工匠师傅也比一般人家条件好点儿。

  工匠师傅跟现代公务员一样,可是农村岳父母眼里女婿首选,不愁娶不到媳妇儿。

  但是爷爷去世,太奶奶和奶奶李招娣以家里困难为由头,不让他去学,江大河就真不去学木匠了。

  其实江大河老实勤快,他师傅很喜欢他,甚至愿意贴钱让他学。

  其实那会儿爷爷去世,家里的条件也没有差到让一个11的孩子干活儿养家。

  因为爷爷是个挺有头脑的人,早年在渡口上跑单帮赚了不少钱,他全部都换成了银元,去世的时候,家里偷偷存了很多银元。

  江大河的小叔叔还时不时的寄钱回来,家里根本不缺钱。

  后来新中国成立,江大河的小叔叔没有消息了,据说去了台湾,也有说去了美国……

  江大河年纪小,村里人都欺负他,他性格老实,任由人欺负,村里人更加瞧不起他了。

  李招娣也瞧不起他,嫌他笨,他为了一个家付出,三十来岁没结婚,李招娣反而嫌弃他成了人人看不起的老光棍儿,给她丢人,好不容易找了毛晓凤,嫌弃毛晓凤是个残疾,成天挑事儿。

  几个叔叔姑姑,平时都不把他当回事儿,只有用得着的时候才会叫上他。

  大家已经把他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只嫌弃他老实木讷没本事。

  她前世的时候喜欢自己动手,尤其喜欢在宜家淘东西,淘到好东西之后,就自己动手组装起来。

  她的房子都是她亲手布置的,她还自己动手设计了家具,那个房子装修好没住两天,她就得了癌症嗝屁了,想想真是悲催……

  她仔细回忆以前看过的图纸,她以前做设计,画了效果图之后都是自己打版,对于打版划线也是熟悉的,不一会儿就画好了线,然后锯木头抛光。

  到了晚上就做好了,她又把荞麦粑粑蒸上,又烧水下了一大锅面条,用锅子装好,这会儿江大河回来了。

  “这桌子结构好!”江大河平时不多话,看见江小夏做的桌子忍不住感叹:“怎么想到的呀?”

  “我是根据炕桌的样式来改的,不用的时候折起来,用的的时候打开,也方便运输,我再做几条板凳,等天晴把灶台砌上就可以了。”

  虽然来来回回要花七八天的时间,比较费时间,不过只花了三块五毛钱就置办起来了,她还是挺满意。

  江大河盯着这些桌子出神,却没在说什么。

  “爹我出去一趟。”

  “都天黑了还出去干啥?!”

  “今天上午阴天,下午开始下雨,晌午又开始起风,风不小,行船不利,这会儿估计渡口上还有人。”

  “明天再说吧!”

  “我就出去看看行情。”前两天天气不好,渡口上应该没什么人。

  今天天气虽说也不太好,不过今天听说有木材商开了大船来河对面的渡口上收木头,附近很多人去卖木头,下午大风,河里浪比较大,不能远行船,应该有人滞留在渡口。

  她提了马灯,把昨天做的橘子汁拿上,又拿了刚刚做好的面条出了门儿。

  她现在渡口边上,果然看见有五六只小船停在上面,她对着船只喊:

  “橘子汁一毛钱一杯,面条五分钱一碗,一碗面大概有二两面条,便宜又好吃……”

  她喊了两声,借着马灯的灯光,看见有人从船只里伸出头来,她继续吆喝:

  “自家的东西,便宜卖。”

  “小妹妹,这面条卖给我吧!”眼前的男人三十来岁,听口音不是本地人。

  “五分钱一碗!”江小夏又问道:“要不要来点儿橘子汁,在井水放了一天,冰冰凉凉的的,橘子是自己家里种的,挑个大又红的弄的汁儿又酸又甜!一分钱一杯,要不捎带一点儿。”

  中年看着橘子汁儿上的凉气,带来的水都喝完了,有点儿渴了,橘子酸酸甜甜的气息从鼻子里钻进去,只想流口水:“给我来一杯。”

  她利落的的装了面条和橘子汁给他。

  “妹子!还有面条吗?”另一条船上有人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