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4传票

重生八零年代致富 子夜归歌 2068 2019.08.26 22:21

  毛晓凤以前还只是想做点儿生意,改善下生活,把家里房子盖起来,现在已经满口生意经……

  江小夏原本以为她会反对,反而十二分的支持,江小夏嗯了一声,她又说道:“亏了钱也没事儿,学个经验,不要压力太大,放手去干,你身后还有你妈妈呢!”

  毛晓凤给江小夏一个布包,江小夏打开看,里面是一叠钱,面额大小不等。

  江小夏做生意赚的钱毛晓凤都没有拿过去,放在江小夏这里,不过她会时不时地给毛晓凤钱家用买东西,自然会多给很多。

  她知道毛晓凤肯定舍不得花,却也没想到会存下这么多,一张十元,两张五元,一叠一元,还有无数角票和分票,江小夏估算大约有三四十,她还真是给了钱都舍不得用!

  “我有呢!”

  “收着吧!没钱万事都难!多点儿钱,多点儿底气!”

  一阵推搡,江小夏还是接了……

  ……

  “咱们还可以试着买豆腐,你也知道自家打豆腐,一次十几斤,吃不完怕坏只能泡在水里,日子久了还是会发酸甚至坏掉,咱们打点儿豆腐试着卖卖看?”

  为了多赚点儿钱,开始磨双份豆腐,卖的也还不错,也是因为够便宜,薄利多销嘛!他们这个小摊子的收入已经能比城里干部的工资高了几倍了。

  当然活儿也比以前多了,他们现在离致富还差点儿距离……

  “夏夏姐!”板栗子磨好了豆腐凑到江小夏的耳朵边上来:“听说小花姐这次不是生病,是有了,做了那个什么手术!”

  江小夏噗嗤一笑:“你怎么知道的?”

  板栗子眉毛一挑,嘟着嘴:

  “我听她们说的,那模样就跟怀孕似的,而且那天被抬出去的时候,村里好多人都看见了,下边儿全是血,是肚子的毛病,怎么会下边儿流血!”

  板栗子虽然活泼大胆,但是聊到这种话题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红脸:“我呸!不要脸!”

  江小花鬼主意多,到底还是年轻,这年头没有发达的网络和电视,学校也不可能普及XING教育,她怀孕了自己都不知道。

  可能不止江小夏开看见她呕吐,只怕还有人看见她吃什么吐什么的样子,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年轻姑娘下面流血,也就那么几种情况,稍微猜一猜就能猜出来的。

  江小夏摇摇头:“你听谁说的?”

  “大家伙儿都在传,有鼻子有眼的,你二婶儿找媒婆给她说亲,特地要远点儿的。”板栗子说道:“我听说媒婆手很黑,要的媒钱可不低!”

  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江小花连夜弄出去做手术,在医院住了几天,近亲要去探望,李丽梅都遮遮掩掩,这事儿明眼人都知道有问题。

  她半夜被抬出去,又被人看见下面流血,江小夏知道是赵蓉看见的,赵蓉肯定不会吝啬于告诉别人。

  这事儿就这么闹开了,只是还没闹大,这年头未婚先孕流产,一辈子都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李丽梅不傻,这事儿的解决办法就两个,要么就趁着这事儿还没彻底闹到远近皆知的地步,赶紧给江小花找个远点儿的人家,最快的速度,远远地嫁出去,要么就干脆等个几年,风声淡了,再找个人家嫁了。

  不过江小花这年纪在村里年纪可不算小了,三年五载就是老姑娘了,顶着流言蜚语,她又向来心浮气躁,心比天高,奈何好吃懒做,风评一般,估计不好找人家。

  最好就立刻结婚。

  不过江小夏觉得,江小花一门心思想进城,心长在头顶上,估计不愿意就这么草草的嫁了。

  “这都能被你打听出来!”

  “我跟你说,杜海峰出大事儿了……

  听说省城的法院下了传票,谢春花不识字,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找了江老二爷念才知道是法院来的传票,让他们去听堂,杜海峰犯了不少事儿,杜海峰他哥连夜进了城……”

  江小夏也有时不时地在村口广播听新闻的习惯。

  上次江小夏就听到广播里说,钢铁厂出了生产事故,经过一系列的调查之后,李厂长开始组织善后工作。

  虽然新闻简短,而且语焉不详,不过江小夏知道国有企业由于权利斗争,出现重大的生产事故,在这件事情没有彻底查清楚之前,会采取保密处理,江小夏出去打听都没有用。

  李厂长能够出来组织善后工作,那就证明这事儿跟他没关系,既然跟他没关系,那么就是巴敬和杜海峰的问题了。

  现在法院来了传票江小夏并不觉得惊讶,只是说道:“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

  “江老二爷还想瞒着,可是我被我妈妈知道了,我妈妈跟我爸说,被我听见了!我妈还特地嘱咐我不要说,我真想现在就去村口喊喇叭,昭告天下!”

  “别!”

  江老二爷今年都七十多了,当了三十多年村长,十分沉稳,杜家只是接了法院传票,还没有最终定论,但是这事儿传出去,一定会闹得很大,将老二爷持重,他是不会到处乱说的。

  赵大婶儿是村里的妇女主任,村长知道了消息,村委会估计也知道,只不过最后村委会做决定,先不公开,这事儿从板栗子口里说出来,也就等于是赵大婶儿放出的消息,赵大婶儿在村委就不好做人了……

  板栗子以为她还心疼杜海峰,拽着江小夏的手:“别心疼,这种人就是活该!”

  “我才不心疼,我笑都来不及!”江小夏摇头:“你妈让你不说有你妈妈的道理,我的意思是让你别到处乱说。”

  “这才是我夏夏姐!这种人活该的!”板栗子呸了一声,又笑嘻嘻的说:“我知道我妈为什么不让我说,我不去外面说,就跟你说,咱们俩偷着乐!”

  板栗子继续说道:“谢春花怪不得这么安静,儿子都吃官司了,哪儿有功夫蹦跶!

  她以前见人就吹!这个肥皂是我儿子厂里发的,比皂角不知道强多少倍。这布料是的确良的,城里国营商场里有卖,很贵的!我们儿子厂里就发,特地拿回来给我做衣服!你们看看这花纹,多精致!

  现在都没声儿了!看见人就躲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